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 找茬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 找茬...

              兩炮畢,已至傍晚,麻麻黑,路上行人少了許多,店鋪也關了不少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時候小巷搖搖晃晃走出幾個人來,一男兩女,男的到沒什么,兩個女的不知道咋回事兒,叉開著腿,屁股蛋子是挺大,可撅得很不自然。細細一瞧,好像褲襠里塞了啥棍子似得,臉蛋兒卻紅潤無比。

              寒風一吹,三人一哆嗦,頓時精神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走,燒雞公去,餓死了。”龍根摟了摟肚皮,是真餓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答應借種,黃娟忍著疼非得再來一炮,楊婷自然不甘落后,胯下潤滑油一抹,騎馬肉搏戰,胸前兩只肥肥胖胖的大白鴿飛躍而上,撲騰撲騰的在胸前跳著,柳條纖腰猶如風擺楊柳般瘋狂顫抖,甩動!

              頃刻間,黑色大蟒蛇四處亂竄,找尋溫潤巢穴,深入淺出,想要進行一場冬眠.....

              大棒子是厲害,可沒體力不行。尤其倆sao蹄子,非得讓自己一個洞里射一炮,加上前倆輪兒一共就是四次!

              眼瞅著億萬子弟兵飛身入狼穴,龍根有些心疼!那可都是精華呢,沒三五個大王八吃了能補起來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媽那個吧子的!借種也不是啥容易事兒啊!”憤憤不平的罵了一句,提著褲子就要出來吃飯!

              “燒雞公”的生意一如既往的好,究其原因,物以稀為貴,整條街道上,唯一高端大欺上檔次的店面兒也就這一家了,其余都是小打小鬧,一間門面,幾張小桌子一搭,完事兒。人“燒雞公”好歹有包間吧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過讓黃娟郁悶的是,居然沒包間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什么?下午三點我已經打電話預定包間,你給我說沒有?”黃娟有些郁悶,拿眼瞪了瞪前臺小妹兒,胸脯突突的抖著,“你們還有沒有信譽?做不做生意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楊婷皺皺眉頭,面色也不好看。

              擱以往,要不要包間都一樣,吃干抹凈走人的事兒,又不是談啥國家機密,搞那神秘做啥?

              只是,鄉鎮就巴掌那么大塊地兒,街坊鄰居大多還算比較熟悉,至少不面生不是,自己跟黃娟倆畢竟偷人了,完了還跟人出來一起吃飯,讓人瞧見了,難免啰嗦兩句,以后男人問起來不好唄!

              “沒包間就沒包間唄,哪兒吃不是吃。”龍根等得不耐煩了,沖著前臺妹子道:“別聽她倆的,菜單給我瞅瞅,趕緊的上菜,餓死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說完了,龍根白了倆婆娘一眼,似有不滿,嘟囔道:“老子還不信了,里面吃飯還能香一些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東坡肘子紅燒肉啥的龍根不感興趣,專找牛鞭馬鞭的點,鎮店之寶“燒雞公”倒點了一份兒,沈宏那孫子人不咋的,卻沒法否認“燒雞公”的味道,那叫一個香甜可口,肉質鮮美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,你還吃牛鞭啊,不至于吧?”服務員剛拿走菜單,楊婷紅著臉小聲問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桿炮狙都如此厲害了,還用得著進補?黃娟亦是一臉疑惑,帶著點點嬌羞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們懂啥?躺床上享受得了。”龍根翻了個白眼,心底一陣腹誹,老子也是人好不好,除了雞.巴大點兒,都一樣,吃五谷雜糧,拉屎放屁一樣一樣的,咋就不能吃牛鞭了?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叫以形補形,吃啥補啥。不信你們回去多喝點兒牛奶,奶.子以后更大,跟倆排球似得,一走路兩坨都跟著晃蕩。信不?”一眨眼,又瞄上了倆婆娘的胸脯,脹鼓鼓的包都包不住,仿佛看見四只白鴿展翅欲飛,褲襠猛得一頂,那東西又不老實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楊婷俏臉一紅,一瞪眼,“呸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心下一陣鄙夷,就那根兒大棒子簡直就是“跳出三界外,不再無形中,”奇葩中的奇葩啊。還用得著進補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...”賊笑兩聲,還想調戲兩句兒,門口又進來倆婆娘,眼珠子頓時就亮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身材高挑勻稱,修長美腿下踩高跟鞋,上頂圓翹屁股蛋子,緊繃繃的牛仔褲,小細縫兒一覽無遺;回頭一瞧,胸部傲挺飽滿,低胸毛領突顯一道深深鴻溝,白嫩水滑,龍根險些迷失其中。

              從下三路一直到臉蛋兒,龍根傻眼了。這,這不小紅小青嗎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,小青,快看,是小龍呢....”小紅眼見賊亮,開玩笑,當小姐的,一對招子亮得很,瞅瞅面相便能分出個貧富貴賤;褲襠一掃,里面是鳥槍還是蚯蚓面條兒,早已了然于心。

              唯獨,唯獨沒把龍根瞧明白,不過話說回來,龍根就是一個異類,不在正常考慮范圍中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你咋來鄉上了呢?”小青眼珠子一轉,頓時亮堂的給賊似得,噠噠踩著高跟鞋走到龍根面前,激動的連咪.咪差點兒跳了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一臉笑瞇瞇的看著小青,這婆娘,估計男人精華吃的多了,紅光滿面,寒冬里肌膚都保持著細膩光滑,活像剝了皮的雞蛋,吹彈可破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是啊,小龍,來鄉上咋不給我打電話呢?哎呀,人家可想死你了。”小紅放得開,腰身一擺,坐在龍根旁邊,小手纏著龍根,兩團飽滿壓了上去,連聲音都酥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斜眼一瞄,哎喲喂,領口內一坨半月球體都壓扁了,一大片白白嫩嫩的肉露了出來,瞧得心神蕩漾,褲襠那根大棒子開始造反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沒啥,路過路過而已,沒敢打擾你們啊,我知道你們實在太忙了,床上人來人往的....”龍根笑呵呵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討厭,說什么呢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人家心里可只有你呢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兩女同時瞪了龍根一眼,小紅又靠了上來,小手磨砂著龍根強壯的胸膛,不自覺的夾了夾腿,有點兒潮乎乎的感覺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翻了翻白眼,臉色訕訕,sao婆娘啥意思啊,就你那“妓者”的職業身份,還心里只有我?只有大棒子吧!

              不過這話龍根沒敢說,人小紅小青倆說到底也挺不容易的,上次還舍身取義,幫襯著收拾了李良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沒吃吧,大家坐下一起吃!”龍根儼然成了主角,大手一揮,又點了幾根兒鞭吃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對面的黃娟、楊婷直瞪眼。尤其是楊婷,心里升起一陣疑惑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小青小紅倆人,楊婷熟悉的很,經常到店里來買套子,一周起碼得買二十個套子,職業特征也太明顯了,能想不到嗎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,小祖宗啊,你這女人緣也太好了.....看來想用大棒子,競爭力有些大啊.....”楊婷暗暗道,抬頭瞅見兩個婆娘笑得花枝招展,以后旁桌紛紛側目,低聲議論!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,這不是鎮上最sao的小姐小紅嗎?咋,咋跟那男的那么熟啊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是啊,旁邊那個是小青,稍微青澀些,日著還不錯呢,嘿嘿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小子誰啊,咋沒見過呢,一口氣叫了倆婆娘,不得了啊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喲,這四個婆娘都不賴啊,水嫩水嫩的,胸大屁.股翹的,這小子一個人日得過來嗎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誰知道呢,反正我是扛不住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......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聽著倒是沒啥,幾個婆娘臉兒掛不住了,饒是小紅臉皮厚,也擋不住讓人這么糟踐,況且這兒吃飯的,好多以前熟客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哼,這些王八蛋,下次再來老子一口咬了他雞.雞!”小紅柳眉一豎,兩分逼人的寒氣露了出來!

              聞言,小青揮了揮拳頭,惡狠狠道:“給他吃偉哥,吃一盒偉哥,然后不給他日,急死他!哼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一頭瀑布汗,第一次對古人佩服的五體投地,——天下唯小人與女人難養也!夾了夾褲襠,保護好二弟,訕訕道: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咳咳,不必那么狠吧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旁邊的楊婷跟黃娟也有些無語,都說“天下最毒婦人心”,自己算是見著了。想想自己偷人算個啥,比起“妓者”同胞來,還是有些心慈面善了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放心啦,小龍,這等招式肯定不會用在你身上的哦。”小紅轉眼沖龍根一笑,滴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,快把龍根看穿了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笑了笑,沒說話,心里有點兒擔憂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下午連放四炮,晚上最少也得四炮,不知道小.雞.雞還能應付的過來不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四位美女好啊,我們大哥請你們過去坐坐呢,賞個臉兒唄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腦子里正尋找著《春.宮.圖》招式,這時候居然來了個年輕小伙子,一瞧,一頭野雞毛花花綠綠的,甚是好看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過那張臉實在有點兒讓人瞧不上眼,白卡卡的瘦骨嶙峋,風一吹都能倒,一臉痞子相,咋瞧都不是啥好人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喲,你們老大啊?誰啊?”龍根回過神來饒有興致的看著小黃毛,嘴角一扯,冷笑連連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就這貨色,老子一雞.巴扇過去都能把你扇懵咯!還敢來跟你龍爺爺搶婆娘日?膽兒不小啊!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們老大?呵,說出來嚇死你!”黃毛拿眼角瞟了瞟龍根,一臉不屑。“臭小子,告訴你,我們老大是天廟鄉大哥大,手下有五十多人呢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呀,天廟鄉的啊......”龍根露出驚悚狀,一臉崇拜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小黃毛一臉得意,抬了抬下巴,深深嘬了一口煙。說不出的霸道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可惜啊,我不認識啊.....”龍根回頭沖四個婆娘兩手一攤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混蛋,你找死!”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