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二章 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二章 ...

              散煙點火,方正哪還有半點兒所長架子?點頭哈腰,屁顛兒屁顛兒的前后跑了兩圈兒,臉都快笑爛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兄弟,是不是有啥事兒啊?你說,你的事兒就是我的事兒,都包哥身上了!”胸脯拍得震天響,腸肥腦滿的樣兒,一拍,渾身肥肉都跟著顫跳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笑著嘬口煙,吐出長長煙霧。學著方正那逼.樣兒,端著茶杯抿了一口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?真這么好喝?”茶香一進鼻孔,頓覺神清氣爽,咀了一小口,滿口生香,香味兒淡而不散,幽香深遠!

              方正笑瞇瞇盯著龍根,似乎早有預料一般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兄弟,哥這茶咋樣啊?喝著還行不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額,這個嘛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頓時傻眼了,這茶是不錯,說不清道不明的舒爽,可究竟爽在哪兒,有說不上來。裝裝逼,做做樣子還成,要真讓他說個四五六來,真有些難為他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沉吟半晌,只道:“解渴還不錯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?解渴?”方正原本一張笑得燦爛如花的臉,頓時憋成了豬肝色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原想著,賣個好炫耀炫耀,往自個兒臉上貼點兒金啥的,吊了半天胃口偶,把自己給套進去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個,方所長,今兒我來有點兒事兒,想請教請教你。”龍根略微有些尷尬,想了想,自己那回答的確夠操.蛋的,誰聽了都得添堵。趕緊換了一個話題,這也是今兒來最重要的目地!

              畢竟混了不少年,大大小小場面也見過不少,方正也回過神來,狠狠嘬了兩口煙,說道:“兄弟,啥事兒你開口。只要哥能幫上忙的,眉頭都不帶皺一下的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這話很有份量,要擱以前,龍根就是個土包子,啥玩意兒不懂,土了吧唧的。可現在不一樣了,結識了鄉長的土包子,搖身一變,成了土豪!

              類似于當年皇上身邊的貼身太監,跟李蓮英一個級別的玩意兒,自己呢,就相當于那啥威武大將軍了,人說一句話,怕比自己打十年仗都頂用!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啥,天廟鄉那伙流氓痞子呢,查清楚沒啊,究竟犯了啥事兒啊?”抖抖煙灰,龍根一臉的無所謂,做出毫不放在心上的樣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其實,今兒來主要就是為了這事兒!

              李良、李宏倆兄弟膽兒夠肥的,居然打起了何靜文的主意,自己也就趕巧,誤打誤撞把李宏給整了進去,天知道力量還有沒有別的兄弟,再來個綁架威脅啥的?那何靜文的安全誰來保證?靠方正嗎?

              聞言,方正頓時沉了臉,一臉慍怒,“哼!李宏那個混蛋,膽子太大了,居然意圖對咱們何鄉長不利,現在已經被收押,等待法庭審判,然后送到監獄去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能關幾年?”龍根聞言一喜,忙問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額?少則三年多則五年吧。兄弟,咋了?”方正有些摸不準脈,這小子咋的了,一驚一乍的,干啥啊這是?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頓時黑了臉,“才三五年?太少了吧,人何鄉長可是咱們柳河鄉一把手,功臣。意欲謀害功臣,懲罰力度太輕了吧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哥,能不能加兩年,關個十年二十年的?”沖方正擠擠眼,表情有些猥瑣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兄弟,這....”方正皺著眉頭,有些為難。

              判刑這一塊兒也不是自己說了算的,況且上面都審完了,暗子都定下來了,自己還能改了不是?

              自古以來,只聽說過減刑的,也沒聽說過關起來,閑來沒事兒多給人加兩年,這也不是吃飯,夾兩片肉往嘴里塞那么輕松不是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兄弟,你真給哥出了一難題,可哥也不是法官啊,想關多久關多久。”方正苦著臉道:“就算哥是法官,可法律,條條款款擺在那兒,也不能隨便亂來。咱們可是法治社會,法制國家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話這么一嘮,方正直起了腰桿,胸脯都挺起來了,乍一看,還真有兩分正氣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撇撇嘴,有些不爽,暗暗道:“你跟老子裝什么四五六呢,你啥人兒老子還不知道呢?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不過,打人不打臉,何況方正最近表現挺好的,出去找小姐都不日小紅小青了。自己有事兒跑得也挺勤快。人活著不就是一張臉面嗎?

              “方所長,問你個事兒啊,你認識何文峰何縣長嗎?”心里掂量了一番,四處瞄了一眼,龍根突然低聲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方正不明所以,眼睛為之一亮,“兄弟,你跟何縣長認識是不?親戚還是咋的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剛剛還琢磨著啥時候能當一下縣公安局局長來著,這會兒就有人送來了消息,要真能上了何縣長的船,前途未來一片敞亮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你說呢?”龍根擠擠眼,端著茶壺嘴兒咀了一口。腦子里頓時清澈明亮,跟活了幾千年的妖精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喝一口下肚,哈口氣兒,味兒都帶著香甜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媽的,這啥茶葉?這不錯,待會兒問方正要兩斤,回去慢慢喝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那邊計較著,方正心里也掀起一陣驚濤駭浪,哎呀媽呀,瞧這架勢,真跟何縣長認識呢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兄弟,兄弟,你可得幫幫哥啊,讓咱跟何縣長見見面兒,引薦引薦,成不?哥還年輕,想再進一步,幫幫哥行不行?”一把拽著龍根不撒手,眼珠子都快噴火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,方所長,其實我跟何縣長并不是很熟。”龍根淡淡笑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方正愣了,憋了一臉的干笑掛在臉上,比哭還難看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兄弟,你,你逗我玩兒呢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過,我知道一個人跟何縣長很熟,相當熟!”龍根接著又冒了一句。

              方正忙道:“誰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何靜文鄉長!”說完,龍根坐在一旁,喝茶抽煙,不亦樂乎,臉上帶著淺淺的笑意,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方正抬抬眼,看了看龍根,啥也沒瞧明白,兀自嘟囔著: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何鄉長認識何縣長,而且很熟?那是啥關系啊,何鄉長,何縣長....何縣長......次奧,他們,他們是父女關系?”

              眼前忽然一亮,方正瞪大了咪.咪眼,發現了新大陸似得興奮,“兄弟,何鄉長是何縣長女兒,對不對,對不對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微微一笑,淡淡道:“方所長,我可啥也沒說哦。”語畢,接著喝茶抽煙,端著茶杯愛不釋手。

              淡綠色的茶水,淡淡的香味兒,嗅入鼻孔,令人心馳神往,焦躁的心驟然平靜下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兄弟,還跟哥打馬虎眼兒呢。”方正會聽音兒,乍一聽,是啥也沒說,細細一品,不全是你抖摟出來的嗎?

              不過,場面人基本都這樣,說話撩一半兒,讓聰明人猜去吧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,方所長,李宏一案極其重要啊!”龍根舊事重提,俱不提何文峰何靜文倆人關系,拽著李宏死死不放。“李宏膽大包天,利欲熏心,意欲對一鄉之長不利;影響極壞,性質惡劣,方所長勢必要嚴懲兇手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嚴懲兇手的同時,須得謹慎低調,何鄉長畢竟是鄉里一把手,唯恐此案造成百姓恐慌,保密工作一定要做好呢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方正聽得連連點頭,現在這事兒不光關系到何鄉長的事兒了,還關系到何縣長!以后求人家何縣長辦事兒,不得有點兒說頭嗎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兄弟所言甚是,李宏一伙地痞流氓作惡多端多年,現在終于歸案!哥哥我乃柳河鄉守護神之派出所所長,自然是義不容辭,一馬當先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方正這癮頭也上來了,逮著理兒就往自個兒臉上貼金,貼了半天才說出龍根想要的話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我這就收集更多有力證據,再次提起公審!還柳河鄉一個朗朗乾坤!”方正揮舞著拳頭,緊緊擰著眉頭,目視遠方,一股王八之氣沖天而起!

              裝逼!

              心里罵了一句,臉上卻還得客氣兩句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方所長果然英明神武,為國為民,實乃大中華之幸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方正擺手,直道:“哪里哪里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兄弟,哥哥我要事在身,就不多陪你了。我先去一趟天廟鄉,調查取證....”仿佛看見自己坐在縣公安局局長的寶座上,一時間,方正干勁兒十足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有些傻眼,這小子聽風就是雨,這也太積極了一點兒了吧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咳咳,方所長,那個,問你點事兒。你這個茶葉還有沒有啊,送我兩三斤啥的,我回去喝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方正聞言臉一黑,沒好氣道:“兄弟,你以為這是草啊?兩三斤?一年的產量也不過十來斤,我上哪兒去給你搞這么多茶葉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額?那你哪兒買的,我買點兒去?”龍根微微一愣,物以稀為貴,沒想到這茶葉這么稀少。一年居然只有十來斤的產量。

              似乎瞧出了龍根的疑問,方正解釋說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茶葉啊,叫‘春茶’,是一種山上野茶,不僅茶樹極少,而且產量也低得可憐。這些茶葉還是我鄉下表妹兒自己采摘炒培送來的呢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說著,方正從抽屜里拿出一小盒茶葉,遞給龍根:“喏,喝了幾個月,就剩這么點兒了,要喜歡你拿去喝吧。明年讓妹子多送點兒來就成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方正倒也慷慨,剩了三兩多茶葉全給了龍根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妹子自己炒的茶葉?你妹子哪兒的人啊,還有這么神奇的茶葉?”龍根多心問了一句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西河村的,叫方曉英。”方正一邊收拾東西,一邊說道,“兄弟你坐著,哥先忙去了啊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西河村?不就是秦虹那sao婆娘住的地兒嗎?上次還說給自己聯系了好多婆娘呢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對,去西河村瞧瞧!”抿了一口茶葉,龍根眼里多了一抹神采,抬眼望了望連綿不斷的高山,忍不住高喊一聲:“西河村的婆娘們,你龍爺爺來日你們啦,洗干凈了等著吧.........”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