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二章 新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二章 新...

              鏖戰一宿,四朵菊花綻放,四陀白花花的屁股蛋子朝著屋頂,涼風一吹,菊花一緊。炕上喘息不斷,直至雞鳴天亮。

              吃過早飯,何靜文撇著腿,擰著眉頭憋著痛,到村部坐鎮。上河村接二連三的出事,死了人,是得安穩一下民心。山里人迷信頗重,別搞出什么暴亂、迷信活動才好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般這些事兒何靜文是不會上心的,嚴重了大不了武力鎮壓。一排排武警持槍站立,誰敢撒野?沒辦法,小混蛋還得養王八呢,小混蛋還說了,他有更大的理想,咋問也不說。只說,王八池子建好了,再看。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自然尾隨前后,好似忽如一夜春風來似得,幾個婆娘面色紅潤猶如桃花盛開,兩腿微微外撇,好像屁.眼兒里杵了根棒子似得,合不攏。一撅一晃,好些人暗自吞了吞口水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幾塊屁股蹲兒都差不了,圓滾滾的,飽滿翹挺。拿老話說“這種屁股墩兒一準能生個大胖小子!”

              誰不想上去拱倆嘴兒?一想到幾個婆娘的身份,褲襠那玩意兒頓時軟了,鄉長、村支書的,誰敢日?

              卻沒幾人想到龍根頭上去,昨兒人可當眾脫了褲子驗貨了,那玩意兒是挺大,可摸了半天不沒啥反應嗎?垂在褲襠里像一條死蛇,威風早已不見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小龍,你上哪兒去啊?等等我.....”溜達著,背后突然有人喊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回頭一瞧,這不是李小蘭嗎?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微微皺眉,sao蹄子還沒回去呢,賴在娘家不走了,還是咋的?自個兒親爹都掛了,臉上看不出半點兒悲傷,紅潤的臉蛋兒掛滿了桃花,眼珠子滴溜溜亂轉,瞄向龍根褲襠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玩意兒還真是奇怪,上回在河灘上,胸猛如虎,差點兒沒把自己兩棒子捅死了,可昨兒怎么就硬不起來呢?

              “村里人都說,龍傻子不傻了,腦子時好時壞,好的時候老聰明了。嗯,褲襠那東西肯定也一樣,時好時壞的!”李小蘭暗自點點頭,小跑過去,今兒試試運氣,看能不能硬起來,硬起來就吃兩嘴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咚咚咚,噠噠噠”

              小腳丫子叮叮咚咚跑起來,大胸器四處亂顫,跳躍。龍根不由得捏了一把汗,要罩子質量差點兒,還不全都掉了下來?

              “sao貨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咋的啦,小蘭姐。”龍根笑臉盈盈,迎了上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李小蘭sao了點兒,可sao的有味道,瞧著年紀不大,那股sao媚勁兒早早滲到骨子里去似得,舉手投足間便令人遐想無限,恨不得撲倒在玉米地里狠狠捅上兩棒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加上模樣俊俏,明眸皓齒,翹挺的小鼻子,潤滑的朱唇,跟小芳一個模子里刻出來似得。唯獨多了幾分sao賤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你,你上哪兒去啊?哎呀,累死我了。跑幾步就喘,呼呼.....”李小蘭紅彤彤的臉蛋兒,小手不斷安撫著飽滿的酥.胸。

              胸膛里塞了兩大團白花花的軟肉,按下去,彈起來,托在罩子里,緊緊束縛在t恤衫里面,隨著呼吸上下起伏晃動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咧嘴笑笑,不吭聲,瞄著大.咪.咪,心神蕩漾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哼,老娘還不信了,勾引不了你?”見龍根無動于衷,李小芳來勁兒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剛才故意按著胸部,就是給龍根瞧的。男人不都喜歡大.奶肥臀嗎?老娘不僅奶.子大,屁股墩兒大,還有一副好看的臉蛋兒呢。真不信,脫光了,還不能讓那玩意兒硬起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好熱啊....嘶!”李小蘭猛地一扯領口,胸口露出一大片白,用力過大,扯爛了,兩團乳.房露了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?怎么爛了呢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李小蘭故作驚訝,拉下領口,仔細瞧了瞧,翻看著領口,故意把兩只大白兔露出來,雖然只是一小半,卻足以讓人血脈噴張!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瞧得最清楚,兩團嫩白的肉團,擠出一道深不見底的鴻溝,寬厚的溝渠,仿佛能容納一切似得,無比壯觀!

              “他.奶.奶.的!”心里罵了一句,沉神定心,強壓著造反的小龍根,褲襠夾得死死的,“老子今兒就要看看,sao婆娘能玩出什么花樣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衣服質量太差了,太小了,都裝不下了。”李小芳那個急啊,自己就差沒脫光了,自個兒摳弄了。小混蛋定力也太好了吧,無動于衷。

              難道他褲襠那玩意兒真是個廢品?不對啊,那,上一次怎么會那么硬,硬梆梆的,又長又粗呢?

              “老娘豁出去了!”銀牙一咬,李小蘭腳下一滑。整個人倒在龍根懷里,兩團軟肉貼了上去,一手勾著龍根脖子,一手卻抓向了龍根褲襠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喲,我的腳扭了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輕輕搖搖頭,有些失望。

              招式也太拙劣了,好端端站著,還能把腳給扭了?那豈不是摸兩把咪.咪還能懷孕了?扯蛋呢!

              “行了行了,別發.春了。”龍根一把推開李小蘭,奶.子好大好軟,不過這會兒真日不了。自己還趕著去未來老丈人家里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村長這位置本來就是留給未來老丈人的,以后跟小芳上炕不更方便嗎?

              李三丑跟老丈人家離得近,李小蘭擱門口這么賣sao本就有些冒險,再捅一棒子,這婆娘還不叫翻了天,龍爺爺一世英名不就毀了?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收拾收拾,上棗樹林等我去,找個陰涼的地兒,待會兒好好日日你。去吧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擺擺手,朝老丈人家里走去,李小蘭清醒過來,撒丫子就朝棗樹林跑去,下面那條溝渠,摳得早就煩了,這些日子黃瓜不知道捅斷了多少。怎么能錯過這么好的機會?卯足了勁兒要大干一場!

              小芳家是那種老土墻房子,老是老了點兒,可收拾的干凈利落。院子里倆只小花狗跑來跑去,練著腳丫子。見龍根一來,一前一后貼了上去,直搖尾巴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狗通人性,一眼就瞧出來了老子是老李家未來女婿!”笑著嘀咕了一句,龍根扯開嗓子一吼:“三水叔,在家嗎?在家嗎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誰啊?在呢。”李三水是個彪悍的漢子,聲音中氣十足。噠噠噠的從屋子里跑了出來。見是龍根,微微笑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來了啊,快屋里坐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腦袋兒微微偏了偏,有些害怕。進屋子里坐倒是沒啥,可未來丈母娘別見了自己就發.春,老丈人肯定拿斧頭剁碎了自己,這玩笑可開不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坐了,不坐了。三水叔,我就說兩句,說完就走。”龍根心虛的笑了笑,望著老丈人那張黝黑而老實的面龐,心里沒啥底氣。

              恨不得抽自己倆嘴巴,干得這叫啥事兒啊?日了人女兒,這倒沒啥,小芳遲早是自己的人;偏偏陰差陽錯,把丈母娘也日了,一下午日了好幾回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喲,小龍來了,快,快屋里坐啊。死樣兒,讓小龍太陽底下曬啥啊?別曬黑了。快,屋里坐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.”龍根愣了,怕啥來啥,丈母娘還真在家呢?

              瞅著自己那眼神兒,綠油油的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,樂的一張胖乎乎的臉,快笑爛了。屁股蛋子一撅一撅的,估計親爹親娘來了,都沒這么殷勤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上前拽著龍根往屋子里拖,大.奶.子擱胸前磨啊,擦的。弄的小龍根翻江倒海似得作亂,再不扯出來泄泄火,褲襠都戳爛咯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呃,別,別,嬸兒,我自己走,我自己走。”龍根扳開趙萍的手,自己往屋子走。后面老丈人還跟著呢,哪敢占丈母娘便宜啊,自己便宜倒是被丈母娘給占了。偏偏還不能說啥。

              也難怪趙萍表現急切,女人的光陰就那么二十多年,四十五歲一過,炕上便沒了啥活力,一團爛肉似得。直到前兩天,趙萍才曉得,做女人原來能如此美妙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大家伙,一棒連著一棒,一輪兒幾百次的往里面捅,捅得水洞都快干涸了,整的人渾身酥酥麻麻,吃了鴉片似得舒坦。這幾天,趁著沒人的時候,自己就摸摸嗖嗖摳兩下解解饞就算完了,可哪有大棒子的感覺?

              這幾天做夢都惦記著未來女婿啊!今兒一見,能不熱情招待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你找我啥事兒啊?你說,是不是需要幫忙?”李三水沒瞧出啥異樣來,微笑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老丈人是個熱心腸,和善的老實人,平日里跟村里人誰都好,不跟人吵不跟人鬧的,誰家有個啥事兒,也幫幫忙,口碑一直不錯。

              唯獨,昨兒動手揍人!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三水叔,那個.....三丑叔不幸去世,村長一直空著,何鄉長說了,這個村長得找個有聲望,口碑好的人來。不能學陳天明、魏文武這樣的,仔細想了想,村里就你合適。你看,當個村長咋樣?”龍根也不拐彎抹角,徑直說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當村長?”李三水有些懵。

              自己斗大的字兒不認識,當村長不禍害人嗎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啥?當村長?那感情好啊,我說,三水,當就當唄,怕啥?又不是啥難事兒,不會還能學啊?小龍,你說是不是?”趙萍也樂了。沖龍根眨眨眼睛,有意無意瞄向褲襠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么算,自己以后就是村長家屬了,說出去也有臉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夾夾腿,背后涼風直冒。今兒丈母娘怕沒那么容易放過自己啊!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