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私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私...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來很快,“行家一出手,便知有沒有。”幾個考古專家細細一考證,得,什么古墓,寶藏的,都他.娘.的瞎扯淡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翻書才知道,柳河鄉在幾千年前,是一個少數民族聚居地,可以追溯到成吉思汗那個年代。有個特別的習俗,人死了,不是另選墓地,而是在死去先輩的祖墳上,一層一層的重疊下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等同于,一具具白骨跟砌墻似得,一層疊一層。

              長此以往,日積月累,滄海桑田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上千年過去了,變成了良田。而那些白骨,也不過如今的普通人一樣,兩件衣裳,兩塊破木板子,僅此而已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這頭剛剛一確定消息,派出所搞技術偵查的警務人員,也來信兒了,指紋對比,確認李三丑、魏文二人,一時貪念,誤以為地下是古墓,鋌而走險倒墳掘墓,不幸把自己的小命兒給搭了進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血案就這么完了,死者家屬抬回去就算完事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對這個結果,龍根自然滿意的很,同時不得不佩服方正那狗日的,何靜文不來,不定案子;何靜文那邊一確定,這邊立馬了解案子!說到底,還是在試探自己與何靜文的關系啊!

              “挺聰明的啊,呵呵,想抓住你龍爺爺的把柄?做夢吧!”龍根冷笑一聲,從小賣部拿了兩捆黃紙、鞭炮啥的,跑到王八池子里放了小半個小時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是信鬼神,做做樣子而已。順道去老李家,老魏家走了一遭。怪事兒年年有,今年特別多,死了一個又一個。壞人全都鉆局子去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尤其是老魏家,就剩一個魏武了,卻十天半個月也回不了一次家,剩了一家孤兒寡母,挺可憐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為發揚我大中華樂于助人、大無畏精神,龍根扯下褲頭,把楊英摁在牛大棺材蓋兒上,日了大半個鐘頭。

              日完了,撂下一句——牛大,安心的走吧,你沒日完的,龍爺爺幫你日了,順便連你老母,你弟媳婦兒都給日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趕明兒哪天瞅見哪個婆娘不順眼了,托夢告訴龍爺爺,一準兒幫你辦咯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嬸兒,別難過了啊,以后有啥苦難你吱聲兒。既然日了你,得幫忙不是,別見外。咱倆啥關系啊,你說是不?”臨走前,龍根沖苗紅說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死了男人,又死了兒子。苗紅心里能好受?一聽龍根這話,頓時哭笑不得,小混蛋壞透了,日了老魏家一家子的婆娘,還說這話?

              不過回頭一想,話糙理不糙,難聽了些,卻讓人舒服,不做作。真要算起來,跟人小龍有啥關系啊?說到底,就是偷人!

              現在人幫著自己,不就是情誼嗎?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一走,這心里不知咋的,難受得很。自己男人死都沒這么難過,卻被一小混蛋弄的險些落了淚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唉,小混蛋禍害人呢,自己咋就那么下賤呢,偏偏喜歡那玩意兒.......”臉一紅,苗紅低頭扔了兩張紙錢,燒在火盆里。

              ......

              方正走了,帶走陳天松、陳天云倆兄弟,幾個考古專家沒挖著寶貝,自然不會待在窮鄉僻壤,要啥啥沒有的破地方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借口“指導工作”,留了下來。小賣部又熱鬧起來了,陳香蓮、沈麗娟兩人天剛擦黑就在廚房里忙活起來,撈起水缸里溫養的老鱉燉上了。劉雨欣則跟何靜文唧唧呱呱,時不時捧腹大笑,也不知道說了些啥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可能是下面那張嘴打開了,劉雨欣再沒了之前那分冷傲,談笑風生的。聊得暢快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吱呀”一聲,龍根回來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偏過腦袋兒一瞧,眼珠子頓時亮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回來了啊,上哪兒去了啊,怎么現在才回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這婆娘,指定下面又癢了?也是,回鄉下好些天了,別說沒日成,sao包短信都沒收到一條,肯定想念大棒子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男人跟女人炕上那點兒破事兒,跟抽大煙沒啥區別,吃了一口就否想停下來,鴉片搖頭.丸都沒這個厲害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股sao勁兒,幾里地都能聞見。看著穿得人模人樣,衣裳一脫,照樣sao到骨子里去!老話說的好啊,婆娘就沒啥區別,燈一關,被子一捂,攀過兩座高山,穿過森林,淌過溝渠般的沼澤地,往洞里一塞一捅,哈吃哈吃的幾十個上百個俯臥撐的事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是個正常女人,正常需求是必要的。朝著情郎笑瞇瞇走了過去,胸前兩團聳立的雪山,顫顫巍巍的,跟快倒塌了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修長的玉腿裹在職業黑裙里,圓翹的屁股蛋子,撐起一頂圓形帳篷,美中不足,中間留出一條細小的縫兒,生生將屁股蛋子切了開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sao婆娘!”暗罵了一句,龍根壞笑著捏住了何靜文奶.子,眨眼道:“下面是不是能溜船了,想大棒子了不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呸!小混蛋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輕啐一口,鵝蛋形的臉蛋兒上泛起一抹桃紅,眼瞼低垂,羞臊的低下了頭,掙開了龍根魔爪。

              咋這樣呢,太壞了,見面就摸人家胸口,這壞毛病養成了,可不好。別哪天帶去見父母的時候,讓爹媽瞧見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喲,還不好意思呢。”龍根淡淡一笑,也沒去抓何靜文,反而走到劉雨欣跟前,低頭瞅見胸前兩顆旺仔小饅頭,伸手在屁股蛋子上掐了一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!”劉雨欣慘叫一聲,頓時紅了臉。

              急的跺腳也拿小混蛋沒轍,翻了翻白眼,啥也沒說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來勁兒了,沖何靜文示威道:“咋樣?你那奶.子不稀罕,想摸誰的不行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混蛋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氣得咬牙切齒,直跺腳!太欺負人了,日了自己還賣乖似得,就不能讓著點兒人家啊,人家可是女的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嚷嚷啥啊,咋的了?”聞聽尖叫聲,沈麗娟提著刀從廚房沖了出來,瞧著兩女面紅耳赤的,龍根卻一臉壞笑,心下頓時明白了幾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家里還有誰能比小混蛋更可惡的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咋那么沒禮貌呢?何鄉長今兒可幫了你大忙。進來,搭把手,馬上就要吃飯了。”說著,沈麗娟揚了揚手里的刀,沖龍根褲襠比劃倆下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見狀,夾著褲襠,沖進了廚房。叮叮咚咚折騰了好一陣兒,擺滿了桌子,這才完事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四個婆娘皆因龍根褲襠那玩意兒走在一起,情同姐妹。古有“上陣父子兵”,今有“姐妹花共享巨棒”,卻也可名垂青史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四個婆娘聊得甚為開心,嘰嘰咕咕,家長里短的。把龍根倒晾在了一邊,插不了半句話進去!蓋因小混蛋實在有些畜生,飯還沒吃完呢,就把褲子給脫了,一手刨飯,另一只手不是捏著奶.子,就是搓著屁股墩兒。時不時的還整兩句sao話,弄的四個婆娘羞紅了臉。

              酒足飯飽,收拾完東西,閑聊幾句,何靜文突然正色道: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今天除了幫你解決困難,還有兩件事兒,我打算跟你商量商量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舞著剔牙棍兒,牙齒縫里掏出一坨瘦弱,嚼了兩下又給咽了下去,這才緩緩開口,帶著一臉陰森的笑容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瞧你說的,啥商量不商量的?”龍根慢慢靠了過去,摟住何靜文腰肢,來回磨砂,壞笑道:“咱倆多瓷實的關系,用得著商量嗎?大棒子都免費借給你用了,并且是,不限制時間哦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呸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眼珠子一瞪,嬌嗔道:

              “誰跟你鬧著玩兒,說正事兒呢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現在你腦子好使了,村里人差不多都知道了,再裝下去,意義不大。你總不能裝一輩子傻吧?以后干點兒啥,難不成你真想守著王八池子過一輩子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點點頭,沒有吭聲。既然何靜文提出來了,肯定有下文,說不定路子都替自己找好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前前后后我考慮了一下,現在李三丑死了,村長的位置空著呢,要不你上來坐兩天兒,弄點兒成績出來,我立馬提拔你。以后干啥就方便多了,你說成不?”何靜文望著龍根,擰著眉頭,微微有些緊張。

              說來還得感謝李三丑,臨死前幫了自己一把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幾天何靜文冷靜下來也琢磨了一下,自個兒年輕,大小有些后臺,離婚的事兒遲早得讓爹媽知道,還不如早早相個對象。小龍眉清目秀,氣宇軒昂的,腦袋瓜子聰明,轉的滴溜溜快,不正是爸媽喜歡的類型嗎?

              得,先把小龍拴住,捧他上位,往后就嫁給他了,光明正大的日,工作、愛情、性福生活啥也不耽誤,多好!

              李三丑一死,心里一琢磨,喲呵,李三丑死得簡直太是時候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啥?我當村長?”龍根嚇了一跳。

              心里一百個抗拒,自己逍遙慣了,生平沒啥愛好,就喜歡趴在婆娘肚皮上鍛煉身體,當了村長球好處沒有,撈點兒政.治資本,恐怕還沒人買賬!

              更重要的是,村長的位置是給未來老丈人準備的,權當是彩禮跟補償了,悄悄咪咪干了丈母娘,心里挺難過的。又從哪兒知道何靜文的私心呢?

              或許,就算知道了,也會拒絕吧。頂多幫忙通通下手道,回家見個父母就足夠了.......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