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 解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 解...

              碩大的,不成形的王八池子里,擺滿了森森白骨,池子四周圍滿了人,目光齊聚,池子中央那個男子的褲襠處!

              只見,毛茸茸的雙腿間,郁郁蔥蔥的茂密黑森林,一根兒漆黑的人鞭從森林里露了出來,一直垂下來,差點兒到了膝蓋。軟軟的跟蛇一樣垂在褲襠,隨著身體微微輕擺,晃悠了兩下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瞧著李三水,腦子里幻想著受虐情節。后背冒著“嗖嗖”涼氣,心里無比緊張,生怕竄出一漂亮妹子在眼前晃悠,褲襠那玩意兒不聽指揮,一下硬挺起來,那可就麻煩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沒瞧見四周那些sao婆娘幽幽如狼一般的眼神兒嗎?恨不得把自己一口吞了,估摸著接下來好多婆娘想勾引自己,試試這東西能不能硬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些男的,否管老年人還是中年人,十七八歲的小伙子都羞愧的低下了頭,瞧瞧人家那玩意兒,不硬都這么粗大,這要硬起來,不比牛鞭小啊。跟人龍根比,實在是拿不出手,丟死人吶!

              果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呢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?這么長?”方正終于注意到大伙兒異樣,低頭一瞧,哎呀媽呀,嚇了一跳,那,那是啥玩意兒?

              黑黢黢的一條鞭子塞在褲襠里來來回回的晃蕩,跟黃瓜差不多粗,軟軟的像面條兒似得掉在那兒。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條蛇,在樹枝上倒掛金鉤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龍根兄弟,你,你這家伙事兒咋,咋長的,這么長?”方正還想問一句。

              男人,否管你長得再帥,周潤發周小輪又能咋的,爬上炕婆娘知道你那玩意兒不好使,誰跟你?

              公共男廁所里,尿巢排成一排,自家玩意兒小了,好意思掏出來嗎?

              傳說,閑的咪.咪癢,奶.子疼的那些富婆選鴨子的時候,臉蛋兒反倒在其次,脫了褲子站成一排慢慢驗貨,盡挑大家伙。

              想想也是啊,花了錢不就買個痛快,舒爽不是?誰買個牙簽兒往洞里塞,戳戳戳的整一晚上,水都擠不出來,要那破玩意兒干啥用啊?

              而龍根,絕對讓無數男人汗顏!

              “混蛋,我可以穿褲子了吧?”饒是龍根臉皮厚,也有些招架不住,就這么被人盯著,沒臉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家里有寶貝得藏著掖著,這下倒好,村里人都瞧完了。瞅那老太太,一臉驚悚的表情,搖頭晃腦一臉哀傷之色,仿佛在感嘆——自己要是晚生個二三十年該多好啊,也好嘗嘗著大棒子啥味道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做了一輩子女人,還沒見過這么大玩意兒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,拿不出手啊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媽呀,這玩意兒要硬起來得多長多粗了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幸好龍根那玩意兒硬不了,你瞅瞅,多少婆娘紅了眼睛,恨不得跑上去咬兩口啊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.....

              人群中,議論紛紛,指指點點,看著龍根提起褲襠,意猶未盡。尤其是那些婆娘,光天化日之下,自然不好說sao話,怕自家男人聽了去。心里卻難受的緊,這么長的玩意兒,咋,咋就硬不了呢?

              “方所長,斷案吧,抓人唄。有人誹謗我,你沒瞧見呢?愣著干啥?”龍根提起褲襠,沖方正沒好氣吼了一嗓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要不這狗日的,自己能這么丟人?眾目睽睽之下被人扒了褲頭,跟動物園里的動物似得,任人觀賞。

              圍觀也就算了,看臉蛋兒唄,自己模樣也不差。可偏偏這些狗日的,要看自己的大.雞.吧,一臉的羨慕嫉妒恨。龍根能樂意嗎?一股腦兒把所有的火兒灑向了陳天云!

              這狗日的要不亂嚼舌根子能有這么一出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?我.....我....我亂說的啊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陳天云郁悶了,本來就是信口胡掐的事兒,褲子脫了,見那玩意兒大,小伙伴們驚呆了都。卻沒半點兒硬朗意思,這才意識到,自己要倒霉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胡說?”方正回過神來,冷聲道:“飯可以亂吃,話豈能亂說?如此中傷他人,豈能是一句“亂說”就能揭過去的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王,將陳天云收押,回去好好審訊,背后是否有人指使,攛掇。勢必要一查到底,還龍根同志一個清白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方正說的義正言辭,慷慨激揚,跟演說家似得。龍根這才微微點了點頭,讓人當種馬似得瞧了半天,不找回點兒面子能行?

              你丫兒不挺能吹嗎?來啊,接著吹唄。他.媽.的,送局子里狂暴菊花,一下就老實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咳咳咳,方所長,依我看這事兒先放在一邊如何?這兒可是人命關天的事兒呢,先處理血案要緊,你看呢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到了這時候,陳明不得不出來說兩句。親戚關系在這兒不說,不還收人錢了嗎?老話說的好,“拿人錢財與人消災”,到頭來搞個窩里橫可就不妙了。老陳家幾兄弟嫌命長不要緊,可自己還想升官發財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陳鄉長說笑了,我不已經安排人去化驗取證,錄口供了嗎?現在有人犯法,侵犯他人權益,我自然要支持公道的。”話到最后,方正苦笑著搖搖頭,哀嘆道:“沒辦法啊,當家不為民做主,不如回家烤紅薯啊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........”陳明老臉鐵青,恨得牙根兒直打冷顫。

              狗日的太可惡了,含沙射影的罵自己。偏偏要跟自己對著干,卯足了勁兒的抬杠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他.媽.的,方正你個混蛋!”心里罵了一句,陳明摔著衣袖憤憤離去。一張老臉憋成了豬肝色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太氣人了,今兒咋這么背呢?堂堂柳河鄉副鄉長,被人幾句話頂得灰頭土臉跟孫子似得,這臉算是丟盡了,偏偏還不占理兒。窩囊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喂,陳鄉長,陳鄉長,陳叔,你,你別走啊你,喂,陳鄉長,你倒是救救我啊你......”陳明前腳一走,陳天云就急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別看平日里在村里囂張跋扈慣了,可一出去就跟龜孫子似得,夾著尾巴做人,大氣都不敢出,更別提進局子了,電影兒里都演了呢,下手老重了,輕則一頓老拳,重則命弄沒了都有不少。

              自己也就是想出出氣而已,這咋還關進去了呢?花完了老本兒落了這么個下場,跟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有啥區別?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還差不多。”龍根輕輕吐了一口氣,白了方正一眼。剛剛還琢磨著,今兒這事兒方正要辦不明白,明兒立馬收拾他,收拾他跟收拾孫子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就叫“鹵水點豆腐,一物降一物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一旁的沈麗娟,劉雨欣等人終于松了一口氣,對望一眼,暗暗點了點頭。

              幾個婆娘心里明凈得很,龍根褲襠那玩意兒厲害的緊,就沒見它低過頭,軟兩分的時候,真怕褲子脫了,那玩意兒給公雞打鳴似得,昂著腦袋,那今兒這事兒還真鬧不明白了。至少,陳天云不會那么容易松口!

              而沈麗娟更明白,上河村的漂亮媳婦兒就沒剩幾個沒被大棒子光顧過,沒證據也確有其事。吳貴花確確實實被小龍日了,只不過是心甘情愿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行了行了,大家都別看了,回家做飯吧啊,我會馬上封鎖現場,等待考古專家到來,盡早給大家一個交代!回去吧,回去吧。”方正沖大伙兒擺擺手,示意大伙兒散開。人多不好辦事兒是一方面,關鍵有些話說不出口。

              方正也不是傻子,知道今兒得罪了誰,冒著危險得罪了陳明那混球,以后不得抱根兒大腿才能安心?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便是最好的選擇!

              “龍根兄弟,來抽根煙。”方正摸出一根煙遞給龍根,殷勤的點著了。笑呵呵站在一邊兒,跟孫子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呼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深深嘬了一口,抖抖煙灰。裝了一把大爺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龍根兄弟,你瞧今兒這事兒辦的咋樣啊?還滿意不?”龍根半天不吭聲,方正只能主動套話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咳咳咳!”

              聞言,龍根劇烈咳嗽起來,臉、脖子脹的通紅。罵道: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滿意個屁!你說你辦的這叫啥事兒啊?辦案子你就辦案子吧你,你脫我褲子干嘛?不嫌丟人啊你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我還真不嫌丟人,反正我也不脫褲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心里嘟囔了一句,方正訕訕笑了笑,有些不好意思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龍根兄弟,別,別生氣嘛。這有啥?你想想,你要不脫褲子,能讓那些男人羨慕死嗎?你沒瞧見那眼神兒啊,恨不得一刀把你玩意兒割了安在自己身上,我都羨慕的緊啊。”方正說了唯一一句老實話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羨慕你大爺!狗日的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暴跳如雷,做戲嘛,自然要做足了!跳著腳的罵道:

              “反正,你狗日的,寒酸老子是不是?明知道老子那玩意兒不能用,你還說?信不信老子跟你急眼了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別別別,我錯了,我錯了。”方正嚇了一跳,這才回過神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對哦,那玩意兒再長,再粗又能怎么樣?不銀桿臘槍頭嗎,塞都塞不進去,中看不中用的玩意兒,有啥值得羨慕的?只是,這話方正可不敢說出口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龍根兄弟,咱們不談這事兒,不談這事兒。先說說案件,案件。依你看,這兩人是盜墓者還是有其他死亡原因。死相如此難看,你怎么看呢?”方正連忙轉移了話題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看個屁!老子又不是元方!你自己看著辦吧!”龍根背著手,悻悻離去。心里卻樂開了花。

              終于把麻煩解決了,只要等何靜文再給點兒壓力,一切好辦!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