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 日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 日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啊....啊啊...小龍,小龍,我要到了,到了到了,啊.....”陳可日懵了似得,抓著頭皮,瘋狂甩動,嘴唇都咬破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太爽了,太爽了!

              沒錯,這才是做女人的美妙!女人,只有遇見這樣強壯的男人,方才稱得上“性福女人!”什么寶馬豪宅算個屁?頂得上跟大棒子良辰美景,纏綿一夜么?不,比不上!“此棒只應天上有,人間哪有大蟒蛇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大棒子狠狠刺進去的瞬間,腦袋里嗡嗡嗡的響,混沌一片,只感覺渾身酥酥麻麻的!不僅下面那條洞塞得滿滿當當,連心都滿足了,一瞬間除了大棒子啥也不想要了。那種飽滿而堅挺的安全感,讓人不舍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...小龍,小龍,嗯嗯嗯.......”玉臂環繞,死死勾住龍根脖子,貼了上去,仿佛舍不得似得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吼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喉頭發出一聲怒吼,龍根殺紅了眼,摁住大腿根子,兩陀白花花圓滾滾的屁股蛋子朝著天,洞口插了一根兒黑色巨柱,活生生把屁股蛋子給頂分開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砰砰砰”

              連著快速深捅,撞擊著白花花的屁股蛋子,井口飛濺出滾燙的熱流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!”陳可瞪大了眼睛,驚呼一聲,隨著熱汁流失,身子驟然一軟,癱了下去。大口呼吸喘氣兒,整個人被抽空了似得,再沒了力氣。腦袋兒垂了下去,在龍根啪啪的撞擊中恢復體力。額頭上布滿了細密汗水,嫩白的肌膚上抹了一層潤滑油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太累了,也太爽了!陳可現在才知道,以前那些男人連個屁都不如,啥叫厲害,這才是真的厲害!真正的純爺們兒!

              “滋滋滋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還在賣力的鉆著石油,大棒子正舒爽著呢,估計再有幾分鐘也該交貨了。年輕婆娘日起來就是爽,嫩.嫩的洞穴,連射出來的汁液仿佛都要好聞一些。不像丈母娘,模樣雖說不差,可那道溝壑畢竟有些年頭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日婆娘這事兒又不是喝酒,窖藏的時間越長,聞著越是香甜,美味可口。婆娘就不一樣了,老美女老美女,叫著好聽,日起來倒還有些滋味兒,可畢竟是老了。捅慣了嫩.穴,喝多了鮮奶,偶爾吃點兒雜糧野菜啥的,順順油氣兒還成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可要讓龍根天天去日丈母娘,估計大棒子都不肯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今兒sao蹄子把自己伺候的舒服,自然要卯足了勁兒,回饋一下啥的。大棒子抖抖索索塞進去,大腿根子“啪嗒啪嗒”撞了上去,一坨坨粘稠得跟漿糊似得玩意兒滑了出來,還散著熱氣兒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砰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突然,門驟然被人踢開,一個五大三粗的婆娘竄了進來。陰陽怪氣道:

              “好啊,好啊。好你個龍傻子,你個狗日的,你那雞.巴不是不能用嗎?看來陳天云說得不是沒道理啊,說,你是不是日了吳貴花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嚇了一跳,大棒子頓時軟了兩分,不情不愿的從陳可洞里扯了出來,“滋溜”一聲,洞口猛地一縮,噴出一股熱汁!這會兒陳可也回過神來了,抓過毯子就往身上蓋,臉蛋兒更紅了,腦袋兒一埋,躲在龍根背后!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婆娘咋還來了?有些麻煩了!”龍根皺了皺眉頭,心頭有些惱火。

              來人身份有些特殊,首先是個老婆娘,自個兒不感興趣,要感興趣的話,早就成了大棒子的洞.穴玩具了,哪敢打擾大家伙吃午飯?

              其次,這老婆娘是李三丑的女人,叫古月,村兒里出了名的丑陋,高挺的大鼻子,藍眼睛,頭發還自然卷起來。身材高大,胖乎乎的跟蠻牛似得,這幅身板兒娶回家干體力活兒挖地啥的還成,用來日可就不靠譜了!

              就那對兒屁股蛋子,往下一坐,不得把李三丑跟坐扁了?估計,這幾十年用的做多的還是老漢推車,黃牛爬背吧。老漢推車估計都夠嗆,那噸位李三丑能推得動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媽呀,那蛇好大,好粗啊!乖乖,床都日塌了,這玩意兒得有多厲害!”古月眼睛一瞟,直勾勾望著龍根褲襠。

              陳可那sao穴也看了個清清楚楚,洞口都磨圓了,兩片皮又紅又腫的,沾了不少白色唾沫似得玩意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昨晚給自家男人收尸的時候,正巧碰見方正一把扯下龍根褲頭,蹲在地上的古月瞧得清清楚楚,那黑色大家伙長長的掉在褲襠里,晃來晃去軟的跟面條似得,當時這心里就琢磨啊,“這大棒子要是能硬起來,干自己一回,死了都值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沒想到,今兒還真就遇見了!

              一進院子就聽見屋子里響聲震天,噼里啪啦的,sao蹄子叫得更響亮了,扯開嗓子唱歌似得,喊天哭地的,鬧得人心慌。

              破門一瞧,不正是龍傻子嗎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好你個龍傻子啊,瞞天過海、暗渡陳倉啊你。面兒上一套,背后一套的。都說你是傻子,褲襠夾了陀爛泥巴,現在老娘才知道,你狗日的一肚子壞水兒呢。”暗自咽了口口水兒,古月說道:“說!是不是你害死了我家男人?村里還日了多少婆娘,老實交代!”說完,有意無意的瞄向龍根褲襠,緊閉的大腿輕微往攏靠了靠,屁股蛋子一夾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地方給水龍頭壞了似得,直趟水兒,擋都擋不住,這才多大會兒,內褲都濕透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皺著眉頭不吭聲,心里有些郁悶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古月那sao婆娘的眼神兒哪能逃過龍根的眼睛,綠油油的,跟餓狼似得,咋不知道她心里想啥?兜了那么大一個圈子,不就想吃吃大棒子嗎?

              日倒是無所謂,可是這婆娘太威猛了,個頭得有一米七五去了,跟自己齊平。身材魁梧的不像個婆娘,倒像康巴漢子,胸前鼓起的兩團跟肌肉疙瘩似得。咋日啊?大棒子都不好意思硬起來啊,身上又沒帶電動男朋友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哼,不說話就行了嗎?”見龍根不開口,褲襠那水流都越來越多,越來越快,急的自己直想拿大黃瓜往里面塞了。“成!我這就告訴大伙兒去,龍傻子是個大騙子,騙了大伙兒好幾年,背地里卻日光了村里的婆娘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是你害死了我男人,是你害死了魏文武。你等著瞧......”古月作勢要出門兒。可眼睛還望著龍根黑黢黢的褲襠,一根兒大棒子頂得老高了,仿佛要把天跟捅破似得,一個勁兒的瘋長!

              提起自己死去的男人,臉上也沒半點兒悲傷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快,快摟住她,把她日咯。日了她,她就是你的人了,啥也不會說的。快,快點兒日了她!我給你幫忙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沒等龍根有啥動靜,陳可先急了,傳出去了自己還咋做人?小龍以后又咋辦,不一堆人趕著找麻煩嗎?

              陳可是婆娘,還有些yin蕩,天天在婆娘中間轉悠,哪里看不出古月的sao?那股兒味兒都能聞見了,只要大棒子把她捅舒服咯,一準兒沒事兒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快點兒上啊,把她日咯!”陳可又催促了一遍,銀牙一咬,上前拽著古月不撒手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古月見陳可拉自己,龍傻子卻無動于衷,不免有些生氣,扯開嗓子就吼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快來人哦,都來看看哦,龍傻子要日老娘哦,快來人哦,救命呢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媽的,日就日吧!丑點兒就丑點兒,老子就當日了頭母豬還不行嗎?老婆娘也好,俏媳婦兒也罷,老子閉著眼睛日!腦子里想小芳還不行?

              一咬牙一跺腳,龍根也豁出去了。竄起來撲向古月,攔腰一把摟住古月,大手朝胸口上按去!

              呵,真不小!一只手根本握不住,軟的很,汗衫里也沒啥罩子,下垂的并不厲害,比丈母娘那奶.子挺多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嗯....嗯嗯嗯....啊...救命啊,龍傻子要日人啊.....嗚嗚嗚....”奶.子被搓面團兒似得揉,頓感舒爽無比,軟綿綿的真想倒在地上,岔開腿,心一橫,得,你想咋日就咋日吧。可做戲嘛,就得做全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紅著臉嘶喊著,鼻腔卻發出重重的悶哼聲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咦,這奶.子不錯啊!”龍根摸了兩把,扯開汗衫一瞧,呵,兩只肥肥的大白兔,長得圓滾滾的跟排球似得,掛在胸前,圓圓的鼓鼓的,一指頭按下去,又起來了,按下去又起來了。軟的很!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心里頓時舒服多了,幸好這頭老母豬不是一無是處,奶.子還是挺不錯的,又白又大,待會兒抖起來,肯定好看的很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嘶”!

              打鐵要趁熱,日老母豬還需要啥前戲?龍根直接的很,一爪子扯下古月褲頭,大大的屁股蛋子露了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呀媽呀,這屁股墩兒!”龍根驚呆了,一旁的陳可也嚇傻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以前是真沒發現,老婆娘屁股蛋子長得這么好,圓、挺、大三要素完全具備,白得不像話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”!

              一巴掌扇下去,屁股蛋子一陣輕顫,掀起一層肉浪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媽的,這婆娘不賴嘛。日了算求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難得的贊了一句,摁住古月的腦袋兒,掏出大棒子在洞口擦了兩下,“哧溜”!扎了進去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.....”古月鼻子重重一哼,說不出的爽快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“啪啪”的捅了起來.......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