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 鐵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 鐵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狗急跳墻,”“兔子急眼了要咬人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陳天明郁悶啊,拉去派出所關了一天一夜,念自己是個殘疾人,這才把自己給放了出來,可老話說的好,“父債子還”,得,廢物兒子進去幫自己坐牢了,現在啥都完了。自家婆娘跑了,兄弟幾個也都下來了,村里沒啥地位。說句話還不如放個屁動靜兒大,上河村老陳家算是敗落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龍根,你個狗.娘養的雜碎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陳天明急眼了,跳墻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回過頭來仔細想想,自己被龍根那傻小子給算計了。天云被這混蛋給胖揍了一頓,收拾得服服帖帖,天松褲襠那玩意兒基本上也廢了,老陳家好不容易出了個秀才,出了個知識分子,得,褲子一脫回到解放前,工作沒了,教育局里還上了黑名單。別人婆娘沒日成,自己婆娘反倒一輩子都日不了了,聽說褲襠那玩意兒都褪了一層皮,那還能干啥?

              自己就更是慘不忍睹了,腿斷了,土皇帝龍椅隨之拱手讓人,臭名昭著,逢人恨不得褲襠夾到褲襠憋氣。

              窩囊啊!

              惡向膽邊生,陳天明火了,這輩子也沒受過這么大的氣兒,要不給點兒顏色瞧瞧,還不翻天了?

              “龍根,你給老子裝,老子有的是辦法收拾你!只能怪你把老子逼上絕路啊!”陳天明狠狠咬著牙,怒目圓睜,額頭青筋暴漲。

              陳天松聞言點了點頭,陰沉著臉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大哥,我瞧著這小子不像是個傻帽,太巧合了,咱們還得小心對付。聽說龍根這王八蛋跟鄉長關系極好,不然村支書哪輪的上沈麗娟啊?”陳天松畢竟是知識分子,讀過書,分析問題頭頭是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窮不與富爭,富不與官斗。

              弄一個龍根倒是沒啥,五大三粗也好,家境殷實也罷,可一旦給當官兒的擦邊兒,那就不好玩兒了。老陳家現在啥狀況?就跟過街老鼠似得,人人見了恨不得踩上兩腳,再得罪一個鄉長,后果可想而知。

              至少要對付龍根,還得從長計議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哼,鄉長又能如何?柳河鄉又不是她何靜文一個人的,鄉長之上,還有鄉政府政委書記,下面還有兩個副鄉長呢,她算個球?能只手遮天咯?”陳天明露出兩排森白的牙齒,嘿嘿笑著,透著陣陣陰風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老二老三,你們聽我說,回頭回家里把壓箱底兒的家當都給搬出來,咱們明天一早就去找陳鄉長,那可是咱們表叔子。哼,平日也沒少給他辦事兒,這一次要是不幫咱們老陳家,那咱就來個魚死網破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陳天明僅僅咬著牙齒,眼珠子都快瞪出血絲來了,兇神惡煞要吃人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好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陳天松、陳天云兩人對視了一眼,大腿一拍,應了下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老陳家何時被人這么欺凌過?這場子無論如何都得找回來,不把龍根弄死,誓不罷休!

              ..........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沒著急回城里,鄉下事兒也挺多的,一晚上根本就解決不過來,村里婆娘一個一個排著隊的等著日,大姨媽來了都得抓著棒子親兩口,過過癮才成,這一耽擱沒個兩三天能行?

              這不,剛剛從村部出來,莫艷躺在床上跟死豬似得,只知道大口大口的呼吸了,兩腿繃的老開,黑漆漆的餃子皮攤在兩邊,撐得圓乎乎的小洞,流淌著甘甜的汁液,奶.子上還抖露著幾陀白色的唾沫,一股sao味兒彌漫升騰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笑笑提著褲襠準備去吳貴花家里瞧瞧,好些天沒瞧見這婆娘了,方正那邊來信兒說,把陳二狗給關起來了,本來想把陳天明也關在里面,條件不允許只能放出來了。估摸著兔死狐悲,陳二狗好歹也騎過吳貴花,雜說都有一些感情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事兒是自己弄的,老陳家是一屋子混蛋,吳貴花這婆娘不錯,倒貼著讓自己騎了,還把如花似玉的妹子給送了來,多夠意思?自己要不去安慰安慰,日日補償一下,也太不是東西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頂著大太陽,龍根伸手擦了一把汗,瞅著就要到了,大棒子豁然興奮起來,白花花的身子,大大的奶.子,還有兩條跟蛇一樣的修長大腿,肩上一扛,哈嗤哈嗤的日,多帶勁兒。一棒子塞進去,渾身都在顫抖,瑩瑩嗚嗚的哭喊著.......想想,小龍根就堅硬無比,跟玉米棒子似得頂著褲襠,晃晃悠悠進了院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瞅了瞅沒見人,正準備扯開嗓子吼兩聲,電話卻響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爺爺,那孫子又來電話咯...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掏出來一瞧,喲呵,這不自家媳婦兒嗎?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那個后悔啊,去城里幾天,也沒找媳婦兒好好玩玩,蘿莉養成計劃這才第一步剛剛開始,咋還懈怠了呢?

              小芳的電話,不能怠慢了。躡手躡腳出了院子,接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媳婦兒,啥指示啊,你說,相公一準兒給你辦了啊。”嘴里嚼了根兒狗尾巴草,陰陽怪氣的笑著。腦子里全都小芳的身影,脆生生嬌滴滴的,青蔥嫩白跟剛出籠的豆腐似得,摸起來,日起來都爽得很。

              更有著妖孽一般的身材,乍一瞧臉蛋兒,那裝扮十足的鄉下妹子,一脫光了,那家伙,啥明星,啥模特兒都算球?堅挺飽滿的酥.胸,圓乎俏挺的屁股蛋子,拖得跟兩塊白面饅頭樣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讀駕校的時候,咋沒記著小芳呢,天天跟在身邊,啥前兒想日了,找個地兒褲頭一扯不就完了?

              失誤啊,失誤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啥?許晴帶著學生到上河村游玩兒?就這周星期天,那不就明天嗎?啥,你不回來?我去接待?”龍根捧著電話一頓兒咋呼,最后也只能妥協,誰讓那是媳婦兒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掛了電話,摸著腦袋兒想了好一陣兒,嘟嘟囔囔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許晴,什么許晴啊?我咋一點兒印象也沒有呢?啪啪,”拍了兩下腦袋兒擰著眉頭想了好一陣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?許晴,不就是那天幫小芳忙的那漂亮姑娘嗎?嘖嘖嘖,那也是一個極品妹子啊,嘿嘿,媳婦兒,既然你都給老公送上門兒了,那我就照單收了啊,嘿嘿!”賊呵呵的笑了兩聲,不爽的情緒一空而散,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上河村山清水秀,美中不足,最大的遺憾便是道路,實在有些拿不出手,天氣晴朗,到處都是灰塵;一下雨吧,泥濘不堪,高一腳矮一腳的,跟走鋼絲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就帶他們去河里轉悠轉悠,順著清水河往上走,林子里把許晴給辦了。”心里微微一盤算,龍根心里有了數。

              心里裝了許晴,就沒啥心情管吳貴花了,都一個村兒住著,平日里那是抬頭不見低頭見的,啥時候不能日?反正陳二狗也不在家,在家也白搭,老子還能滾玉米地呢。早早晚晚都能幫忙解決生活難題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可許晴就不一樣了,潛在炮.友,知識分子,整起來一股書香味兒,日一陣兒還能之乎者也的吹兩句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——啊,為什么大棒子如此厲害?

              ——因為我愛你愛得深沉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太你.媽.的深沉了,一棒子全都給塞進去了,能不深沉?還能哇哇叫喚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帶領全村發家致富”的口號一拉出來,這段日子,全村都忙的熱火朝天,有錢的也好,沒錢的也罷,都抱著試一試的態度觀望著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反正土地租出去不還能拿到租金嗎?再者說了,雞鴨養殖幼種都是免費提供,自己只需要花點兒心思照料即可,節約了不少成本,大伙兒都干得熱火朝天。

              王八池子自打出了陳天明那茬兒,大伙兒干勁兒更足了,連老支書都不鳥的人,那得多有面子,多有底氣?跟著混多高端大氣上檔次!哈嗤哈嗤揮散著汗水,沈麗娟等人的麻煩自然也就少了,整個人都閑了下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陳香蓮,劉欣,沈麗娟三個婆娘正坐在小賣部吃著冰淇淋,商量著下一步的工作。正說著,王麗梅抖著兩顆大.奶.子,火急火燎的沖了進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小龍呢,快,讓他出來,大事不好了。快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王麗梅一臉驚恐,臉蛋兒紅撲撲的,跟蘋果似得。見著鬼似得,急匆匆的,急得在原地直跺腳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哼,下面那地方又癢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沒好氣的橫了王麗梅一眼,這sao婆娘,咋這樣?

              那晚上裝著來買東西,卻四處打聽小龍的去向,一臉sao賤的樣,仗著有兩分姿色四處賣sao,看的人心里煩!沒想到這婆娘又來了,心里能高興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,麗娟大妹子,你聽我說,真的是大事兒啊。大事兒不好了啊,快點兒讓小龍出來吧,再不想轍,小龍可就麻煩了!”王麗梅聞言,臉色有些訕訕的燥.熱,一想到事情的嚴重性,只得先揭過去再說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還想說啥,被陳香蓮給拉住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二嫂,啥事兒,說的那么嚴重?”

              王麗梅聞言說道:“大哥和老三在咱們家呢,我偷偷聽見,他們三商量著要弄死小龍,說了,明兒就湊錢去找副鄉長陳林,說不管多大代價,一定要弄死小龍!你們快讓小龍想想辦法,實在不行出去躲躲啊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王麗梅是真急眼了,那地方可還等著龍傻子幫忙捅呢,死了自己可咋整?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