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...

              太歲頭上動土,這茬兒必須要找回來。跑到上河村來日婆娘了,等同于跑到自己碗里搶肉吃了,這要忍下去,以后逢人還咋好意思掏棒子?

              龍傻子又咋的了?有大棒子啊,那玩意兒好,自己這張破臉可以不要,但褲襠里這玩意兒有靈性,不把面子找回來,見著漂亮婆娘只怕再也硬不起來了!

              所以,龍根提起褲襠,就準備找那個叫水生的麻煩。日完了咋的都要日回回來才成,擺擺手,在婆媳三依依不舍的眼光中消失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西河村,位于上河村下游,清水河是同一條水源,這里的婆娘也個頂個的漂亮,臉蛋兒,身條都沒得話說,不然也養不出楊英這樣的sao婆娘,她娘家就在這兒,就是在娘家方才找上了水生解饞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下午,龍根打了個電話,招來方正下屬小王,特意開車警車殺氣騰騰沖進了西河村,帶起滾滾塵土,“滋滋滋”停了下來,警報拉起來,西河村頓時炸開了鍋。老少爺們兒,姑娘媳婦兒全都溜了出來,嘀嘀咕咕議論個不停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呀,這都咋了,咋警車還來了呢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會死人了吧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球!死人警察來干啥,還不如擱家里待著呢,依我看,多半是殺人了,或者出了啥罪犯了。”一名中年人嘬了一口煙,露出一口黃牙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瞧,那小伙子多帥氣,高大威武,臉蛋兒俊秀,跟模特兒似得。”一姑娘犯了花癡,臉蛋兒紅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球,你知道啥是模特兒不?再說了,牛高馬大有球用,關鍵得褲襠那玩意兒厲害,你是不知道,你三叔那玩意兒厲害,昨晚可把我整舒服了,這會兒還潮乎乎的呢....”一個婆娘咯咯笑著,一臉的sao賤,眼珠子盡在龍根褲襠里晃悠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下了車,四處掃了一眼,眼珠子一亮,嘿,這里的婆娘這不差,臉蛋兒個個白凈,身條子勻稱,胸前脹鼓鼓的跟塞了排球似得,大得很。扭著屁股蛋子跟簸箕似得,瞧得人眼睛都花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嘖嘖嘖,不得了,不得了,這玩意兒.....”龍根砸了砸嘴,褲襠那東西有了反應。嘴角微微上翹,動了邪念頭。

              漂亮婆娘,那都是不日白不日,這些個婆娘水靈靈嬌滴滴的,好似盛開在山間的白牡丹,清爽的很,比城里那些濃妝艷抹的sao娘們兒好多了,個個散發著奶香味兒,日起來肯定爽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得勒!這些婆娘都是老子的了,龍爺爺把手頭事情處理完,立馬來幫你們解決生活困難!”心里壞笑一聲,龍根昂著腦袋兒上前一步。

              四處環顧一眼,故意咳嗽了兩聲,清了清嗓子,這才說道: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咳咳,請問誰叫水生啊?站出來我瞧瞧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這話一出,頓時炸開了鍋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水生?找水生干啥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難不成水生攤上啥事兒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能啊,水生這兩天兒不去上河村打零工了嗎?能惹啥事兒?不可能,肯定有其他事兒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說不準啊,人不可貌相,啥都還沒定呢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算了,管他啥事兒,咱們先瞧瞧熱鬧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農村人就這樣,自掃門前雪,遇事就上前湊合,看熱鬧,啥也不管,道聽途說的本領可大著呢,死人都能說活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誰是水生,站出來!”小王有些惱怒了,咋龍根兄弟說話還不好使呢?

              臨門兒前,所長可打過招呼了,一定要伺候好龍根兄弟,千萬怠慢不得,那可是鄉長熟人,誰敢惹?這會兒自然要表現一下,說不準表現好了,回去龍根兄弟幫著美言兩句,自己就上去了,這小破職員當的太沒勁兒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快點兒,站出來!告訴你們,水生攤上事兒了,管不住褲襠那玩意兒,政府就替他來管!”經常混場子,兩句官腔小王還是會的,嗓門兒又亮堂,頓時吼得人群安靜了不少。不來點厲害的,不成了還?

              “警,警官,水生犯啥....啥事兒了啊?”人群中,一名怯生生的婆娘站了出來,眼里一片憂色。

              秦虹是真的有些怕了,警察只有在電視里瞧見過,那家伙可厲害了,走路都踢正步,地板兒踩得咔咔響,昂首挺胸的跟大公雞似得,拔出手槍“啪啪”的就要射人,一不小心就沒了命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會兒聽見自己男人惹上了警察,能不擔心嗎?瞧警察說的挺嚴重的,頓時腿都軟了,說話也不利索,跟結巴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咦,這婆娘不賴啊?”龍根眼珠子一轉,盯著秦虹瞧了半天。

              個頭不高,臉蛋兒卻俊俏的很,小清新,胸前兩團卻有突兀的聳了起來,屁股蛋子談不上大,但是俏挺,瞅的人眼都紅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狗日的,家里有這么漂亮的媳婦兒,還來跟老子搶?那成,龍爺爺就幫你調教調教你這婆娘!”龍根壞壞笑了笑,心里頓時有了主意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上前拉了一把小王,換了一副笑臉,噠噠的走到秦虹跟前,鼻尖兒嗅了嗅,一股淡淡的香皂味兒,嬌羞的臉蛋兒,頓時樂開了花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種婆娘日著舒服啊,就跟剛過門沒開.苞的小媳婦兒似得,一幫子下去,帶起一捧血水,搖著腦袋兒,啊啊的叫。一時間,龍根腦子里浮現一出秦虹胯下承歡的場景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姑娘不要怕,我們找水生只是問一些事兒,并無惡意,那個,請問水生在哪兒呢?”龍根換了副笑臉,套著近乎。

              開玩笑,老子能不知道水生在哪兒?這會兒正擱上河村刨地呢,知道水生婆娘不錯,這才帶著人來了,為的就是日了秦虹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哦。”秦虹聞言頓時松了一口氣,還以為自己男人在外面殺人闖禍了呢,原來只是問話而已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過即便是問話,秦虹也有些擔心,平頭老百姓誰愿意跟警察掛在一起啊?根本就不在一個檔次上啊!

              “水生一早就出門兒了,在上河村打零工呢,要不,我給你叫去?”秦虹小心翼翼說道,眼珠子盯著龍根,胸前兩團因為有些緊張,嗖嗖的跳了兩下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咽了咽口水兒,連忙擺手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不不,沒事兒。這樣吧,你帶我去你家里等就是了,等他回來便可,這會兒太陽也該下山了,估計一會兒就回來了。”龍根擺了擺手,一臉逼.樣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秦虹點了點頭,見龍根好說話,體諒人,心里又放松了一些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王啊,那個,你在這兒等我,給鄉親們講講法律啥的,我去家訪,調查一些情況。”龍根回頭沖小王語重心長的說道:“小王啊,人民群眾就是咱們的父母兄弟,以后說話客氣一些啊,咱們都是中國人,有啥話不能好好說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好的。”小王腦袋兒點的跟雞啄米似得,好像學堂里的小學生,唯唯諾諾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滿意的點點頭,沖鄉親們擺了擺手,跟著秦虹走了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西河村跟上河村差不多,窮得叮當響,還不如上河村呢,起碼現在的上河村有個好的村支書,有帶領大家發家致富的決心,村道不至于坑坑洼洼跟月球表面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秦虹扭著屁股蛋子,一高一低的往屋里走,邊走邊問道:“這位,這位警官,水生究竟咋了,是不是犯啥事兒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心里還是有些擔心,上上下下不平靜。見著龍根好說話,覺著應該會實言相告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笑了笑,心道:“干啥?老子想把你男人弄死!現在嘛,老子就想日你,把你好好日一頓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嘴上卻是神秘的笑了笑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其實,水生沒犯啥事兒,我剛剛路過上河村,水生讓我給你送點兒東西過來,他說了,這東西是他送給你的禮物,好玩意兒呢。走,回家我拿給你!這會兒就別問了,問多了就不靈了呢!”龍根賣了個關子,加快了腳步。

              越瞧越好看,這婆娘咋那么耐看呢?心里美滋滋的,跟吃了蜜蜂屎似得!搓了搓賊手,恨不得這會兒就把這婆娘嘶了塞進褲襠里,美美的干一炮!

              秦虹一聽,雖有疑惑,卻只能前頭帶路,幸運的是,自家男人沒事兒,只是想給自己一些驚喜而已,頓時放下了所有的心理包袱。

              水生家還是挺不錯的,人年輕,干勁兒足,居然蓋了三間小洋房,跟不上吳貴花,可也極為不錯了,還算有些本事!

              可再有本事兒,也免不了自個婆娘被人日得命運!至少,龍根這么覺著!

              “警官,來,喝水。”秦虹勤快得很,墊著腳丫子滿屋子跑,端茶遞水絕對的賢妻良母。屁股蛋子一撅一撅,胸前兩只大白兔還跟著晃悠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賊嘻嘻的笑了笑,“坐吧,大妹子。那個,你把眼睛閉上,眼睛給我,我把東西交給你,記住只能摸,不能看哦,看了就不靈了!重要的很呢,水生三番五次交代我,必須要給你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說到最后,龍根故意沉下了臉,一臉認真。

              秦虹鄭重其事的點了點頭,緩緩的閉上了眼睛,伸出白皙小手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嘖嘖嘖,大妹子,你好白啊,這手......”龍根贊了一句,抓著小手,輕輕摸了摸,明顯感覺到秦虹身體顫了顫。臉色有些微紅。

              白皙小手胖乎乎的,跟蓮藕一樣,皮膚細膩如玉柔滑.....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