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 挖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 挖...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那個郁悶啊,從昨兒下午開始,就琢磨對策,腦子里不住的編排練習,各種突發狀況都想明白了,遇見熟人怎么辦?不從怎么辦?那都是有招兒對付的,可唯獨沒有大姨媽來了,這一款!

              欲.火焚身的龍根,宛若從頭到腳讓人給淋了一盆冰水,褲襠那陀玩意兒也終于安靜下來了,有氣無力耷拉在褲襠里,來回的晃悠,瞅著大大的屁股蛋子,一臉的依依不舍,緩緩退了出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太.他.娘.的倒霉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垂頭喪氣耷拉著腦袋兒,碰上這事兒可笑又可氣,真不知道是自己點兒背,還是許晴運道不好,吃不上自己褲襠這根兒舉世無雙的大棒子了!

              他.奶.奶個熊!

              吃不了肉,龍根就有了去意,留下來還有啥意思?雖說除了許晴外,還有些學生也是女的,可那些小屁孩兒,奶.子上就一個小紅點兒,褲襠里連毛都沒一根兒,能日嗎?自己還沒那么畜生!

              不像現在某些校長啊,老師的,找不到婆娘還是咋的,就樂意對小女孩兒下手,日你祖宗八輩兒哦,你小孩兒讓人日了你啥想法!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年頭,還是生小男娃比較保險!偶爾遇見了女流氓老師也不怕,反正不吃虧是不。生個女孩兒就該擔驚受怕咯,天天都得跟著瞧著,保鏢似得。上幼兒園都不放心!”龍根嘟嘟囔囔一陣兒,許晴整理好了,也走過來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前凸后翹的身條子,走路胸前兩團都跟著晃蕩,美的不可方物。就等著掏槍了,才知道這婆娘大姨媽來了!哎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,許晴老師,你來了啊。”龍根真想問一句,“大姨媽來了,到處跑啥?不呆在家里好好招待大姨媽,出來勾引的老子直想摟火!”

              許晴淡淡笑了笑,臉色有些不好瞧,訕訕的。本來今兒不打算出來的,周期來了,褲襠里面隨時都濕漉漉的,穿上褲子還好,一脫,一股血腥味兒,跟殺人犯似得。可學生們咬得緊,就想出來玩玩,走走,看看風景啥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因此,只能委屈自己了。聽了小芳老師的建議,一路顛簸來到了上河村,幸好,這里的美景沒讓自己失望,全是原生態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,龍根兄弟,今兒真的謝謝你呢,不然我可找不到這么好的地方,太漂亮了。”許晴發自肺腑的道了一句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笑著擺擺手,有了去意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個,許晴老師,你就帶著孩子們玩兒,我就先回去了,家里好多事兒等著我去辦呢。”能不著急嗎?褲襠那玩意兒既然硬起來了,硬梆梆的跟鐵棍子似得,插在褲襠里,今兒要不找倆婆娘泄泄火,褲頭早早晚晚都得報廢。

              許晴又說了兩句感謝的話,這才放任龍根離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嗎那個巴子的,去你大爺!吃盤新鮮菜老子容易嗎?費了老大勁兒,才曉得,根本日不得!他.奶.奶.的,老子也學學醫,專攻婦科,一眼都能瞧出,哪個婆娘來了大姨媽了,飆似得飛濺。哪個沒來大姨媽,可以日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一邊走著,心里跟著盤算起來,嚼著狗尾巴草,時不時吧唧兩口,跟吃奶似得響聲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爺爺,那孫子又來電話了.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爺爺,那孫子又來電話了.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手機響起,見是沈麗娟,龍根慢吞吞接了起來,估摸著回家一趟,瞅著自己沒擱家守小賣部,到處找自己吧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表嬸兒,別催了,我一會兒就回來啊。”電話那頭還沒吭聲,龍根一句就給堵了回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混蛋!成天就知道在外面禍害人,快點兒回來,趕緊的,施工現場出事兒了,挖出了好多人骨頭還有棺材啥的,嚇死個人咯!快點兒啊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電話那頭,沈麗娟一陣急頭白臉的催促,很快就掛了電話,隱隱聽見,電話那頭都亂成一鍋粥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人骨頭?又死人了?”龍根擰起眉頭,額頭上布滿了黑線。

              好事多磨,自己想干點兒事兒,咋那么難呢?

              弄王八池子之前,資金缺口太大,要不是傍上了小富婆何靜文,王八池子的事兒,只能意yin了;接著又是選地,又是買地,租地的,后來陳天明帶著陳二狗跟著鬧了一架;現在倒好,還死人了,刨出死人骨頭來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鄉下人愚昧,就怕碰見棺材,死人骨頭啥的,碰見這些東西,都說得倒霉好些年。這一鬧騰,誰還敢給自己刨地挖坑?養王八的事兒不又得撂下來?

              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,龍根三步并成兩步,飛似得跑到河邊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二十多天時間,河邊上大變樣兒了,不敢說滄海桑田,至少誰也瞧不出現在跟以前有啥區別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約莫兩畝地的王八池子,大概雛形已經出來了,一米八左右的深度,遠遠望去,壯觀的很。邊兒上堆滿了泥土,這會兒早早的圍了許多人,指指點點,議論紛紛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呀,媽呀,這是刨人祖墳的事兒啊.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骨頭都給挖出來了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嘖嘖嘖,真不知道這是哪家的仙人,咋埋得這么深呢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啥祖先不祖先的?瞧瞧,死了多少人,多少骨頭啊,起碼好幾十個人呢。瞧那棺材,跟咱們現在的棺材能一樣嗎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對,瞧著八成像電視里的古墓。古墓就這樣子,好認的很。說不定是哪個皇帝呢,里面肯定有不少的金銀珠寶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金銀珠寶?那龍傻子不得發財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.......

              撥開人群,龍根大概瞧了瞧,一米八左右的深度的時候,地表突然出現許多白骨,白森森的,嚇人的很,頭蓋骨,手臂骨頭,大腿骨頭,到處散落著,還有些棺材也給刨了出來,至于金銀財寶啥的,龍根是這沒瞧見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你瞅瞅,這可咋整啊?死了這么多人,好多工人都不敢干活了,再這么拖下去,工期可就延誤了啊!”沈麗娟一臉憂色,急的都快掉淚水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旁人不知道,沈麗娟心里卻有數。為了這口王八池子,到現在為之,投入起碼八萬塊錢了,那可是八萬塊錢,不是八萬顆米粒。自己掙了大半輩子也沒見過這么多錢啊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這事兒你必須得處理好,不然,養王八的計劃只能胎死腹中了,無法實施了!”劉雨欣眉頭緊蹙,臉色難看的很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旁的陳香蓮,急的直搓衣角,卻不知道該說點兒啥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別擔心,有我呢。”龍根咧著嘴角笑了笑,一臉的不以為然。

              怕個球,別說挖出白骨了,就算挖出一條龍,也不管自己的事兒啊?否管你是死是活,自己沒惡意,能把自己咋樣?

              啥冤魂,啥厲鬼,報應的,龍根壓根兒就不相信,要真有報應,老子當著魏文武的面兒把他婆娘、兒媳婦兒一起日了,咋不來找自己麻煩呢?都.他.娘的吹牛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這事兒可不好整啊,一兩塊白骨倒是不怕,可這么多白骨,大伙兒心里都怕呢。”李三水這會兒也走了過來,皺眉說道:“聽村里老人說,小日本兒來的時候,殺了村里好多人,挖了大坑就給埋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現在大伙兒都擔心,那些前輩死的冤枉,怨氣重,都怕鬼上身啊。這事兒怕沒人敢做了,我瞧著你跟派出所的人關系不錯,要不讓他們來看看?能不能解決咯?上面要不來人解決,這活兒肯定沒人敢做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聞言點了點頭,對李三水頗為感激。昨兒才日了他婆娘,前段日子才日了他女兒,今兒又設身處地為自己著想,不愧為新時代的岳父楷模啊,女兒老婆都給送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警察來有啥用?讓靜文派些考古專家來吧,我看這兒像是一座古墓,你們看,白骨的布局,跟八卦似得。一圈一圈兒的,我估摸著這些人應該是陪葬的!”劉雨欣畢竟讀過一些書,認真瞧了瞧,驚悚的心情平息了不少。

              塵歸塵,土歸土。人死了還有啥?臭皮囊都留不住,白骨一敲就碎,最后不還是成了泥巴?有啥怕的?

              “考古專家?”龍根聞言有些錯愕。

              柳河鄉屁股大的地兒,有啥考古專家,就算有考古專家,有啥值得考驗的?沒事兒滿山找石頭研究,看看是不是天外隕石?扯呢吧!

              “滄海桑田,誰能說的準?大自然無比神奇,研究透徹了為妙!”劉雨欣環顧一圈,努努嘴,“你看看,現在大伙兒都害怕,人心惶惶,誰還有心思挖坑辦事兒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再有,這畢竟是幾十副白骨,好幾十條人命,你難道想直接掩蓋,在上面建池子?那是不可能的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頓時焉了,愁眉苦臉望著天,暗罵道:“草泥馬!老子今兒出門沒看黃歷吧,婆娘沒日成,工程又給停了下來!時間就是金錢,老子得虧成啥樣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罷了罷了!”龍根最后站起來,揮揮手,“大家都散了吧,回家休息兩天,我這就通報上面,爭取早日將此事調查清楚,便于大家安安心心工作,踏踏實實生活!行了,都回家去吧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表嬸兒,雨欣,咱們也回去吧.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ps:求月票……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