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丈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丈...

              綠茵茵的山林里,驟然間響起一陣銷.魂蝕骨的浪.叫聲,“啪啪啪”的撞擊聲在山林間來回飄蕩,聽得旁邊吃草的大黃牛掉頭就跑。

              樹根下,龍根正摟著兩團白花花的屁股蛋子,腰間竄出一條黑色大蟒蛇,兇猛的扎向屁股蛋子,發出“啪啪啪”的肉浪之聲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啊......不要啊,小龍,不要日了.....啊...遭不住了啊.....”趙萍慘叫連連,險些遭不住,恨不得倒在地上死了算逑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太爽了,太厲害了!

              這啥家伙事兒啊,日了整整一個鐘頭不交貨,反而越戰越勇,那玩意兒好像越來越硬,扎得也更深了,捅到嗓子眼兒似得,差點兒吐了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....啪啪啪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僅僅扣著兩半圓滾滾的屁股蛋子,有節奏的沖擊起來。屁股蛋子上抹了抹汗水,“啪啪”兩巴掌扇了下去,只見屁股蛋子掀起一陣驚濤駭浪,汗水珠子都跟著顫抖,如豆腐一樣白花花水嫩嫩的皮膚上,浮起一層汗水,油光水滑,跟小紅抹在身上的潤滑油似得,摸起來,皮膚更加滑膩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...啪啪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啊.....小龍,不,不要啊.....啊!嗯哼,嗚嗚嗚.....啊啊啊.....”趙萍險些日哭了,里面都快捅爛了,一下比一下撞擊的厲害,骨頭都快給撞散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大棒子如同榨汁機一樣,鉆進去汲取汁液,每一次都帶出來好大一坨白花花的玩意兒,草坪上濕了好大一塊兒!

              “砰砰砰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頂著大棒子哈嗤哈嗤又干了好一陣兒,越日越興奮,以前沒覺得,老美女也有老美女的味道,技巧熟練不說,微微走樣的胖乎乎身材,撞起來彈性好的很,軟軟綿綿的,舒服的很。

              算了算時間,整了快兩個鐘頭,這才停了下來,兩人累得給死狗似得躺在地上,哈嗤哈嗤的喘著粗氣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也累了,未來丈母娘那口井深是一回事兒,體重也是很大一個原因。

              觀音坐蓮,一屁股蹲兒下去,差點兒沒被龍根給坐扁咯,后來還玩了兩把神仙抱月,這可是高難度的體力活兒,大棒子不僅得粗又長,還得臂膀有勁兒,把整個人都抱起來日,丈母娘都胖成那樣了,能不累?

              不過想想,倒也沒啥。把丈母娘伺候好了,以后上門說媒的時候,不更有把握嗎?雖說跟小芳都捅成爆米花了,丈母娘這關可不好過,今兒要不把她日舒服了,以后能痛痛快快讓你日她女兒嗎?

              所以,龍根卯足勁兒日,吃奶的勁兒都使出來了。足足讓未來丈母娘去了七八回,這才交貨完事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,希望這是最后一次吧。”龍根頗為郁悶。

              自己早就沒啥道德節操·了,這是不假,日過嬸嬸,更日過陳香蓮、陳可娘倆,可日未來丈母娘,心里總有些陰影,就怕擔心日小芳會有陰影,硬不起來,那可就麻煩了。自己娶媳婦兒總不能連丈母娘一起給娶過門兒吧,買一送一也太慷慨了一點兒吧,自己倒是無所謂,就怕三水叔扛鋤頭跟自己拼命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呼呼,呼呼,小龍,你,你可真厲害啊,嗯哼,這玩意兒咋長的,跟吃了添加劑似得老長老粗,差點兒把你嬸兒倆棒捅死了。”歇息了一會兒,趙萍慢慢回過勁兒來,回頭瞅見龍根褲襠茂密草叢里的大棒子,黑黢黢的癱軟下來,比自家男人硬起來都長,頓時紅了眼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玩意兒要天天都能用,那該多爽!自家男人對自己是不錯,可自打小芳讀高中之后,那玩意兒越來越沒用了,硬上十來分鐘就算不錯了,撓撓癢而已,往往自己興起的時候,得,小·雞·雞立馬吐口水兒不干了!

              要跟小龍褲襠那玩意兒比,一個天上一個地下,根本沒法比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嬸兒,你可把我還慘咯,哎,以后咋見人呢。”龍根苦逼著臉,盡是委屈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回倒不是得了便宜賣乖,實話實說而已。小芳要知道了,肯定枕頭下藏剪刀,把自己給廢咯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怕啥,你不說我不說,誰能知道?”吃過大棒子的婆娘就是不一樣,膽子都大了不少。趙萍一臉的無所謂。

              跟小輩兒日了就日了,能怎么滴?反正也沒人瞧見!都啥社會兒了,還能把自己拖出去砍了,浸豬籠不成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別怕。”趙萍以為小龍怕了,爬起來抖著大.奶.子安慰道:“咱們以后小心點兒,沒事兒的!待會兒嬸兒就找隱秘的地兒,啥前兒你三水叔出去掙錢了,趁著天黑你就來,我給你留門兒,保準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的,成不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?還日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瞪大了眼珠子,半天沒說出話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啥丈母娘啊,咋這sao呢?吃一回,嘗嘗鮮就得了唄,咋還跟女兒搶食吃了呢?這,這也太不地道了嘛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咋的?你不樂意啊?”趙萍臉一沉,有些生氣。

              抓著胸前兩顆大絲瓜抖了抖,頓時波濤洶涌,兩團白花花的嫩肉飛起來似得。撅著屁股蛋子拍了兩巴掌,“啪啪”的響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瞧瞧,你嬸兒身段兒模樣哪兒差了?咋的,日得不舒服啊?瞧你剛才吃的挺爽啊,哈嗤哈嗤把老娘日慘咯都。”桃花眼微微眨了眨,眼瞼垂了下去,有些幽怨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傻眼了,誰曾想遇著這么奔放的丈母娘!傻愣愣的瞧著白花花的身子,一時不知道該說點兒啥!

              論模樣,論身條,樣樣不差,問題是關系不對啊,女婿咋能日丈母娘呢?那自個兒婆娘咋辦?擱一旁瞧著啊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嬸兒,不,不是這樣的。畢竟我是晚輩嘛,傳出去好說不好聽啊。你也知道,我跟小芳年級一般大小,這么做有悖倫理綱常啊!擱過去,那可是要天打五雷轟呢!”龍根故意說的嚴重了些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芳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提到女兒小芳,趙萍冷靜了些,愣了愣,皺著眉頭思考了一會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見狀,頓時松了一口氣,這種野味兒吃一回,解解饞就得了,可不能當主食吃,還不如回家跟表嬸兒樂呵樂呵呢,年輕不說,保險的很,肚子捅大了都不怕!搞丈母娘好比拿大棒子捅老鼠洞似得,一口下去就跟自己啃沒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還好,還有,未來丈母娘還是有良知滴!”心里嘀咕了一句,龍根放心不少,瞧瞧天色,差不多也該回去了,提著褲襠,穿衣裳準備走人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等等,等等!”趙萍回過神來,一把抓著龍根褲襠那玩意兒,站了起來,兩團奶.子隨之一晃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啥事兒啊,嬸兒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趙萍咬著銀牙,一跺腳!道: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跟你商量個事兒。一周你跟我日兩回,我把小芳嫁給你成不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聞言嚇了一跳,險些一個踉蹌倒在地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原以為丈母娘有良知呢,這,這咋還把女兒都拿出來交易了呢?不僅要心甘情愿把自己脫光了送來,還把女兒一并送來了。這是啥娘啊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咋的?你不愿意?”趙萍臉色有些不太好看。

              整個上河村誰不知道,李三水家的姑娘水靈漂亮,落落大方,拉纖說媒的差點兒沒把門檻給踢破了,村花啊。咋白送給他還不要了呢?眼光也太高了一點兒吧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不不,嬸兒,我,我愿意,只是,只是小芳.....”龍根連忙說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可不傻,得嘞,之前還為自己是傻子,上門提親怕被拒絕來著,這下倒省事兒了,別人主動送上門來,多好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芳咋了?你說。”見龍根答應,趙萍放心不少。手里抓著大棒子,心里又癢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才休息多大一會兒,摸了兩把又硬起來了。真不知道這東西咋長的,都快跟上自己手臂那么粗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個,那個我如果跟小芳結婚了,那個嬸兒你不就成了我丈母娘了嗎?”龍根摸了摸鼻子,訕訕道:“女婿跟丈母娘攪合在一起,更加不好聽呢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好聽也就算了,牙一咬也就過去了。小芳要知道了可咋整?還不得把這玩意兒給我剪了啊,哎喲喂,嬸兒,咱們倆可不能再日了呢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,我以為你擔心啥呢!”

              趙萍聞言擺了擺手,一臉的不以為然。過了會兒,方才說道: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你聽我跟你說,這事兒好辦的很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豎起耳朵,湊了過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嬸兒是過來人,明白得很。女人嘛,只要嘗到了甜頭,你把她弄舒服了,得嘞,這婆娘一輩子就是你的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就跟我似得,你瞧瞧,你才日了我一回,我就舍得把女兒送給你日!反過來講,你把小芳日舒服了,小芳不也得把我送給你日嗎?所以你別怕,隨便日!只要別讓你三水叔察覺就成!”

              趙萍想了想,沒去瞧一臉驚愕的龍根,接著說道:

              “得了,這事兒就這么定了。回頭我找找小芳,把這事兒說一下,以后咱們母女倆可就一起上陣了,到時候你這玩意兒可得給老娘爭氣,不然以后就不給你日了!聽見沒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..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無奈的搖了搖頭,這都啥事兒啊,不知道自己是運氣好,還是點兒背了,遇著這么風sao的丈母娘了!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