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二百二十章 小龍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二百二十章 小龍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額?日許晴老師?”心里“咯噔”一聲,暗叫糟糕!

              小妮子這嗅覺也太敏銳了不是?妮子不去做偵探實在太可惜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該雜說呢?小妮子態度冷漠,怨念極深,雙眼中露著兇光!不行,絕對不能實話實說!”賊溜溜眼珠子轉了幾圈兒,眼皮一抬,因氣憤飽滿的胸脯一起一落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聞言,眼一瞪,認真道: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芳,咋說話呢你!我是這樣的人嗎?是,我人品差了點兒,可你咋不信任自己同事呢?人許晴老師多好,幫你收拾陳天松了還,你把人想那么壞干啥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年紀輕輕,為人師表的,小芳,我得批評你,好端端一姑娘咋那么邪惡呢?這樣是不對滴,會影響和諧,懂不?”龍根沉著臉,一臉的嚴肅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小芳愣了愣,俏臉兒浮現一片茫然。咋還教訓起自己來了呢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哼,那你褲襠是怎么回事兒?那么大個洞,千萬別說是你那玩意兒頂爛的!”說完,望了一眼頂起的褲襠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頂頗具規格的帳篷露了出來,里面穿著紅色內褲,空氣中隱隱漂浮著一股尿臊味兒,想起那東西把自己搞得死去活來,小臉兒頭透紅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有啥?”龍根聞言道:“不城里人講究嘛,撒完尿要洗手嘛,我也用不來,整了一褲襠,大冷的天兒,褲襠那玩意兒都凍僵了,烤烤火,就忘記時間了,然后就爛了不是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,小芳,憑什么你就認定我把許晴日了呢?就因為褲襠這洞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小芳道:“許晴那屁股蛋子裂開了似得,腿也合不攏了,一腳高一腳低的,除了你大家伙誰能有這本事兒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大街上好多老大娘還撇開腿走路呢,我挨個挨個兒去日啊?”龍根翻了個白眼,心底卻是無比緊張。

              奶.奶.的,以前是真沒發現啊,小妮子思維挺敏捷嘛,這排除法用的,要不是自己腦瓜兒轉的夠快,險些招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以后還得小心為妙,小妮子現在是越來越聰明了,趕明兒攆不上了可咋整?”心底小算盤一打,龍根有了主意。

              腦子里浮現一句至理名言:

              ——通往女人心靈的通道是陰.道!

              要征服小芳,還得寄托在褲襠那玩意兒上。瞧著妮子那對脹鼓鼓的胸脯,小心臟撩撥的麻麻癢,標準的瓜子臉,精致的小鼻子,櫻桃小嘴兒厚厚的紅唇。下面裹著一條緊繃繃的牛仔褲,完美勾勒出一坨圓翹的屁股蹲兒。正中劃拉著一條小細縫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小芳,那個,最近,最近想我沒啊?”不欲在許晴話題上糾纏,龍根搓搓手,握著小芳白皙小手,輕輕磨砂。

              粉嫩的指節如同蔥白一樣,白嫩而潤澤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呸,誰樂意想你啊?”臉蛋兒一紅,抽回手,埋頭搓弄著衣角。隱隱有些怪責的意思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小混蛋好沒道理,把自己叉叉圈圈了之后,就不管不問了,買了個手機也很少聯系;在城里待了三四月,就一起玩過三次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芳,咋還不樂意了呢?來,我好好看看,看看我未來媳婦兒”侵yin女人無數,龍根也算有了心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啥樣的女人,什么樣的性子,對上兩句話就摸了個七七八八。小芳的脾性更是再清楚不過了,一瞧就知道小妮子可能生氣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喲喲,我未來的親親好婆娘,咋還不想我呢?”拽過小芳,往懷里一摟,大手輕輕揉捏著腰際軟肉,眼珠子盯著胸脯。

              脹鼓鼓的胸脯,琢磨著以后生娃孩子指定夠吃了,就這兩顆大.奶.子,不知道得裝幾斤人.奶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呸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到底是小女娃,破了身,矜持還是有的,又培養了些書生氣質,聽不得那些粗俗的話,一聽小臉兒立馬紅了,跟紅蘋果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說的那么難聽,誰是你婆娘啊?還想你,我為什么要想你,你都不想我!”小芳不由得瞪了龍根一眼,委屈道:“來城里這么久了,不來學校找我,電話也不打。哼,我為啥要想你?你是我什么人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訕訕笑了笑,謊話跟著就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芳,沒來看你是我的錯,可我太忙了啊,三水叔當村長這事兒你肯定知道了吧,村里事兒多忙啊,又是王八池子,又是種植果樹,承包土地的。現在還琢磨著把村里到大公路給修通呢,下雨下雪的,車不敢走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完了,這頭還幫著何鄉長跑腿兒拿資料啥的,表嬸兒還讓我讀駕校呢,白天練車,晚上看書的,你說說我得多累啊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大倒苦水,捶胸頓足,傷心、后悔、彷徨、無奈之情一一浮現臉龐,小芳聽得有些懵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原來小龍一天這么忙呢?自己是不是錯怪他了?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個...小龍....我....”小芳想說句軟話,卻被龍根給攔了下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芳,其實我有想過你的,天天都想,睡不著也想,睡著了更想!”龍根沉著臉,無比認真,“你瞅瞅,看小.雞.雞頂的多高,不想你,能這么硬朗嗎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其實,每當小.雞.雞硬起來一次,我就想你一次.....”龍根露出一臉神往之情,抑揚頓挫,跟念詩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小芳聞言臉蛋兒通紅,瞪眼道:“小混蛋,你咋那么色呢?”殊不知,一雙魔爪不知不覺間,已經攀上了自己飽滿的胸脯。,嬌軀驟然一麻,整個人都酥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,嗯哼,小龍,別,別摸,這兒在學校呢...嗯哼...”嘴里喊著,卻沒半點兒拒絕的意思,兩團脹鼓被捏的無比舒爽,發出低低的悶哼聲。

              瞅著,龍根壞壞笑了笑,兩手卻抓著大.奶.子,往懷里一帶。還是先殺到小芳心里去再說,對付女人,首先得讓她舒服了才行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芳,來,來,我讓你好好瞧瞧,瞧瞧大棒子都是怎么想你的,嘿嘿...咦,小芳你奶.子,咋還二次發育了呢?哎喲喲,好大呢。一只手都快捏不下了.....”色咪.咪抓著大白兔,褲襠猛地一頂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小芳聞言,俏臉兒更紅,胸前小點猛地被捏了一下,“嗯哼,嗯哼....別,別小龍.....”鼻腔發出重重的悶哼,嬌羞的面龐如血似得,紅彤彤的,身上涌現一股難擋的燥熱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下面那洞一旦打開了,就跟無底洞似得。小芳也這樣,別說瞧見大棒子腿軟,現在一見到龍根,腦子里就想起跟小混蛋的點點滴滴來。晚上睡覺,夢里面,一根兒黑黢黢的大棒子,整的自己半夜半夜折騰的睡不著覺。

              終于,送上門來了啊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樣兒,還跟龍爺爺裝清純呢?”龍根壞壞一笑,手里加了兩分力氣,小芳秀眉一皺,嬌軀猛地一擰!

              小女孩兒就是小女孩兒,敏感的很,身子嫩,各項身體反應極為迅速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別,別摸奶.頭子啊,癢,癢的難受死了,熱...嗯哼.....”美眸半睜半閉,眼瞼微微低垂,正好看見龍根褲襠處的一捧高聳,小手顫顫巍巍的抓了過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小手突然猛地一顫,小芳心里無比驚訝。拽著大棒子晃了晃,滿是不可思議,這玩意兒咋還長大了似得,上次,上次一只手不還能握住嗎?

              “癢怕啥啊,小芳,來,來,我給你好好摸摸,好好摳弄摳弄。”龍根聞言,一點兒不生分,半推半就中,把小芳抱到懷里,坐在大腿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手摟著纖纖細腰,一手揉搓著大.奶.子,嘴一張,往小芳精致的臉蛋兒印了上去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啵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額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小芳猛地一顫,脖子頓時又紅了起來,舔了舔嘴皮子,突然變得主動起來,勾住脖子掉了上去,櫻桃小嘴兒胡亂印在龍根臉上,吧嗒吧嗒啃了兩口,終于找到了嘴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咕嚕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吧嗒吧嗒”

              小舌頭一用力,鉆進龍根嘴里,順著牙齦一卷,“滋溜”一聲,帶起龍根舌頭,響快的吸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?”龍根有些傻愣,沒想到這妮子反應如此激烈,難道是自己表現不夠饑渴?松手探入小芳下面巢穴,牛仔褲緊緊繃住的洞口,隱隱有了一絲潮潤!指頭輕輕給餃子皮做著按摩,猛不丁對著小洞往里一摁!

              嘴上也沒閑著,倆根兒舌頭卷在一起,如同兩只糾纏的蛇一樣似得,相互榨取,吮.吸著彼此嘴里最為甘甜的汁液,香津宛若催.情藥劑,小腹升騰兩團邪火,分別從二人體內竄了出來.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...嗚嗚嗚...小龍,摸,大棒子哪兒去了...嗯哼...用用,用用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朗笑一聲,“好嘞!那親愛的婆娘,我就得罪了,脫你衣裳,扒你褲頭了?”說完了,指頭不忘使勁兒對著小縫兒捅。

              捅兩下,指甲賣力扣動著牛仔褲,滋滋的響,褲子都濕透了。估計小芳最近這段日子憋得也夠嗆,為人師表,雖說好,卻連個人私生活都沒辦法滿足,實在有些得不償失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剛剛許晴那婆娘也是,見著大棒子比見著她親爹還喜慶,朝著鬧著,非得吃一嘴兒不可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,小龍,你,你討厭....”小芳眼眸一瞪,曼妙的身子一擰,胸脯一挺,衣裳已經脫了下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白花花的身子落在空氣中,胸前掛著兩顆大香瓜,小點兒粉嫩,白皙如雪的肌膚,光彩奪目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摸我.....嗯哼...”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