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一百六十四章 警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一百六十四章 警...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自認為沒啥大志向,自打被親爹親娘拋棄之后,便過上了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的日子,總覺著,說不定哪天下河摸魚的時候被老王八給拖走,這輩子就算完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說到底,還是絕望了。哀莫大于心死,有啥能比父母拋棄來的更悲傷?

              可誰能想到,一個響雷哐當一聲下來,傻子過后褲襠那玩意兒不僅好使了,而且比以前大了無數倍,搖搖擺擺晃蕩在褲襠里,走道兒都有勁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女人看胸,男人靠啥?全指著褲襠那玩意兒了,別看當鴨子怎么怎么沒出息,沒點兒金剛鉆敢攬瓷器活兒?褲襠那陀毛茸茸的東西,沒個兩三斤能成事兒?

              而,龍根絕對是男人中的男人,攻擊中的戰斗機,大家伙所向披靡,天下無敵!至少,褲襠這玩意兒稱霸天下絕對沒問題!

              這才有了個大志向。——為柳河鄉進行換種計劃!

              用龍根的話來說,“柳河鄉養育了漂亮的姑娘媳婦兒,男人卻一個比一個寒酸,褲襠那玩意兒更不頂用了,瞧瞧那些婆娘饑渴樣兒,就能瞧出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上河村換種計劃初見成效,目前已有三人前來借種,一人成功懷上,攀上鄉長,接下來的工作就容易多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個,警官同志,水生給俺帶啥好東西了啊?你咋還不拿出來呢,我來摸摸,看看能不能猜出來啊?咋光摸人家手呢?”秦虹美眸緊閉,彎彎睫毛附在眼角,美的不可方物,胸前兩團蓬起隨著呼吸微微顫抖,細長的脖頸里竄出一股淡淡的奶香味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嘿嘿一笑,抓著小手輕輕摸了摸,小手光潔如玉,肉乎乎溫熱無比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別著急啊,水生可說了,這玩意兒一定要讓你試試,滋味兒美的很呢。”龍根壞笑著,拉著秦虹坐到床沿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坐到床上突然覺得不舒服,一股男人的汗臭味兒,日起來總感覺有人坐在一邊盯著瞧似得,要是個漂亮婆娘也就算了,現場觀摩,感受下龍爺爺磅礴氣勢,滔天殺氣也好。可要是一個男人瞧著,指定硬不起來!

              沙發軟和,美人在旁,小龍根早就硬梆梆的頂著褲襠,蓬勃的煞氣外露,一股sao味兒彌漫開來。秦虹不知道咋的,小臉蛋兒微微紅潤了一些。

              心里居然有一些緊張,孤男寡女的共處一室,自家男人也不在家,萬一發生點兒啥,這警官倒也挺帥氣的,要日自己是答應呢,還是不答應呢?

              不答應,會不會把水生脫去槍斃啊?

              “算了,要日我,我就從了他,日一下還能掉塊肉還是咋的?”這一想,秦虹又鎮定了一些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小手順著警官手走,放在了身旁大腿位置,一股滾燙襲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嘶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虹眼睛驟然睜開,瞪得跟牛鈴鐺似得,小手僅僅抓著那玩意兒,燒得人心里發癢,那啥感覺,那是啥?

              “警察,警察同志,你,你,你褲襠里藏了啥?那是啥啊?咋那么熱,不得把那個東西給燙壞咯?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虹壓根兒就沒朝男人那地方去想,自己是過來人,男人那玩意兒熟悉的很,兩顆鳥蛋還算有些分量,那玩意兒粗大的倒也有,那才多大一點兒,這褲襠頂得老高,那玩意兒又粗又長,跟玉米棒子一樣。握在手心燙得像火紅的鐵棒子,讓人受不了!

              這么燙的東西塞進褲襠里,不得把警官同志的小,雞,雞給燒壞了啊!

              “水生究竟給我帶的啥東西啊,那么金貴,車子里不放,偏偏要塞進褲襠里?”秦虹心里更加期待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連警官同志這么小心翼翼,生怕被賊洗過一樣,那這肯定是寶貝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。”龍根賊笑不斷,瞧著秦虹一臉驚愕的表情就想笑,往褲襠里塞東西,能是龍爺爺干的事兒?

              龍爺爺褲襠都快裝不下了,還塞別的東西,笑死人咯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大妹子,那你想不想看看這里面塞得究竟是啥啊?想看的話,就幫我把褲子脫了唄,脫了啥就瞧見了哦。”龍根笑呵呵,臉上哪里還有那副和善,盡是一臉賊嘻嘻的笑容。跟剛剛打劫了土豪的乞丐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額。”秦虹頓時面紅耳赤。

              脫.褲子倒是沒啥,自家男人那褲頭不知道扯了多少回,輕車熟路慣了。脫警官褲頭就不妙了,陌生倒是不怕,別到時候冤枉自己耍流氓,把自己日了,反過來還把自己關起來,進局子爆菊花,那可就虧大發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脫不脫呢?”秦虹有些懵了。眼角瞄了瞄那頂巨大帳篷,心里盤算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里面肯定是好東西,警官可能覺著自己漂亮,占點兒便宜而已,自家男人送給自己的東西必須拿回來啊!

              脫,一定要脫!

              “水生可托我帶了好東西給你哦。要不要拉開看一看啊,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哦。”龍根眨了眨眼睛,給拐騙未成年少女似得,鼻尖兒湊了湊,一臉yin.蕩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我脫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小米牙一咬,小臉蛋兒給猴子屁股似得,潮紅一片!那副表情跟要上梁山樣兒,可愛的緊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小手輕輕靠近龍根褲襠,呼吸慢慢急促起來,跟做賊似得,咽了咽口水兒,熱氣吹向褲襠,熱氣騰騰包裹著大棒子,大棒子哪里受得了這樣的刺激?頓時昂起了腦袋!

              正在這時候,秦虹“刺拉”一聲扯下了褲頭!

              “砰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巨柱回彈,恍惚間,好似一條大蟒蛇從草叢里竄了出來,黑黢黢煞氣騰騰,宛若剛剛斬殺敵人頭顱利刃一般,卻帶著火熱氣息,灼燒著秦虹面龐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一聲尖叫,秦虹嚇了個踉蹌,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,直勾勾望著警官那黑黢黢的大家伙。那是什么?男人那玩意兒啊!

              可,男人那東西怎么可能這么大?就這一根兒,賽過西河村一大片男人啊!

              直挺挺傲然聳立在褲襠間,通體黝黑的玩意兒輕輕晃了晃,最終定住。圓乎乎的腦袋兒跟旗桿似得。太嚇人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大妹子,水生帶給你的寶貝不錯吧。”將秦虹眼里震驚盡收眼底,捉住蔥白小手,按在手里磨砂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就喜歡這雙小手,胖乎乎的手掌,掌心一團熱乎乎的肉團兒,指尖細長直溜兒,這小手用來給自己擼一管兒肯定倍爽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來,先摸摸水生給你帶回來的寶貝兒。”壞笑著把小手摁在大棒子上面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嘶!好燙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虹驚叫一聲,燒得整張臉都紅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自己也知道男人那玩意兒神奇的很,能軟能硬,能長能短,關鍵時候還會吐口水兒,也知道蛋蛋冰涼,棒子熱乎。可再熱也沒這么燙啊,跟燒火棍似得,燒的心里酥酥麻麻,跟發高燒似得,直想脫衣裳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來嘛,摸摸吧,這寶貝兒可好的很哦。來,摸摸,水生說了,用過了寶貝,他就回家了。來嘛,摸嘛。”耳邊又響起龍根蠱惑的聲音,生拉硬拽搓著大棒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秦虹不傻,會聽話。不等于自己男人被軟禁了么?不給日自家男人指定回不來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反過來說,這會兒也顧不得家里那男人了,農閑時,村里幾個婆娘閑來沒事兒就喜歡嚼舌根兒,說大棒子咋個咋個好,怎么怎么舒服。說的天花亂墜,飛上云端似得爽快,自己也是女人,也想樂呵樂呵。今兒見著了巨棒之王,心里能不眼紅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咕嚕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咽了口口水兒,秦虹眨巴著桃花眼,醉眼朦朧的望著龍根,水汪汪的眼珠子提溜提溜轉著,小嘴巴一張一合,無比誘人。小手再次靠近大棒子,握在手里,輕輕擼動。

              黑黢黢的表皮往下一拉,血紅的大腦袋兒整個露了出來,有乒乓球大小,頂端兒有個圓乎乎的小洞,一點一點擠出一絲粘稠液體,貼在皮上,磨得“滋滋滋”響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,警官同志,我,我可以用用大棒子嗎?嗯哼.....”秦虹腰肢輕擺,一股潮熱涌遍全身。緊閉著大腿,一股粘稠滾燙的液體沖開餃子皮,沾滿了小內內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樂了,瞧著這婆娘清純無比,跟學生.妹兒似得嬌嫩,褲子還沒脫呢,浪得跟sao狐貍似得。之前還擔心這婆娘不從呢,現在瞧來是有些多余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嗯,拍照留念,西河村的缺口就從這兒打開了!

              丫兒的,你不矜持,那老子只能假裝正經了!

              手機掏出來咔咔兩張照了下來,這才扭捏道:“哎,水生說了,這寶貝兒你可只能看呢,最多只能讓你摸,你說你這還想用用,這樣不好,傷風敗俗啊...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嘴上神侃著,大手卻是抓向了脹鼓鼓的胸前,一摸才知道,這婆娘沒戴罩子,居然都能如此硬挺,墊在胸前給大饅頭似得,晃啊搖的,擠出一道深深溝壑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好軟啊,嗯,水生哥好福氣啊,這么大一對奶.子,每晚都喝鮮奶吃火腿,好幸福啊。”捏著兩顆小紅點兒,微微用力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,警官,別,別捏啊。來嘛,警官,日一個嘛,用用大棒子嘛,別,別這樣啊。嗯哼,人家,人家熱呢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緊緊抓著大棒子,給掛擋似得來回晃蕩,下面開始漲潮了........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