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 床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 床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...嗯嗯額.....小龍,小龍....”水蛇腰sao動,白花花的肉團左右甩動,啪啪的砸在胸膛上,罩子都甩掉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緊緊咬著嘴唇,脹紅了臉脖子,大腿緊緊夾著,那根兒手指頭就跟泥鰍水蛇似得,專找縫隙,只鉆縫隙!而且是那種潮乎乎,暖暖的縫隙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摸摸嘛,能咋的?來,龍爺爺給你好好摳弄摳弄,你瞅,好多水呢。”撤出指頭一瞧,可不呢嗎。

              兩根兒手指上沾滿了透明粘稠液體,捏了捏感覺像膠水似得,湊了湊鼻子,一股尿sao味兒,不過比刺鼻的香水好聞多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,小龍,別,別摸了,遭不住啊,你那手指頭跟電動棒似得,搞得渾身酥麻難忍..嗯嗯嗯,別,別整啊....嗚嗚嗚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陳可也不知道急紅了臉,還是羞紅了臉。那地方的水讓人評頭論足的,還沒回過神兒呢,手又伸到褲襠里去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嘶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!”陳可尖叫一聲,瞪大了眼睛一瞧,褲頭都給扯爛了。小腹下,一撮黑漆漆的卷毛跟燙過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一臉認真,掀起小內褲認真瞧了瞧,洞還是那個洞,只是,洞口被日過的痕跡太明顯了,兩片兒陰.唇還厚實著呢,結果早早的泛了黑。

              扯開餃子皮一瞧,穴.口往里一縮,不得不說,年輕就是資本。做了兩年小姐,被多少男人騎過都數不過來了,可下面那小.穴依然水嫩,嬌滴滴的,上面包著一顆白里透紅的陰.蒂,沾了漿糊,晶瑩剔透會反光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滋滋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瞧得來勁兒,摳了兩下,指甲刮得滋滋響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.啊...小龍,啊....嗯哼,不,不要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陳可扯開嗓子一吼,大腿猛得一夾。跟電動棒開到最大,整個兒塞進去似得,嬌軀震顫不已,兩顆奶.子都抖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反應這么大啊?好玩,有趣。”龍根壞壞笑了笑,手指頭又伸了進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,不,小龍,不,不要啊....啊...不要摳那個地方啊!”如臨大敵,陳可緊緊閉著大腿,雙手捂著草叢,擋住龍根抓.奶龍爪手。

              別小瞧了小拇指頭大小的一坨嫩肉,女人全身上下,就那塊肉感覺最敏感,別說摳了,摸兩下舔兩口就整的人欲死.欲仙,飄飄然了,小混蛋用手摳?不得把人給爽.死嗎?

              “來嘛,龍爺爺好好摸摸,摸得舒服了,待會兒給你吃大棒子哦,大棒子厲害的很哦,”騙小孩兒似得,yin笑著蠱惑陳可,恰到好處挺了挺褲襠。

              褲襠那玩意兒一得到指令,立馬鼓了起來,褲襠撐起一定巨型帳篷,陳可小手一抓,呀,可不是嗎,硬梆梆的跟搟面杖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陳可不是良家婦女,雖說出去脫光了讓人日不是本意,久而久之那方面需求量自然也就大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別以為城里男人多風光無限,穿得人模狗樣,干干凈凈的。吃的好身體壯,是牙簽兒是鋼管兒脫了褲子才知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乍一看,哎呀,這身板兒,壯實的跟頭牦牛似得,那玩意兒肯定特長特能日。往往一眼瞧著威猛的男人,偏偏廢物的不能再廢物了,找小姐就圖個樂子,換換口味兒,尋個刺激啥的,真要讓他日,算了吧。塞進去,不出兩分鐘一準兒軟!

              偏偏還拽的跟二五八萬似得,明明在房間里睡了大半個鐘頭,出門了跟基友吹噓,“啊,一炮干到底兒,那婆娘都讓老子給捅爛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可不一樣,人如其名,好像傳說中神龍的命根子似得,吃了好幾次,陳可心里也明白,那東西厲害的很,乍一看黑漆漆的,捅進去才知道,那玩意兒火熱滾燙,灼燒著洞壁,榨取著水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還算小兒科了,最厲害的是,那東西摸起來堅硬無比,可總感覺那東西會拐彎兒,捅進去過什么溝溝坎坎的輕車熟路。戰斗力更是無比彪悍,把自己老娘日了兩輪,又把自己日了兩輪兒,足足日了四個多鐘頭,才熄火,換別的男人早就被榨干了。日?日個求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咕嚕”

              陳可咽咽口水兒,撕扯著龍根褲襠,“嗖”的一聲。大蟒蛇跳出來,面露兇相要吃人似得,晃悠著腦袋兒嗷嗷的叫喚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嘶!這么大了?還會長呢。”陳可驚得一身冷汗,小手顫顫巍巍靠了上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滋滋”

              輕輕擼動,大蟒蛇給蛻皮似得,腦袋兒向上一頂,整個兒露了出來,暗紅色的腦袋上開了個小洞。小手握住一扯一提,擠出幾滴透明液體,粘乎乎的,就跟自己下面流得yin水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咋樣,想吃吧,來,給龍爺爺吸兩口,好久沒檢查你的口.技了,不知道有沒有進步啊....”龍根壞壞笑了笑,大手抓住了陳可嫩白如雪的大.奶.子,往上一提,突然一松,啪的一聲掉了下來,晃晃悠悠,白花花的跟饅頭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陳可一點兒不含糊,連撕帶扯的,三兩下脫了個赤條條的,柳條細腰,屁股蛋子一撅,跪在地上。幽幽蘭氣吹在大棒子上,陳可還是有些緊張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以前也吃過這玩意兒,只是老感覺那時候還沒這么大,一只手都快握不下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吧嗒吧嗒”

              陳可抿了抿嘴皮,咽咽口水兒,杏口一張,“滋溜”一聲含了下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吧唧吧唧”狠狠嘬了起來,小舌頭一纏一繞,頂著大蛇腦袋兒小洞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滋滋”

              嘴上吃著,吸著,手頭也沒閑著。小手把著粗大的黑管子,一擰一轉,往下一扯,腦袋兒往下一沉,來了個深喉,一直頂到喉嚨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咕咕咕”腦袋兒猛甩,摩擦著大蛇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.嘶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閉上了眼睛,一臉舒爽,叉開腿,捧著陳可的小臉兒,用力往褲襠按了下去,腰桿一挺,大棒子塞進嘴里,“啪啪啪”的捅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咕咕,嗚嗚嗚...嗯嗯嗯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陳可悶哼連連,喉嚨都快給捅破了似得,嘴皮子帶出來擠進去,鼓脹鼓脹的像嘴里塞了顆糖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黑色大蛇玩上癮了,“哧溜哧溜”的鉆進去,退出來,如此反復。整了十多分鐘,陳可都快透不過氣兒了,龍根這才停下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哈,哈,呼呼...”陳可張大了嘴巴,哈馳哈馳的喘氣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嘴角邊緣傾瀉下來一絲一絲粘稠的液體,不知道是啥。龍根抹了一把,散在奶.子上搓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舒服不?還想吃不?”龍根爽了,心情也美了。揉著大.奶.子,掐著兩顆櫻桃珠子,壞壞笑了笑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想吃。我還想吃....”為了伺候好龍根,自己可拿出了十八般武藝,卯足了勁兒的日。一定要把小祖宗伺候舒坦咯!伸手就要去抓大棒子,張嘴就要吃!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一閃,躲了過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這張嘴吃過了,下面這張嘴也想吃呢,別把它餓著了啊。滋滋...”說著,龍根撥開雜草,伸進去捅了兩下,拿出來一瞧,濕漉漉的,指頭上沾滿了白色漿糊,一坨一坨的直往地上掉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還是我來喂給它吃吧,來,躺床上!你把龍爺爺伺候舒服了,龍爺爺今兒就讓你享受享受做女人的美妙!哈哈哈,吃飯咯....”大笑一聲,橫抱起陳可,扔在床上,餓狼似得撲了上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黑色大蛇昂著腦袋兒,雄赳赳氣昂昂,跨過黑色森林,“哧溜”一聲刺入了黑洞,尋覓溫暖潮濕的冬眠之地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...啪...啪...砰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床上,龍根扛著白皙大腿,干了起來。三淺一深啥的,全都用上了,黑色大蛇驟然扎到洞底,陳可猛然一顫,小腹突然鼓了起來,一道拱梁似得露了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啊.....小龍....嗯哼,舒服,舒服啊....嗯哼....”龍根捅的賣力,陳可叫的好聽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聲音清脆得跟黃鸝叫喚一樣,悅耳動聽,里面夾雜著一股悶sao味兒,聽得人精神為之一振!

              “砰砰砰”大棒子加速運動,陳可緊緊咬著嘴皮子,鼻腔發出重重的悶哼聲,胸前兩陀跳動的更加厲害。

              陳可本就是童顏巨.乳的可人兒,不然當小姐也沒人光顧她生意啊,龍根抽.插力道又猛,一棒子連著一棒子的深捅,兩顆木瓜似的大.奶.子頓時跳躍不已,上竄下跳的,跟吃了興奮劑似得,擱胸前兜著圓圈,晃啊晃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啊...小龍,小龍,你,你好厲害哦....嗯嗯嗯額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砰砰砰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噶幾噶幾”

              急速運動中的二人早已忘卻了身邊的一切,床都搖的東搖西晃了,還沒注意到,依然撞得啪啪作響,陣陣肉浪掀起,浪.叫不斷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咔嘣”!

              突然,床往下一沉,失重似得,兩人齊刷刷掉了下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抬頭一瞧,原來是床日塌了,頭都沒抬,摁住兩只竄跳的大.奶.子繼續干了起來,目睹著大棒子進入最后的沖刺階段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滋滋....滋滋滋”

              只看見,大棒子黑漆漆的皮上面沾了一層油膩膩的白色漿糊,兩片餃子皮都磨腫了,紅彤彤的,圓乎乎的屁股蛋子撞扁了都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呼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大吼一聲,上身靠了上去,肩頭壓著兩條白花花的腿,趴在上面,哈馳哈馳的干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遠遠望去,像打樁機似得,“啪嗒啪嗒”的捅進去,拔出來.....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