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二百零三章 李家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二百零三章 李家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說啥呢,”古月瞪圓了眼珠子,有些生氣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這嘴咋沒把門兒的呢,太溜了。看來以后得注意一些,古月那眼珠子一瞪,綠幽幽的跟狼盯上了似得,背后涼風直冒。嘴上訕訕道:

              “沒啥,沒啥。我是說,一不小心騎了匹大洋馬,我這玩意兒倍感榮耀。難怪井那么深呢,原來是老毛子的種。厲害,厲害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真是老毛子的種,那一切都好說了。看了莫艷給的片子,老毛子婆娘不就長這樣嗎?牛高馬大,綠眼睛高鼻梁,天生一頭卷黃頭發;衣裳一脫,個個都是奶.子大,屁股蛋子圓的主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過,片子里那些老毛子婆娘,喜歡把下面的毛給剃干凈,光溜溜的跟打了除草藥劑似得。洞口狹長,洞內幽深潮潤。

              老毛子婆娘更是強悍的主兒,一個婆娘應付三兩頭牦牛都沒問題!遇見厲害的,奶.子一甩都能把人給砸懵咯!

              “什么大洋馬不大洋馬的?我這叫混血兒,東西結合的。”古月拍拍胸脯,聳了聳大.奶.子,一臉自豪。

              在上河村,誰都別想比過自己這對排球似得奶.子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可惜,那些笨蛋認不出來,還把老娘當成怪物般的丑八怪,太可惡了!哎!”轉瞬之間,古月神情又暗淡了下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古有“伯樂識馬”,為何偏偏無人瞧出自己這匹半血統的“大洋馬”呢?反而把自己當成丑小鴨來對待。心里莫名升起兩分悲涼,幸好,這時候遇見了大棒子,否則,這輩子到死怕也無人能講下面那黑洞走到底兒吧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是啊是啊,他們太蠢了,還是我這玩意兒識貨,嘿嘿。”不知道是不是“大洋馬”,“混血兒”刺激了龍根,一根兒煙才完,褲襠那東西又頂了起來,又黑又粗,昂首挺立,點著腦袋兒正打古月那對大.奶.子敬禮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大洋馬就是大洋馬,細細一瞧,差別就出來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村里四十多歲的婆娘也日了好些個,陳香蓮,丈母娘啊,還有苗紅,這三婆娘,二十年前那可都是十里八鄉響當當的美女啊,拉煤說纖的踏破了門檻,往往為了娶個婆娘,砸鍋賣鐵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可現在一瞧,半老徐娘豐腴倒還有點兒,可普遍奶.子都垂了下來,談不上飽滿啥的,跟胸前掛了倆干癟癟的絲瓜似得。古月就不同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呀呀,嬸兒,你瞅瞅,你這奶.頭.子跟你女兒小蘭都差不多了,黑是黑了點兒,捏起來還有彈性,還有這乳.房,飽滿俏挺,乳.尖兒都翹起來了,嘿嘿,好看,好看的很.....”龍根搓了兩把奶.子,評頭論足,甚是喜歡。

              心里卻琢磨開了,古月這匹大洋馬都四十多歲了,趕明兒騎一頭二三十歲的大洋馬,滋味兒不更爽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回頭合計合計,去大城市找找,騎騎大洋馬。對了,再日日島國的sao貨,讓日本sao貨叫兩聲‘雅蠛蝶’給龍爺爺聽聽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啥?你狗日的把小蘭也給害了?”古月眼一瞪,一臉驚愕。難怪,難怪前段日子回娘家天天念叨著小混蛋,撇開腿走路,褲襠里塞了大黃瓜似得。面色卻紅潤如桃花,肯定是嘗過了大棒子的滋味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撇撇嘴,白眼一翻,“嗯,咋的,日了你女兒你不高興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呸,小sao蹄子,有了好玩意兒也不告訴老娘,好東西一個人獨占!哼,下次回來看老娘不收拾她!”古月眼一橫,兇相畢露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傻不拉唧的眨了眨眼睛,情況不對啊!按理說,古月應該如餓狼似得撲過來,把自己摁倒在地,拳打腳踢,咒罵連連,高喊一聲: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混蛋,你為什么要日我女兒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卻不料,古月所有的恨意全都轉向了自己的女兒,李小蘭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難不成這一切皆因大棒子而起,古月嘗過了大棒子,美妙而鮮美的滋味使其欲罷不能,而變得六親不認?”暗自腹誹一陣,卻始終得不到一個滿意的結論,不由有些懊惱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古月拿眼看了看龍根,淡淡道:

              “行了,你也別瞎想了,小蘭根本就不是我女兒,我跟那老不死的沒有子女啥的,小蘭也是領養的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額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微微愣了愣,沒想到李小蘭根本就不是古月跟李三丑生的,難怪當初說李小蘭不是親生的時候,李三丑急的跺腳,青筋暴漲恨不得一巴掌扇飛自個兒。原來真有這事兒啊!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其實,小蘭跟小芳是雙胞胎姐妹,小蘭是姐姐,從一出生就被我們抱過來養了,一來嘛,減輕三水一家子的生活問題;二來,跟那老不死的日了無數回,白天日了晚上整,可就是沒懷上娃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緩了緩,古月挪挪腿,褲襠正中那縫兒正好對著龍根,龍根想也沒想,指頭往那兒伸了進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....”古月悶哼了一聲,微微夾了夾腿,憤然道:“那狗日的偏偏說,我是不下蛋的母雞,占著茅坑不拉屎,啥啥啥的,還說要休了我。氣死老娘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一想起當初所受恥辱,古月氣得大.奶.子顫抖晃悠,那模樣恨不得刨出李三丑,鞭尸,挫骨揚灰!

              “滋滋,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手指頭在洞里掏了兩把,洞大井深就是好,滋滋的跟有回音似得,那毛都要粗的多。燃了根兒煙,問道:

              “后來咋沒休你呢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哼,休我?”古月白眼一翻,不屑一顧,驕傲的挺了挺胸膛,“就他長得那副尖嘴猴腮的樣兒,又矮又瘦的,王八蛋都比不上,休了我,誰樂意跟他過日子?老娘雖然模樣怪,可奶.子大啊,燈一關,被子一蒙,咋日不是日?多帶勁兒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哦,原來是這樣啊。”恍然大悟點了點頭,心中了然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古月說的還真在理,鄉下都這樣,鄉野漢子也不帶婆娘出去應酬,繃面子什么的,為的就是找個健壯婆娘,屁股蛋子大,奶.子大,力氣大的主兒,生娃,炕上滾,干農活兒啥都不耽誤!

              娶了古月,還真是李三丑的福氣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聽說老毛子身體素質老好了,壞娃的機會比咱們這人都大老多了,你咋懷不上呢?”龍根手下摳摳摸摸,跟洞里逮泥鰍似得,手指頭往里可勁兒的戳,“啪啪啪”的濺起陣陣水花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,別,別摸啊,小龍,整的人難受呢。嗯額恩....”古月兩手臂夾著奶.子,擠成一道深而狹長的鴻溝,手掌堵在洞口,使勁兒拽著龍根手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地方敏感,一摸就出水兒,伸進去掏弄兩下還不決堤?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成,我不摸了,待會兒直接日,你先說說。”抽出手,甩了甩水珠,夾著煙深深吸了一口,瞇著眼睛望向兩顆辣椒似得乳尖兒,舔了舔嘴皮子。“說說咋生不了娃,難道李三丑也是個軟貨?”

              要不是奶.頭子黑得厲害,怕李三丑咬過的,有毒,真想吃倆嘴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軟貨倒不至于,可也差不多,那玩意兒跟鋼針似得,硬倒是能硬,就太短,太細了,塞進去一點兒感覺都沒有,我那長膜捅了三天才捅爛了,前兩天還一個勁兒的罵老娘不守婦道,嫁人前都讓破了身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古月娓娓道來,說不出的委屈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后來破了,那玩意兒也經常吐口水兒。吐得還不少,”古月望向龍根,“可小龍你也知道,我那洞長得很,別說捅到點兒了,一半兒都不行!你說,貨送不到位,我咋懷上,咋生娃給他?哎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古月搖頭嘆息,說不出的無奈。

              鄉下婆娘沒地位,沒尊嚴。生了女娃都讓人瞧不起,何況一個都生不了?這些年,古月可沒少受苦,偏偏還得忍著,忍著痛苦,忍受著寂寞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哦,這樣。”龍根算聽明白了,沒想到老李家還有這么份兒秘辛。李小蘭居然是小芳的親生姐姐,哎,一不小心又禍害了一對兒姐妹花啊,還是雙胞胎!

              不知道,日小蘭的時候小芳感覺到沒,嘿嘿,下一次試一試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你偷笑啥呢?”見龍根偷笑,古月眉頭一挑,笑笑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天撞見小混蛋把陳可那小sao貨日得哭天喊地的,床板都掀翻了,戰斗力杠杠的。而且動作嫻熟,花樣兒繁多,絕對不像新手!

              新手一般只會黃牛爬背,跟著種馬學習,趴在背上,扯出棒子對準了往里捅,往往三倆下就不行了,要交貨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可龍傻子多能干,日了陳可,轉過頭來還把自己捅了大半個鐘頭,呼呼啦啦的跟打樁機差不多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沒啥,就想問問你,知道李三丑的情人不?”龍根眨眨眼睛,壞笑著,腦子里浮現趙紅玉的身影。

              想到那sao勁兒,有些意動。油膩食品吃多了,還得多啃啃五谷雜糧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李三丑的情人還用你告訴我嗎?不就是趙紅玉,他兄弟媳婦兒嗎?”豈料古月不以為然,沒好氣道:“哼,老李家除了李三水稍微好點兒,李三丑跟李三柱都不是東西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?你知道?”龍根傻眼了,想賣個關子都不成?

              古月哀聲一嘆,心酸之情浮上了臉龐,緩緩道:“李三柱那狗日的也日過我,所以,李三丑就日了趙紅玉,當官兒嘛,到處卡著李三柱一家子,逼著趙紅玉主動送上門來日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?還有這事兒?”龍根瞪大了眼珠子,“這,這不就是潛規則嗎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只是,老李家的人太變.態了......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