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 簸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 簸...

              彎腰,沉神。兩手抓著腳丫子往上一抬,白花花的屁股蛋子正對著龍根,黑漆漆的菊花向上,大棒子扎進去,兩顆原子彈沒完沒了的砸了下來,菊花驟然一縮,漸漸沾了不少白色液體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巨蛇入洞,“滋溜”一聲,白沫飛濺,熱汁兒肆意流淌,雙腿間蕩漾起來,小溝渠水滿為患,滴答落在簸箕里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...嗯哼,警察同志,嗯嗯嗯...警察叔叔,啊...輕,輕點兒啊....嗚嗚嗚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一聲高亢嘹亮的嬌喘之后,秦虹死咬著嘴唇,迎上最猛烈的沖擊。雙手死死抓著椅子,胸脯兩只白鴿振翅高飛,撲騰著翅膀,晃來晃去。椅子有些扛不住,“噶幾噶幾”搖搖欲墜的架勢!

              “滋滋滋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也瞧出來了,椅子質量不咋滴,噶幾噶幾的搖,別像上次日陳可,大棒子正爽著,“咔嘣”一聲,床踏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邊日邊瞧,也沒個案板啥的,慢悠悠的塞捅也不少大棒子愛好,日sao婆娘,只有一點——可勁兒捅!

              “簸箕里日算了,冷就冷點兒吧,反正大棒子好火熱著呢。”心里一合計,抱著白花花的身子,往簸箕里一放。整個兒身板兒壓了上去,黑色大蛇暴力侵入,直達洞底,撞在軟綿綿的花蕊洞壁上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虹瞪著眼珠子,痛叫一聲,嬌軀驟然一硬,感覺腦袋兒被人敲了一悶棍,腦子里“”轟轟的響,屁股蛋子沒來由的抽了抽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砰砰砰”

              大腿根子壓到胸部,腰桿兒一用力,往前一聳,黑色巨蛇“哧哧哧”的鉆了進去,帶著餃子皮,整個兒小縫兒往里面一險,磨得“滋滋”響,黑漆漆的表皮刮下一層白沫,順著小縫兒流到菊花處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”恰逢此刻,兩顆原子彈砸了過來,頓時白沫亂飛,屁股蹲兒白肉一陣亂顫,菊花驟然一緊,縮了回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掌控著絕對壓制局面,控制巨蛇對著白滾滾的屁股蛋子發起新一輪轟炸,深入淺出,“啪啪啪”宛若打樁機一樣,啪嗒啪嗒的往里扎,鉆出一坨坨鮮美豆漿,點點落在地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....嗯嗯嗯,警察,.....警察同志,別,輕...啊...輕點....嗯嗯嗯....我....啊..啊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一開始秦虹還撅著屁股蛋子迎合上去,漸漸才發現,自己這小身板兒根本就扛不住,扛不住大蛇狂風驟雨般的襲擊,迅速潰退下來,潰不成軍,一瀉千里,凹凸有致的身條頓時軟了下來,上面哈氣,下面流水兒..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嗒啪嗒”

              石油工人依然在辛勤勞作,忘情的鉆頭次次深入,收獲頗豐,簸箕里落下了好大一灘水珠兒.....

              .......

              一炮畢,天色漸漸暗了下來。秦虹歇了個把小時才回過勁兒來,墊著屁股蛋子,撇著腿做了一桌子菜。旱了幾個月的下水道終于通了,咋也得好好感謝感謝人民警察不是,小雞兒燉蘑菇,噴香噴香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警察同志,整點兒酒喝不?”菜剛上桌,秦虹問了一句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警察叔叔可不得了,樂于助人跟雷鋒似得不說,褲襠那坨玩意兒,跟牛鞭似得,又長又粗,兩顆鳥蛋一只手都握不住,跟雞蛋都差不多。人第一次上門吃飯,能不招待好了?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愣了愣,啃完雞大腿,揮揮手,“那你就弄點兒吧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一直沒喝酒的打算,現在不得不慢慢轉變,老話常說:“男人不抽煙,枉活人世間;男人不喝酒,咋在世上走?”

              乍一聽沒啥道理,可細細一品,還真有那個意思。現實里女人瞧男人都講究個“男人味兒”,啥是男人味兒啊?

              一親嘴,有煙味兒酒味兒;一上炕,身上有汗臭味兒,褲襠有尿臊味兒!幾者合一,便成了“男人味兒”!

              以前覺得男人味兒這么解釋不地道,把咱們男人說的多邋遢啊,可后來一想還真是那個理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電視里不經常說嗎,一個中學班里,漂亮的女生就喜歡抽煙打架的男孩子,反而那些學習優異的好青年沒人要了。路邊上隨便瞅瞅,成雙入對的,總是長得像魯莽的登徒子二百五,而那些高文憑的眼鏡男,反而無人問津!

              “來,警察同志,這是自家釀的梅子酒,可好喝了,甜膩膩的跟糖開水似得,就是喝多了有點兒暈。”一會兒的功夫,秦虹抱來一壇子酒,估摸得有兩三斤的樣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蓋子一掀,酒香四溢,直往鼻孔里鉆,好聞的很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好酒。”龍根贊了一句,自己先倒了一碗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以前學校那會兒,喝的啥啊?啤酒,那玩意兒喝著跟馬尿沒啥區別,喝多了老上廁所,兩瓶酒下去,那肚子跟懷了三月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倒滿酒,端起喊了一嗓子,一臉正色道:“秦虹大妹子,祝咱們警民合作成功。干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咕嚕咕嚕”一口氣,一碗酒給整完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秦虹嚇了一跳,眼珠子瞪得溜圓,哪有這么喝酒的啊?農家梅子酒口感雖好,卻不宜多喝,這玩意兒要喝多了,跟二鍋頭一樣一樣的,腦瓜子疼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爽!”天天嘴皮,龍根贊了一句。抱著酒壇子又要倒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秦虹連忙攔了下來,“警察同志,別,少喝點兒,這酒后勁兒大著呢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比我褲襠這玩意兒還大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”秦虹臉一紅,埋下頭,扒拉著飯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見狀哈哈大笑,端著碗又干了一碗,這才夾了肉往嘴里扔去,切入正題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秦虹大妹子,紅啥臉啊?咱這關系多瓷實?另外你也得改改口了,啥警察同志警察同志的,多生分?”從兜里摸出一根兒玉璽點燃,這都方正那兒搜刮來的。深深嘬了一口,煙圈徐徐升騰,這才開口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咱們做警察的,都是為了人民!促進警民良好合作才是重中之重,咱們一來二去也都熟了,你這一聲一聲的“警察同志”叫的多生分。以后,這種合作還會很多的,對吧?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虹臉一紅,低聲道:“那我叫啥啊?”心里美得跟花兒似得,讓警察日了兩回,這都成自己人了,以后自己要有個啥事兒,警察同志還不都得給自己辦的妥妥的嗎?

              “瞧著你比我年長兩歲,就叫我龍根吧,小龍也行,我自幼爹娘死得早,老爹不是哥玩意兒,外面找小姐,惹了一身性病,長瘤子死了。臨死前給老媽也傳染上了,都是了!所以我跟著表嬸兒一起過,就住上河村,今后你但凡有啥事兒,告訴我就成,實在不行,告訴我表嬸兒也行,我表嬸兒是上河村村支書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兩碗酒下肚,腦袋兒的確有些暈乎乎的,一股腦全都給兜了出來,尤其是對老爹老娘的恨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以往不覺得,心慢慢靜下來才知道,挺恨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?哦,成。”秦虹一愣,有些心疼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多好的孩子啊,年輕俊朗,偏偏早早死了爹娘,太可憐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哦,對了,我向你打聽個事兒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虹道:“啥事兒,你說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們村里有個叫方曉英的婆娘沒?”想了想,方正的表妹兒好像就這名兒,問了一句。

              若那些茶葉真是方曉英自己采摘,烘烤而出的,那這婆娘不得了啊,就這茶葉比什么龍井鐵觀音什么的好喝多了,要能把這婆娘收歸己用,以后則又多了一條發財路呢!

              “方曉英?你找她干啥?”秦虹聞言眉頭一皺,表情有些不好看,甚至帶著點點厭惡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瞧得明白,“我找她有點兒急事兒,她咋了?跟你不合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這一次秦虹卻搖了搖頭,緩緩道:“不跟我不合,是我不喜歡她那一家子人。尤其是她老公公,是個老混蛋,色鬼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原來,水生被關了幾天,隨后又跑省城打工去了,家里家外就秦虹一個婆娘支撐著。這么一俏媳婦兒,村里不少人都惦記著,其中便以方曉英老公公來得最勤快,有個晚上差點兒就讓他上了炕。

              男人做了壞事兒,秦虹心里也不好受,卻也不是啥浪.蕩婆娘,也就瞧上了龍根褲襠那大家伙,忍不住吃兩嘴兒解解饞啥的,平日下面癢了,摘個黃瓜,自己摳搜兩下也能解決事兒,從來沒讓別的男人上過炕,心里自然對方曉英老人公不滿意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哦,這樣啊。成,看在你讓我日的份兒上,這個人我替你收拾了,他叫啥名兒?”龍根大包大攬,容不得自己日過的婆娘受點兒氣,更不能讓其他男人覬覦!

              但凡老子日過的婆娘,那都是老子的!誰也別想搶,誰搶誰倒霉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?別,可千萬別!”秦虹臉色大變,驚恐道:“李國強那可是個老混蛋,心黑著呢。那老東西心狠手辣,還是咱們村兒的村支書呢。惹急了他,估計得弄死你!別,你可千萬別招惹他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啥?又是個不要臉的村支書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有些郁悶了,這年頭是咋的了,咋的一個個男村支書,都管不住褲襠那玩意兒呢?還霸道一方,瞧秦虹那擔驚受怕的樣兒,跟遇見了暴君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秦虹妹子,你別怕,其實,我不僅是警察,還是鄉上當官兒的......”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