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褲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褲...

              劇情比自己預先設定的還要順利,好山好水不瞧,偏好喜歡看大蟒蛇,大蟒蛇沒有,找根兒黑漆漆的大人鞭絕對沒問題,褲襠里隨時帶著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柳河鄉小學學生,不全是鄉鎮上的娃兒,也有好些農村里走出去的,柳河鄉小鎮雖說不大,好歹是個集市,城鎮。初到山區,孩子們都被上河村的山山水水給吸引了,尤其是那一汪蜿蜒的清水河,跟水蛇似得扭來扭去,延伸到莫可名狀的遠方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哇,好清澈的水啊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東,快瞧,快瞧,水底有魚蝦呢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嘩啦啦”

              孩子們伸手撈了一把水,頓時打了個激靈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嘶,好涼的水,跟冰淇淋似得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糟糕,鞋子弄濕了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許玩水啊,到邊兒上玩,不聽話以后就不帶你們出來玩兒了。”許晴小跑過來,拽著兩名學生,怒目而視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瞧得熱水沸騰,不跑還不覺得,一跑起來,兩半圓鼓鼓的屁股蛋子跟馬達似得,瘋狂甩動起來,渾圓的大腿根子“滋滋滋”的磨著牛仔褲,顛兒顛兒的跑來跑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屁股蛋子捅起來肯定舒服的很!奶.奶.的,比小芳的屁股蹲兒還大,管他娘的,摸一把再說了!”心里盤算著,龍根快步跟了上去,暗自運勁,壓制著褲襠的小龍根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陀玩意兒你就不能跟他客氣,否則指定鬧情緒。跟貓兒似得,見不得婆娘,尤其是年輕漂亮的妹子,那家伙就像半年沒開張的妓.女似得,是個男人就想日!

              “許晴老師,許晴老師,別,別擔心,水淺著呢。”龍根笑呵呵,一臉誠摯的表情,伸手指了指清水河上游,道:“瞧,那山上就挺不錯,水少樹多,里面還有很大的一片草坪,照料小孩兒不費勁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早就踩好的點,不能浪費不少,來都來了,得想盡千方百計把許晴給日了啊,城里可不是鄉下,鄉下倒還好,大棒子啥前兒渴了,溜后門兒進去了,摟著白花花的屁股蹲兒一陣猛捅,人生大事就算解決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可城里不行啊,城里人講究,住的集中,照自己那力度,“啪啪、砰砰”動靜兒,還不得給旁人聽了去?

              再者,到城里的時間短,炮友尋來尋去,就那么兩個,得多發展幾個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小青小紅倒是輕車熟路,道兒上的姐妹多得很,口味兒畢竟不高,那嘴兒不知含了多少大.雞.巴,一口一個“親愛的”、“老公”,叫的人二弟都站不直腰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許晴不一樣啊,長得那是貌美如花似尼瑪,美的有水準,有涵養,還有學問。這種婆娘日多了,褲襠那玩意兒,書生氣都得培養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山叫那個啥,草廟山來著,尋了兩遍也沒找著草廟來著,不知道是不是多少年以前的事兒了。這事兒龍根也不想去考究,只想找個地兒踏踏實實捅倆棒子,樂呵樂呵,撒點兒種,沒事兒給全鄉人民、乃至全縣人民換換種,解放生活在基層的姑娘媳婦兒們。

              性福,方才是人生大事呢!

              順著清水河往上游走,就二十來分鐘的路程,便到了清水河源頭,源頭并不像許晴想得那樣,山高水長,就十來平大小的水潭,潭底“咕嚕”“咕嚕”的往外涌著水,順著溪流嘩嘩流向遠方,而在水潭左側邊兒百來米路程,赫然呈現出一片不小的草坪。

              綠草茵茵,鳥兒鳴唱,泉水叮咚,宛若置身于人間仙境一般,饒是許晴全國各地走了一遭,卻也被眼前的一幕給驚嘆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哇,真沒想到,上河村里別有洞天,有著這么一處世外桃源之地,真想在這兒蓋兩間茅草棚,和心上人共度余生吶!太美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張開懷抱,許晴享受般的閉上了雙眸,挺起兩聳飽滿的山岳,深深呼吸了兩口,太爽了。大自然的氣息實在是太美妙了!

              一旁的龍根也看爽了,一對大.奶.子塞在粉紅色的罩子里,斜刺里瞧過去,剛好瞧見玉脖下的一抹白嫩,從紐扣縫兒里望過去,粉嫩的櫻桃珠子隱約可見,隨著呼吸上竄下跳,好不可愛!

              “老子一定要把許晴日咯!”心中暗暗下定決心,悄悄摁了一把褲襠,那玩意兒已經受不了了,兇猛的撞擊著褲襠,褲子都快給撐破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玉白般的細長脖頸,深深凹陷的性感鎖骨,突兀聳立的雪山。無一不令龍根雞動,許晴總帶給人一種高貴典雅的魅惑,媚骨天成,好似狐貍精似得,彎彎的睫毛,烏黑的大眼珠子,水汪汪的能勾人魂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許晴哪知道旁邊站著一直大色狼,自己暢快的呼吸著大自然新鮮空氣,這混蛋居然意yin著該怎樣把自己脫衣扒皮,腦子里連自己的叫聲都模擬出來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許老師,許老師.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正在這時候,一個小女孩兒紅著臉蛋兒跑了過來,拽著許晴的衣角,使勁兒拉扯著。

              許晴睜開了眼睛,半蹲下來,輕輕捏著小女孩兒的臉蛋兒,笑瞇瞇道:

  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了?小西,怎么不跟同學們一起玩呢?找老師有事兒嗎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叫做小西的小女孩兒,搓了搓衣角,紅著粉嘟嘟的臉蛋兒,低下了頭,怯生生道:“許老師,我想上廁所,可是,可是我沒有找到廁所,我該怎么辦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額?”

              許晴愣了,荒郊野外的,哪里去找廁所啊?這不給自己出難題嗎?

              也是,平日里自己教孩子們,不能隨地大小便,愛護衛生啥的。得,現在倒是把孩子們教好了,可郊外,山林里哪里找廁所去,總不能立馬開工建廁所吧。

              孩子們年紀都小,最大的不過七歲出頭,這時候教育孩子很是講究,良好的生活習慣總是從小培養的。即便是在野外,公共衛生卻是必須保持,必須要做的!

              “集合,大家過來集合。”許晴拍打著手掌,站在一塊兒平地上,清脆如黃鸝般的嗓音兒好聽的很。

              孩子們跟捅破的馬蜂窩似得,“嗡”的一聲圍了過來,昂著小腦袋兒,聽侯指示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同學們,上車前,我就教導大家愛護公共衛生,大家吃喝玩鬧之后留下的垃圾一定要集中,然后一起帶走或著集中處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關于上廁所的事兒,男孩子在后邊樹林,女孩子在左邊樹林,不準偷看明白了嗎?誰要偷看,眼睛可是要紅的哦,跟兔子眼睛似得。同學們怕不怕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吹呢,老子偷看了那么多婆娘,也沒啥不得勁兒啊,眼睛越瞧越亮堂,越來越好使,差點兒都成透視眼了,看一眼連那些婆娘多大的罩子都能猜個八九不離十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,現在的老師盡亂說話。看來也不是啥實話都說啊!”龍根心里嘀咕了一陣兒,許晴已經交代完畢了,孩子們一哄而散,草坪里到處瘋跑,嘰嘰喳喳的,跟游樂場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許晴回頭沖龍根笑笑,對草廟山很是滿意,原以為只是個破鄉村,一看才知道,這哪里破了啊,跟仙境有啥區別?

              “謝謝你啊,龍,龍根。”許晴笑起來挺好看,臉龐浮現兩個淺淺的小酒窩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笑著擺擺手,直道:“沒事沒事兒。”心里卻說著,“只要給我日,啥事兒好說好說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,不管怎么樣,今兒都得謝謝你才好!”

              許晴又感謝了一番,四處望了一眼,自言自語道:“這地方要是開發成旅游景區可就更加漂亮了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?旅游景區?”

              說者無心,聽者有意。龍根上心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旅游景區,啥是旅游景區,就是找個風水好的地兒,圍起圍墻,然后開扇門兒,坐在門口收費!

              新聞里經常報道,某某旅游區,某節日里,一天之內游覽人次多達幾萬,幾十萬什么的。照五千人次算,一張門票五十塊錢,一天也得幾十萬塊錢的收入啊,自己那王八池子比起這來,跟小孩子玩過家家似得,太小家子氣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,龍根,你先玩著,我過去陪孩子們鬧鬧。”龍根正算賬呢,許晴突然開口道,找了個借口,往左邊兒去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美人離開,龍根注意了。左邊草坪就三兩個小女孩兒玩著,有啥看的?正疑惑著,許晴突然轉了個彎,躲在石頭后面不見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次奧,原來是去撒尿了!”龍根突然醒悟,一拍腦門兒,尋了個道兒,跟了過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草廟上那就是自己家能不熟嗎?躲過小屁孩兒們的玩鬧,竄到石頭后面,透過綠葉望了過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果然!

              圓鼓鼓的屁股蛋子正對著龍根,白皙光澤,太陽光一照,白花花得晃人眼。窸窸窣窣一陣水流聲響起,龍根又雞凍了,空氣中一股尿臊味兒彌漫開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.....”許晴喚了一聲,許是尿憋的難受,水一拍完,頓時就舒坦了。站起來準備提著褲子走人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兩天大姨媽來做客,有些不咋的方便,許晴小心翼翼鋪墊著姨媽巾。

              瞅著大屁.股,心里正美著呢,突然看見,許晴褲襠里一抹血紅之色,扎傷了眼睛,內褲也紅了,跟流產似得,大腿中那縫兒還滴答著血點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草泥馬!大姨媽來了,還敢來勾引老子?次奧茨奧茨奧!”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