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 再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 再...

              有些事兒學著學著就會了,就跟上炕干婆娘一個道理。頭一回,可能找不到地兒,不知道往哪個洞里塞。慢慢,啥也會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像龍根似得,黃翠華那兒學來不少招式,更有成人用品店的老板娘悉心教導傳授,女醫生的傾囊相授,更是拿出了島國愛情片,耳目渲染。炕上的技巧,可謂是爐火純青,神仙手,春.宮.圖一一銘記于心!

              當村長也是一個道理,閑來沒事,背著手擱村里晃悠,看看哪家有個啥難處,幫著解決解決。沒事兒看看新聞,讀讀報紙啥的,貫徹貫徹黨的旨意,綜合自身條件,尋覓發展之路,簡單的不能再簡單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三水叔,怕啥啊?”見老丈人面露難色,龍根道:“咱們村兒,發展藍圖早就規劃下來了,果樹種植,雞鴨養殖。下一階段的工作就是修路,村道一直通到大公路,這點兒事啥不好辦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給你分析分析,人何鄉長現在差不多蹲點兒似得守在咱們村,啥投資項目,利民優惠不都給咱們村兒招呼來了?咱們村兒的發展肯定是日新月異的,這功勞可大了去了。以后你出門兒胸口一拍,說自己是上河村的村長,誰不高看你一眼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再有,當村長真不難啊。就那么大點兒事兒,跟挖地種菜一樣一樣兒的,一步一步來唄。鄉長都相信你,你怎么還不相信自己呢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李三水擰著眉頭,有些糾結。說是一碼事兒,做又是另外一碼事兒了。而且,最近這段時間,村里當官兒的都死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先是陳天明,好死不死的,整的家破人亡,兩個弟弟都進了局子,兒子也未能幸免于難;魏文武就更惱火了,留下一屋子的孤兒寡母。二弟現在也走了,自己要當上村長,會不會也死于非命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何鄉長的好意,我心領了。這個村長我怕是無法勝任,那個.....”李三水想了想,拒絕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傻眼了,更傻眼的還在后面!

              只見,丈母娘趙萍暴起,一個爆栗子敲在老丈人腦瓜子上,破口大罵!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個死老頭子啊你,你膽兒就那么小?送上門的村長你都不敢當是不是?老娘當初嫁給你的時候,你雜說的,給老娘錦衣玉食的生活,得,老娘大半輩子都跟著你吃苦受罪,養兒育女的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現在好日子就擱前頭等你,你不要?不為你自己想想,總的為我跟小芳想想吧,難道你想讓小芳再受欺負,再被陳天松那樣的混蛋凌.辱不成?”

              趙萍急的跺腳,連說帶罵的,龍根看的眼花繚亂,一旁的李三水耷拉著腦袋兒愣是沒敢還一句嘴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咳咳,三水叔,其實嬸兒說的也有些道理,得為小芳多作考慮呢,您想想,你都當村長了,小芳在學校不也有面子,說話也有底氣啊。好歹是官宦家屬,對不?”龍根添油加醋,吹了一番。

              村長多大的官兒啊,能撐啥臉面,也就在村兒里得瑟得瑟就算完了。老丈人的性子也做不到囂張跋扈,欺善怕惡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,那好吧。小龍,勞煩你告何鄉長一聲,這村長我當,成不?一定好好干!”小芳無疑是李三水的軟肋。

              忙活大半輩子,全為了女兒奔波了。自己就算死了又能咋的,只要女兒好好的,開開心心的,比啥都強!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終于松了一口氣兒,抬腳準備走人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等等。”趙萍白了李三水一眼,沒好氣道:“人家何鄉長,麗娟大妹子都在村部研究工作呢,讓小龍帶啥話啊,你自個兒快去,開開會,跟人學習學習,看看怎么當村長。回來的時候去河里抓兩條魚,好好款待人小龍,幫了咱家這么大的忙,不感謝怎么行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說完,趙萍沖龍根笑著眨了眨眼睛,龍根見狀,死的心都有了。丈母娘膽兒太肥了,這倆眼睛勾兌的,恨不得鉆進褲襠里去瞧大棒子,渴得有那么難受?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說的對,小龍,你在家里等著,我去村部看看,然后去整點兒硬菜,咱們喝點兒。”李三水壓根兒沒聞見自家婆娘的sao味兒,反而點頭贊成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那個郁悶啊,起身要走都被按了下來。這下可美了未來丈母娘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等李三水出了門,趙萍就湊了過來,故意挺了挺胸膛,兩陀絲瓜汗衫里晃啊晃的,下垂了些,老大老長了。也沒戴個罩子啥的,一走道,兩團就跟著造反似得上竄下跳,捂都捂不住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小龍,這幾天想你嬸兒沒啊,嬸兒可是想你哦,想摸不,嬸兒脫了讓你摸個舒服.....”趙萍眨巴著眼睛,沖龍根抿嘴yin笑著。

              雙手已經擰開了紐扣,雖說上了年紀,可丈母娘二十年前畢竟是禍害上河村的妖孽人物,無數英雄少年盡折腰,最后相中了虎頭憨腦的老丈人,年輕力壯,身板兒硬朗。傳言,老丈人當年無比威猛!

              一炮日到天亮,一炮下去就中了獎,最后生下了小芳妹子。小芳長得跟丈母娘一樣一樣的,大胸脯,肥肥的屁股蛋子,水汪汪的眼珠子,活生生刻出來似得,由此可見,當年的丈母娘有多漂亮。

              如今身材微微有些走樣,腰桿上一抓一把贅肉,手感卻好的很,并不粗糙,兩顆垂吊在胸前的大絲瓜依然散發著淡淡的奶香。大大的屁股蹲兒跟簸箕似得,圓圓滾滾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摸嬸兒啊,不摸可不行哦,你不摸我的,我可要摸你那個玩意兒哦,咯咯咯,來給嬸兒瞧瞧,你這東西還硬朗不?”趙萍輕車熟路,抓向龍根褲襠。

              胖乎乎的手在大腿根子上摸了幾把,突然插進緊緊夾住的大腿縫兒里,一把扯出大棒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嗖”的一聲,好似一條大黑蟒蛇一般從林子里竄了出來,夾雜著呼呼風聲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嘶!這么硬啊?”趙萍頓時紅了眼睛,恨不得一口咬下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總覺得那玩意兒比頭兩天更長更粗了,啥東西,還能長似得。正對著自己那面,黑黢黢的腦袋兒露了出來,幾根兒青筋暴漲,活脫脫一只憤怒的大鳥。

              兩顆鳥蛋更不得了,一直垂到屁.眼兒,跟兩顆原子彈,瞧得人心驚膽寒。這東西太大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哇,好燙!”一把握住大棒子,藏寶貝似得往懷里拽,趙萍媚眼兒眨了眨,像只sao狐貍,咯咯笑道:“呵呵,小龍,它硬了呢,來,吃吃嬸兒的奶唄,小芳小時候天天吃呢,香得很哦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一邊說著,趙萍胸脯一挺,抓著香瓜般大小的奶.子,黑漆漆的乳.頭,直往龍根嘴里塞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嬸兒,咳咳,那個,那個不好吧,”龍根急的面紅耳赤,心里跟貓抓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坦白說,丈母娘滋味兒不錯,越老越有味道,大棒子扎進去,一身的肉都跟著顫抖。最喜歡跟丈母娘玩觀音坐蓮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大大的屁股蛋子份量足,腿有勁兒,一屁股墩兒坐下去,包個嚴嚴實實,滋滋滋的往深處竄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喲,你還不好意思呢,來,嬸嬸伺候你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趙萍掩嘴一笑,拽著大棒子往炕上拖,龍根打死不去!

              一上炕,到處都是老丈人的味道,那玩意兒還能硬起來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反客為主,龍根抓著大棒子教鞭似得抽打著丈母娘下面肉.洞。幽深不見底兒,薄薄的餃子皮,黑漆漆的兩片攤在兩旁,跟蝴蝶翅膀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..嗯哼...小龍,來,日嬸嬸啊,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那地方抽得酥酥麻麻的,像點擊一樣,水珠嘩嘩的滾出來,落在桌子邊兒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吼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攔腰抱起丈母娘往飯桌上一擺,大腿往外一扳開,黑黢黢的洞口正對著龍根,抓著腳踝向上一抬,圓鼓鼓的屁股蛋子露了出來,菊花一縮一縮的也黑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媽的,丈母娘太sao賤了,不想日她,非要讓你日!他.奶.奶.的,這次來點兒狠得,菊花給爆了算逑,省的以后天天招惹自己!”心里嘀咕了一陣兒,有了計較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再也不是當初那個傻子了,給點兒好處就掏棒子借給人用。干丈母娘的事兒非同小可,小芳知道了咋整?老丈人知道了咋整?必須杜絕!

              人老了,里面水就少了。“呸”一口口水兒吐在大棒子上,擼了兩管兒,抹勻了,咸魚翻身似得把丈母娘翻了個面兒,趴在飯桌上,白花花的屁股蛋子正對著龍根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滋滋,滋滋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大棒子頂到菊花處,磨了兩下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趙萍猛地一震顫抖,肥臀跟著搖擺,瞪大了眼珠子,險些哭了出來!

              只感覺屁.眼兒跟撕裂了似得痛,原本到了門口的屎都給堵了回去,一直捅到嗓子眼兒一樣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....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可沒就此放過丈母娘的意思,兩手緊緊扣著屁股蛋子,黑黢黢大棒子一進一出,扎向最深處,感受著被包裹的緊實感,心里壞笑連連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丈母娘啊丈母娘,可不能怪我啊。誰讓你三天兩頭的勾引小婿啊,唉,只能讓你受點兒苦,望洋興嘆呢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啊.....啊....啊.....小龍.....啊啊.....”趙萍疼得一身到底,起了一身的冷汗,這,這什么感覺,太,太刺激了.....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