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 警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 警...

              秦虹跟吃了藥的舞女似得,撕扯著胸衣,白花花的肉團緩緩露了出來,跟胸口抹了白面似得,兩團嫩肉撲閃撲閃的抖索,深深的溝壑跟塌陷了似得,上下跳動,粉嫩小點兒隱約可見,跟天上星星似得,眨巴著小眼睛,好看的緊。

              老實說,龍根有些好奇。

              秦虹這婆娘奶、子長的怪異,不戴罩子居然能如此堅挺,跟雪山似得,顫顫巍巍,走道也不怕把山給晃倒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透過碎花衣裙,白皙大、奶影影綽綽勾勒出來,圓乎乎,俏挺無比,跟圓鼓鼓的排球似得。以前就在a、v里瞧見美國婆娘能長成這樣了,沒想到鄉下走了一遭居然能遇見如此極品。

              當真是童顏巨、乳!

              可龍根是有面子的人啊,如今褲襠大棒子也挑剔了,那截玩意兒都吃胖了,挑食了。不是啥人都得捅,好歹也得拿捏一下不是?

              跟人說的一樣,你們都假裝正經,那老子就只能故意不正經了啊。你不想要嗎?龍爺爺偏不給你,急死你!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行啊,大妹子,咱們人民警察是能解決人民急需,可這不在我的職責之內啊,你不有男人嗎?莫不是水生褲襠那玩意兒不中用?”大手在胸前抓搓揉捏,跟捏面團兒似得搓,都紅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玩弄著小蓓蕾,恨不得一口含下去,吃吃這鮮美的大、奶。卻依然裝著正直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嗯,哦,警官同志,別,別摸了,咯咯,癢呢,嗯哼,水生那玩意兒好小,哪有你這個厲害啊,一根兒頂十個,咋跟你比啊,來嘛,警官,嗯哼,下面好癢哦,都出水了呢,來,你摸摸瞧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青春婆娘浪起來不得了,扯著龍根的手就往自己褲襠里塞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一摸,還真是。小內褲早就濕透了,青色麻布長褲也弄濕了,就像尿褲子似得,潮乎乎的,摸了摸,粘手的很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滋滋滋”

              指頭像泥鰍似得,在褲襠里倒騰了好一陣兒,蒙著腦袋兒就往里面鉆,鉆啊鉆的,撇開兩片肥厚的面包片,指頭在洞口來回的搓啊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嗚嗚,嗚嗚嗚,警官同志,你好壞哦,嗯哼,別,嗚嗚,好癢,好癢啊......”秦虹哪里遭得住龍爺爺的神仙手?

              在家里也沒享受過這待遇啊,別說神仙手摳弄摳弄了,跟自家男人往炕上爬,就連親嘴兒都省了,抓兩下奶、子,提著大棒子就往洞里塞,哈嗤哈嗤干一陣兒頓時就不行了,你說能不憋屈嗎?

              人民警察就是好啊,會疼人,隨便兩抓,弄的人渾身酥酥麻麻,像吞云吐霧的神仙似得,技術咋這么好呢?

              有學問的人就是好,摸人都跟你講道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癢就摳唄,來,坐腿上我給你好好摳弄摳弄,把褲子也脫了,摳著更方便。”不給秦虹丁點兒機會,“嘶”的一聲扯下褲頭。

              嘖嘖嘖,真是個美人兒!

              兩條雪白如玉的大腿亮閃閃的,險些刺傷龍根眼球,大腿不僅白嫩,渾圓緊致,摸在手里軟軟彈彈,舒服的很,就跟摁在棉花團兒上似得。屁股蹲兒有臉盤大小,圓滾滾,正中兩個小洞緊緊相連,扳開屁股蛋子,菊花往里一縮。

              兩片肥厚的餃子皮垂下來,尖兒上滴著兩顆白色唾沫,還冒著熱氣兒呢。毛發蔥郁,好似一片巨大的黑森林!

              “sao婆娘!”心里罵了一句,指頭緩緩伸進洞里。

              瞬間被溫熱包圍,熱乎乎的暖流好像進入了人間天堂一般,緊緊束縛著手指,指甲“滋滋”摳弄著洞壁,悶哼聲起,酥.胸顫抖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!警官哥哥,好舒服哦,嗯哼......”輕輕抓著大、奶,仰著脖子,緊咬著嘴唇發出陣陣浪、叫之音,銷、魂蝕骨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壞壞一笑,手指頻率加快,警官哥哥,奶、奶、的,再摳兩把都叫警官爸爸了。sao婆娘啊,咋這么浪啊,社會風氣太腐敗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來,龍爺爺腿上坐坐,我給你好好摳弄摳弄,初步斷定,里面肯定進了啥怪物了,我給你摳出來。”摁著秦虹坐下,扳開兩條白花花的大腿根子,粉紅洞、穴一覽無遺,餃子皮微微縮了縮,一股熱流滾落而出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,警官哥哥,輕,輕點兒啊,人家,人家嫩的很呢.....”秦虹悶哼連連,瑩瑩嗚嗚叫喚個不停,身子燥、熱難忍。

              嫩你大爺!sao成這樣了都,還能嫩?吹呢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大手毫不講理的塞了進去,撞鐘似得砰砰的裝著洞口,濺起一點一點的水霧,跟下雨似得,唯一不同的是雨點有些白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哦嗚,不,不,不要啊,警官哥哥,別,別捅,爽,啊,太痛了啊,爽......嗯哼,啊啊啊。。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虹捂著腦袋瘋了似得,在龍根大腿上跳躍,胸前兩顆白花花的排球雀躍不已,跳動著慶賀一般。也不知道究竟是舒服了,還是痛了,反正過了一會兒,下面就跟水龍頭似得,嘩嘩的流著白色熱汁,一坨一坨的白色液體,跟面花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洞口顯然有些小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沒停下來,反而更加快速敏捷,如同鉆頭一樣,進入最深處,截取最為美妙的原油!一直到手酸了才停下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終于停下來了,秦虹微微松了口氣兒,大口大口喘氣兒,一臉紅潤,悶熱退了一下,叉開腿斜靠在龍根胸膛,任由洞口滴答著白色液體,酥.胸顫抖。好像給日本鬼子大戰了三百回合一般疲憊,倒在一旁猶如爛泥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大妹子,這下舒服了不?還癢不?要不要再給你鼓搗鼓搗啊?”龍根嘴上說著,手在酥.胸上掐了兩把,揪的小櫻桃給腫得像葡萄,小嘴兒一張,嗯嗯啊啊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好,那我就給你換根兒大號的棒子好好捅捅,那玩意兒厲害的緊。來,躺在沙發上唄.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翻身而起,衣裳都沒脫,頂著大棒子擱洞口磨了兩下,趁著秦虹閉眼呻吟的時候,突然,腰身一挺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哧溜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虹猛地睜開了眼睛,瞪得跟牛鈴鐺似得,看起來,比哥倫布當年發現新大陸還驚嘆,那啥感覺?

              大號的棒子?不就是褲襠那陀黑黢黢的玩意兒嗎?塞進去險些把整個洞給堵死了,撐的餃子皮都裂開了,太粗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滋滋”

              大棒子又前進了兩分,一直頂到洞壁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!”秦虹又給嚇傻了,這,這啥東西,會拐彎兒似得,一棒子下去一直扎到最深處,頂的洞壁都快倒塌了一般。吱溜吱溜的響起來,好似活塞運動,進進出出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。。啪啪。。啪啪啪。。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間歇運動開始,大棒子緩緩運動起來,扛著兩條大腿,猶如打樁機一般,有節奏的敲擊起來,撞著洞壁,濺起砰砰白沫,一時間,房間內浪。叫聲四起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啊”

              ..........

              酣戰近一個小時,龍根才急匆匆的交了貨,照正常戰斗力來說,不干夠兩個小時絕不收攤,可今兒不行,萬一屋里來啥人兒了,瞧見了可咋整?自己倒是無所謂,拍拍屁股走人的事兒,方正可就慘了,人民警察日良家sao婆娘,這話題就扯遠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瞅著沙發上跟死豬似得秦虹,龍根笑呵呵提起了褲襠,穿好衣裳,摸著大.奶.子,扯著微微紅腫的餃子皮,這才笑道:“大妹子,咋樣?水生送給你的寶貝好不好?要不要我讓他天天送給你吃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”秦虹累的實在沒力氣說話了,岔著腿,有氣無力的哼了兩聲,胸前兩聳雪山顫巍巍的抖了抖,不知道是啥意思。

              沒得到肯定回答,指定不能罷手啊?好不容易殺進了鄰村,突破口一定要順利打開,以后那些俏媳婦兒不就蹭蹭的往龍爺爺懷里蹭嗎?所以,第一個婆娘一定要把她日投降咯!

              大手在大腿上摸了兩把,趁著秦虹不注意,猛地又給刺了進去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哦嗚!”凄厲得跟死了娘似得,哇哇的叫喚。撞鬼了似得尖叫起來,直勾勾的瞪著龍根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說,還想用大棒子不?想日不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兇神惡煞般,把手指往里深捅兩分,扎得秦虹頓時求饒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日日日,一定日,想咋日就咋日。嗯哼,警官同志,你,你可以把手拿出來嗎,里面都快捅爛了呢。”秦虹嚇懵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啥警察叔叔啊,咋那么壞呢,把自己日成啥樣了,還往里面捅,瞧著架勢以后還得天天跟他日似得,咋受得了啊?

              今兒要再日兩分鐘,非得給捅死不可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這才像話。那個,趕明兒你在村里,給龍爺爺尋摸尋摸,一定要漂亮婆娘,不漂亮的老子可不日!借種的也可以找我,那個,你要不聽話,老子就把你男人給你送回來,天天讓他給你撓癢癢,弄得你不上不下,急死你,半夜起床找黃瓜,你信不?”龍根又兇了兇,齜牙咧嘴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咯咯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虹卻笑了起來,臉蛋兒又浮上一朵紅霞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警官同志,你好壞哦,咋,咋這樣呢?呵呵,還用黃瓜呢。得嘞,你就瞧著吧,咱們村里sao婆娘可多了,一準兒給你找好了,送過來,成不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那就好,龍爺爺現在住在上河村,進村兒小賣部就能找著。哦,對了,最近有頭有點兒緊,那個.......”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