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一百九十二章 龍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二章 龍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何鄉長,你當我們大家都是小孩子嗎?說這些,你信嗎?”陳明森然一笑,腰板兒一挺,大巴掌“砰”的一聲扣在辦公桌上!

              巨響!整個會場一片寂靜,眾人紛紛望向陳明,一股王八之氣油然而生!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何鄉長,方才你自己已經承認了,從財政提走二十萬!這是什么?挪用公款!下場如何?你難道不清楚嗎?哼!”陳明重重哼了哼鼻子,老臉橫肉亂顫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現在,我代表柳河鄉鄉政府,撤去何靜文鄉長職務,待得事情調查清楚,追回挪用的公款,再做定奪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一頂帽子先扣上去,罪名啥的胡亂編造不就完了。接下來,只要把這事兒往上一報,私下找兩人宣揚宣揚這身王八之氣,到時候柳河鄉一把手交椅還不落到自己手里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哼哼,小娃娃,跟老子斗?回去吃你娘的奶去吧!”陳明心里那個得意,原想著這輩子做到副鄉長就算到頭了,可沒想到,機緣巧合之下,得了這么條消息,三言兩語就搞把鄉長扯下來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得不說,實乃老天垂憐!

              “等老子當上鄉長,方正,還有上河村那幾個婆娘,挨個挨個收拾了!嗯,其實那個叫沈麗娟的挺不錯的,嘿嘿,到時候就看她識相不?”心里琢磨著,伸手摁了摁褲襠,那小祖宗又開始造反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回過頭又瞧了瞧何靜文,其實這婆娘也不錯的,領口脹鼓鼓的,兩顆奶.子呼之欲出。高挑的身材,乍一看跟模特兒似得!

              “今天的會議到此為止!散會!”陳明大手一揮,朗聲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頹然的坐在椅子上,跟丟了魂兒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撤職查辦,挪用公款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這幾個字兒像刀子一樣懸在腦袋兒上,稍不留心便玉石俱焚,死無葬身之地!官場往往比戰場還殘酷,因為你不清楚暗中潛伏了多少敵人,什么時候一不小心便會釀出大禍!

              自己拿點兒錢出來,想做點兒好事兒,現在反倒被扣上了“挪用公款”的罪名,何靜文都懶得解釋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是啊,在這個無官不貪的年代,任憑你說的天花亂墜,可誰相信啊?

              解釋等于掩飾,想想算了,愛咋咋滴吧,自己問心無愧就行了!二十萬塊錢馬上補上,這鄉長能做便做,不能做回家抱孩子去還不成?

              想通了,何靜文拎包下班。雖說冠上了“挪用公款”的罪名,卻還不至于將何靜文收押看守。政.府工作上班,哪個底子不調查的清清楚楚,哪個大姨媽的二姑婆埋在哪塊地兒,你爺爺的雞.雞有多長,那都清清楚楚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你能跑得了?

              ....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啥?挪用公款?鄉長沒得當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從沙發上跳了起來,差點兒沒把褲襠給扯爛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點點頭,臉色不怎么好看,正準備大刀闊斧大干一場,弄出點兒成績來讓老爹好好瞧瞧,沒有你的庇佑,也能做出一番成績!

              得,現在倒好,胎死腹中了。一切計劃啥的,全都落空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能吧,那么大一個鄉長說沒就沒了?開玩笑呢?”龍根是真急了,上頭沒人,咋辦事兒?

              自己村里還有那么大一王八池子呢,以后拉客戶、贊助啥的,不還得依仗何靜文的臉兒嗎?還有那個大大的夢想,那才是真正賺錢的門道,還沒開始就已經結束了,能不著急上火?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看這樣成不,二十萬給補上,然后你繼續當鄉長,你看咋樣?”龍根想想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,你覺得陳明會錯過這次機會嗎?”何靜文搖搖頭,已經不抱啥希望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挪用公款,堵住洞口那是理所應當的事兒;堵上了也改變不了“挪用公款”的事實!其他對手定然會利用這次機會大肆渲染,數落中傷,踩著自己的尸體上位!

              官場如戰場,同樣是血淋淋的!這一點,何靜文早就知道了,只是沒想到,自己年紀輕輕就成了別人墊腳的尸體,心里有些不甘心。還有好多抱負沒實現呢,能甘心嗎?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咋辦?我的王八池子,我的果樹林,我的“天下第一莊”啊!”龍根哀嚎一聲,說不出的落寞,難過。

              本以為上天有靈,雖然讓褲襠那玩意兒當了十多年的面條,雖然讓腦子壞了幾年,最后不都好了嗎?

              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,不就是先吃點兒苦,然后雄霸天下,稱霸武林的么?怎么,怎么現在好運就斷了呢?這不科學啊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啥?天下第一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眉頭一擰,來了興趣。天下第一莊?這名字聽著倒是挺霸氣的,自己以前咋沒聽過呢?難道這個就是小混蛋最大的夢想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可不嗎。哎喲,我的夢想沒了!哎!”龍根嘆口氣兒,“算了,明兒就回村里去,別練車了,沒啥指望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別,你先給我說說,啥是天下第一樁,怎么想到的,給我說說啊。”何靜文來了興趣,壓根兒就沒瞧出來,柳河鄉有哪個地方能夠打造出“天下第一莊”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想了想,說說就說說吧。反正夢想都破滅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柳河鄉談不上人杰地靈,卻絕對稱得上“山清水秀”,山勢陡峭高大,水流清澈見底,水質極好,富含多種礦物質!以前我是讀理科的,化學物理還不錯,弄了點兒水化驗化驗。這才知道,清水河水流礦物質含量很高,鐵、鋅最多!飲用對人體極好,順便解開了清水河沿途鄉民妹子皮膚細膩水滑的疑問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倒不是主要的,水質好,頂多辦個礦泉水廠,這玩意兒攤子太大,而且清水河是國家的,我不沾這個邊兒。可是后來我發現,清水河源頭山脈極有可能是幾千年,甚至幾萬年前的一座火山!”

              話到此處,龍根瞪大了眼珠子,一雙眸子賊亮賊亮的,看著金子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啥?火山?吹呢吧?”何靜文白了龍根一眼,柳河鄉啥歷史?一翻書不全都知道了嗎,還火山。太不靠譜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額,我只是猜測而已,科學嘛,就要大膽猜測,有懷疑,有質疑才是好學生。這不跟你探討嗎?咋還急眼了?”龍根有些尷尬。

              的確,柳河鄉那山能叫山脈嗎?全是石頭壘起來的山峰,而且村民都說自己幾輩人仙人都住這兒了,不是火山的可能性很大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大伙兒都知道,但凡有火山的地兒,放射性物質極強,極有可能導致人體缺陷,亦或者變異啥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柳河鄉其他村兒不知道,不過上河村倒是可以肯定,這里的婆娘奶.子大,屁股白,這絕對是真的!這不能算變異,或者缺陷吧?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還有一個可能,清水河源頭極有可能是地下水!柳河鄉四季分明,可清水河一到冬天水溫跟夏天差別不大,尤其是小水潭底下,更是溫熱無比,溫度過低,野生王八是無法孵化出來的!”龍根沉聲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點點頭,示意龍根繼續說下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如果真的是地下水,那完全可以圈起來,搞個啥農家樂,山莊的,修兩間房子,找些漂亮婆娘,唱唱歌,跳跳舞,陪陪酒什么的,閑來沒事兒大老板有錢人賭兩把。溫泉泡著,摟著妹子,捏著奶.子,數著票子,你說,是不是天下第一莊啊?”話到最后,龍根倆眼珠子亮了起來,跟賊偷兒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翻了個白眼,瞪眼道: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混蛋,你開妓.院呢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玩笑,玩笑而已。別當真。”龍根訕訕笑了笑,有些尷尬。迅速轉移了話題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瞧啊,現在大城市喜歡踏青踩浪,親近大自然啊,怎么怎么滴。咱們柳河鄉窮怎么了?可風景優美,空氣好啊,吃的喝的全都純天然,綠色環保還不給黨組織添堵,多好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而且吧,你看啊,城里那些人啊,讓轉基因啊,什么鶴頂紅啊吃得都腦子都不好使了,錢多人傻說的就是他們!只要他們進村一瞧一看,呵,這地方好啊,舒坦!還不得乖乖把錢掏出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一只老母雞明明二三十塊錢,賣他個三五百又能怎么的?你說,我這‘天下第一莊’賺錢不?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抬頭,驚訝的望著龍根,像不認識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還以為小混蛋只知道日婆娘咋日咋舒坦,沒想到小混蛋鬼點子這么多?生意經翻起來一套一套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沒想到你這么聰明,這主意太好了!柳河鄉發展起來不是夢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聞言撇撇嘴,嘆息道:“哎,好能咋滴?現在你都下來了,我那夢想也只能空想了!哎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,天下無難事,只怕有心人!”何靜文嫣然一笑,道:“走,收拾東西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?干啥去?大半夜的不造人兒,往哪兒去啊?還是去臥室吧,我給咪.咪把把脈,看看二次發育的經脈打通沒?”龍根伸手朝著何靜文胸口抓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”!

              拍開色爪子,何靜文一瞪眼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混蛋,別亂摸!正事兒要緊,還想不想你的天下第一樁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?你有辦法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當然!跟我走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喂,哪兒去啊,別扯我雞.雞啊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去見我老爸....”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