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 何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 何...

              上河村大興土木,幾個老道士裝腔作勢,喝酒吐火,耍了幾盤把式。村民膽子就大了起來,麻起膽子收拾池子里的森森白骨。

              統一集中,挖了個深坑,埋了下去,立了塊牌子,不知道仙人名字,落下了“萬人坑”,就此作罷!

              養殖家禽,種植果實,修路成了下階段工作,上河村村委幾個當官兒的有得忙了,沈麗娟,陳香蓮還有小混蛋未來老丈人李三水,天天跑現場。資金到位,大家干活兒賣力多了,嗖嗖的跑,跟兔子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鄉下人膽兒小,家禽成本不大,倒是敢養。可種植果實就不一樣了,植物跟動物可不一樣,周期長,見效慢。一顆種子撒下去,少說也得等個兩三年才能盼著開花結果。果樹種植反倒成了冷門兒!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不怕,花了十來萬,租下十畝地,一水兒全都種上了枇杷。挨著清水河源頭,大眼望過去,壯觀的很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蠢貨!等老子賺錢那會兒,你們就后悔去吧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村里的事兒布置完了,留下來沒啥意思,收拾東西坐上何靜文順風車,上城里去了。鄉下婆娘雖好,膽兒大直接,脫光膀子就跟你日。對人好,心熱。可,日幾個鄉下婆娘畢竟賺不來錢兒不是?

              吳貴花就夠有錢了,伸手才兩萬!兩萬塊錢扔鎮上能干啥?扔大城市又能干啥?興許一頓飯的功夫就沒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新聞里不經常爆料嗎?某某某大老板,包了哪兒哪兒的大學生,一炮下去,又是買車,又是買房的。來錢多快?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褲襠那鳥桿子厲害,厲害歸厲害,不能指著炕上翻滾哆嗦那事兒掙錢吶,男人不得要臉嗎?

              還得去城里瞧瞧,找找項目啥的,雖然不指著幾顆枇杷,幾只王八發家致富,可只要能變成錢,何樂而不為?

              到鎮上,浴缸里把何靜文日了一通,洗了個澡呼呼睡去。村里待了幾天,人差點兒榨干了,上河村還沒走遍呢,秦虹那婆娘居然主動聯系自己,說村里來了兩個漂亮妹子,好像是搞地質勘測的還是啥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反正老有氣質了,胸大屁.股撅的,跟妖精似得,成天在村里晃悠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一想,事兒多,再者去西河村不得蹦蹦面子嗎?每次都麻煩方正,心里挺過意不去的。想了想,還是先把駕照拿到手,至少得能把車攆走才成!只能往后面推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到學校看了小芳,小妮子越長越好看,嬌滴滴的臉蛋兒白里透紅,跟熟透的水蜜桃似得,恨不得咬上兩口。兩只奶.子也更大了,二次發育似得。日了小芳,龍根有些不滿意,沒瞧見許晴那sao婆娘!

              想到許晴,褲襠那玩意兒就摟火,他.奶.奶.的,忙前忙后的準備,大棒子往上趕的時候,大姨媽來了,添堵!

              駕校學生不多,成天就那么兩三個人練著,撞著哪一天就龍根一個人學車的時候,袁紅總要發發sao,拉著去山上整一炮才算完,大姨媽來了都擋不住,捅屁.眼兒都樂呵,一來二去,關系那是杠杠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就差沒勾著龍根脖子“老公老公”的叫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也無所謂,大棒子到哪兒都得吃飯,飯量還不小。秦虹這婆娘不錯,膚白唇紅,矮小卻精干無比。胖乎乎的身子日起來,一身的肉都跟著顫。下面緊實的很,像黃花閨女一樣,后來才知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婆娘男人倒不是廢物,只是長時間在外奔波掙錢,沒時間日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掙錢給婆娘花,你婆娘不僅把錢給我了,人也給我了......”龍根笑笑,摟起了褲襠。

              袁紅眼珠子一瞪,含羞帶怒。

              ......

              時間走的快,一轉眼,十二月底了,再有十天左右,今兒一年就算過去了。天氣也冷了下來,山風呼呼刮在臉上,冷得跳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嗎那個巴子的,想凍死你龍爺爺啊?”憤憤不平的罵了一句,龍根緊了緊領口,縮頭縮腦往家里趕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下午沒空日袁紅,留著精神頭晚上跟何靜文來個神仙抱月,那姿勢難度不小,大棒子長度硬度倒是足夠了,就是對體力消耗有些大。得悠著點兒!

              回家里,上廁所尿了一泡,呼呼啦啦的馬桶差點兒沖穿了,抖抖大棒子。做好了飯菜,左等右等,天都快黑了,何靜文還沒回來,龍根不由得皺了皺眉頭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婆娘咋回事兒?咋還不回來呢?以往念著大棒子下班比誰都快.....”嘟囔了兩句,打開電視消遣。

              .....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提議,將這筆錢用到城鎮道路的修建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鄉政府,領導班子正開會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柳河鄉人口不多,面積在全縣來說,算比較大的。下面管著十幾個村莊,上河村,西河村.等等。可這些村都窮,窮得叮當響!

              縣財政撥了五百萬下來,對于這筆錢的用法,班子展開了討論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要致富先修路,這都是老話了,咱們也都知道。前幾任領導都想修路,可無奈上面沒錢,下面老百姓熱情不夠,一而再再而三的耽擱!今天,這筆錢終于下來了,所以,我強烈建議修路!”何靜文的態度異常堅定,黑漆漆的眼珠子散發著堅定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有私心,為了大棒子的私心。卻也是實話,現在上河村要發展,村民自發修路,雖說平坦了些,可畢竟是泥巴路。時間一久,風吹雨淋的,大車一碾,立馬就壞!跟沒修區別不大!

              這筆錢下去了可就不一樣了,只需要八十到一百萬,混合土一澆,硬梆梆的,一切問題迎刃而解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哼,修路?修你老母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陳明坐在一旁,眉頭微微掀起,斜靠在靠椅山,輕輕嘬著香煙,心里嘀咕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聽陳天明那老狗日的,何靜文這sao貨跟山河村領導班子有啥淵源似得,三天兩頭現場指導工作去,肯定有啥貓膩!王會計也說了,何靜文以鄉長的名義,調用了二十萬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原以為我陳明這輩子只能做副鄉長了,沒想到你居然給我留了這樣的一個機會,哈哈哈....那老夫就卻之不恭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陳明盤算了一陣兒,不由得露出森森笑容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既然大家都沒有啥意見,那就這么決定了。五百萬全部用于修建鄉村道路,利國利民,明天.....”見無人反對,何靜文就要拍板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時候,陳明睜眼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等一等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微微皺眉,心里有些不悅,卻并未吭聲。淡淡道:

              “陳副鄉長,不知道你有什么看法?不妨說出來,大家一起商量討論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陳明微微一笑,擰開瓶蓋慢條斯理咀了一口,清了清嗓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咳咳咳,那,我就說兩句吧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恨得牙根兒直癢癢,恨不得一巴掌掄過去,老東西!自打自己當上鄉長那一天起就跟自己鬧別扭!

              仗著資歷老,故意開會遲到,時不時背后添點兒亂。實在可惡的很!這會兒也是,其他人都沒啥意見,拍板的時候,又跳出來。指指點點的!

              “老東西,今兒要說的不好聽,老娘非得找個機會收拾你!媽的,一個副鄉長牛個啥?老娘還是正鄉長呢!”心里恨恨道,臉龐卻保持著和煦的笑容。

              陳明仿佛沒看見何靜文似得,挺了挺腰,往前坐了坐。翻開了筆記本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對于五百萬資金是什么用法,我沒其他觀點,用在老百姓身上,再合適不過。我完全贊成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頓時松了一口氣。正想說兩句呢,陳明話鋒一轉,望向了自己,淡淡的笑意讓人覺得可怖。那笑比哭還嚇人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只是,何鄉長有些問題應該給咱們大家交代交代啊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?”何靜文懵了,自己交代什么問題啊?這老混蛋吃錯藥了吧。顧左右而言其他的,干嘛呢這是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哼哼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陳明哼了哼鼻子,冷笑道:“看來何鄉長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既然不主動交代,那我可就一點一點兒給你挖出來了,別到時候怪我沒給你臉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陳副鄉長,請你注意自己的言辭!”何靜文也火了,莫名其妙嘛,這不是。

              自己怎么了自己?好端端的,還扯到臉皮上去了,一個破副鄉長有啥權力,說三道四的!究竟他.媽.的誰給誰臉呢?

              “注意言辭?哼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陳明道:“何鄉長,那請問你。兩個月前,你從鄉政府王會計那兒提了二十萬現金哪兒去了?你說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可提醒你,千萬別撒謊,王謙已經招了,何鄉長你要執迷不悟的話,那我只能請派出所的人來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轟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嚇了一跳,身子一軟,倒在椅子上,驚愕的瞪著眼珠子半天沒吭聲!

              自己怎么把這事兒給忘記了?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弄王八池子缺錢不是,自己卡里有三十多萬,可不夠,那小子要五十萬。原想著,先從鄉政.府財政借點兒,趕明兒問大哥要點兒錢給還上,后來一忙就給忘記了。陳明要不說,自己還真忘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何鄉長,你還有什么話說?”陳明厲吼一聲,一股威嚴露出,何靜文嚇了一跳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,我有什么解釋的?”何靜文也不傻,堅持道:“我只是借了二十萬而已,一時忘記還到賬目上了而已.......”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