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七章 性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七章 性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啥事兒?你說,是不是讓我等他?”方曉英聞言一急,拽著龍根一陣猛晃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一下,龍根已經斷定,這表兄表妹的,肯定有問題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好你個方正,嘿嘿,手頭又捏著你丫兒把柄了!”暗暗心喜,這下方正還不得被自己牽著鼻子走,讓他干啥就得干啥!

              斷然推開方曉英的纖纖小手,龍根一臉正氣,“曉英姑娘,男女有別,你別摸我啊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摸....啊...”方曉英反應不及,小臉兒透紅,跟熟透的大蘋果似得,粉撲撲的臉蛋兒好看的很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警察同志,我....我沒有啊,你趕緊說,我表哥究竟讓你給我帶啥話了?”方曉英這會兒也顧不得羞臊,一個勁兒追問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道:“方所長讓我說,其實,他一直想來看你,只是..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話到此處,龍根頓了頓,眼皮子一抬,關注著方曉英的面目表情。其實,這一句是探路石。

              賣個無關痛癢的關子,表哥想表妹正常的很,可至于是什么樣的想念,就全在“只是”兩個字兒上了,接下來只要看看方曉英的語氣,神態,基本就能斷定二人間的關系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真的嗎?他一直想著我嗎?”方曉英神情一變,原本幽怨的小臉兒,抹過一絲狂喜,全然沒在意后面那句“只是”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已經能確定倆人之間的關系了,看來這倆人都不是啥好鳥啊,方曉英看著清純如水,笑容甜美,哪知道骨子里如此放蕩形骸?如此也好,全當給大棒子尋了一炮友吧,接下來勾兌勾兌,應該能掏槍射人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”,龍根燃了一支煙,深深嘬了一口,眉頭微微一擰,一股蛋蛋的憂傷若隱若現,一口青煙冒完,幽幽道:

              “方所長當然想你了,時常一個人靜靜發呆,口中呢喃著‘曉英’,神情時而迷惘,時而神往,有一次方所長喝醉了,念得可都是你的名字啊,叫得肝腸寸斷,淚牛滿面,兄弟們是勸都勸不住啊,后來直說,不可能不可能。哎...這一次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嗚嗚.....表哥,嗚嗚嗚.....”龍根還打算琢磨兩句詞兒來著,偏過腦袋兒一瞧,這妮子居然哭了起來,大眼珠子水汪汪的,淚花兒滾動,小鼻子一湊一湊,不停哽咽,瞧得龍根都有些心疼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方正那王八犢子,肥得跟老母豬似得,說話喝水腮幫子都跟著顫抖,辦公室走道兒就跟發生大地震似得,這么丑陋的男人,居然有這么執著的一個妹子守護著,天天擱家里頭盼著念著。方胖子魅力何來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大白菜果然都讓豬給拱了,家伙事兒又不大,逼癮還不小!”暗罵了一句,龍根輕輕拍了拍方曉英肩頭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曉英妹子,別哭了,傷心啥啊。有道是‘天涯無何處無芳草’,你又何必吊死在一棵歪脖子樹上呢?人吶,想開點兒,看遠點,你會慢慢發現,這個世界其實是很美妙滴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安慰的當口,倆賊溜溜的眼珠子想從領口瞧出點兒啥來,可小芳穿的太厚了,不僅看不到半塊兒嫩肉,連輪廓都瞧不清楚,心里不免有些著急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嗚嗚嗚”方曉英擦著眼淚花兒,無語凝咽,轉眼間成了淚人兒,臉上帶著無盡的絕望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大妹子,別哭了啊,來,別哭哦,乖乖啊....”龍根干脆的很,你要哭也行,就到龍爺爺懷里來哭吧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把拽過方曉英,往懷里一摁,輕輕拍打著后背,屁股蛋子撐得棉褲圓鼓鼓的,兩半兒屁股蛋子龍根早就見識過了,翹挺挺,圓乎乎的,拖得跟兩塊白面饃。兩腿大腿壓在床沿上,大腿縫兒挨在一起,棉褲蹦得緊緊的,讓人迫切想要看看里面的風景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嘖嘖嘖,難怪能入得了方正法眼。就這身條子也差不到哪兒去啊,比秦虹那身條都還好!干,一定要日了這婆娘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暗暗下定決心,腦瓜子飛速亂轉,編排著接下來的劇情。

              都說,女人傷心的時候是最脆弱的時候,那自己該怎么安慰呢?酸得掉渣的話,龍根是真不想說,沒啥創意;二來,拐彎抹角,還真不是自己的特色。年輕人就講究一個心直口快,直來直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嗚嗚,嗚嗚嗚,表哥,表哥不要我了,不要我了,啊....”方曉英放聲大哭,趴在龍根懷里,雙肩顫抖。

              撫摸著后背,龍根連忙跟了一句,“這有啥?咋還不要他了呢。妹子,別哭,別哭啊。方正不要你了,我要你啊,嗯乖,別哭了,別哭了啊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一邊說著,龍根拉開羽絨服,小腦袋兒貼著胸膛,羽絨服一遮一蓋,小妮子的聲音頓時小了不少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嗚嗚,你壞,你好壞呢。人家要表哥嘛,嗚嗚嗚....”方曉英不依不饒,哭得死去活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不由得很是郁悶,sao婆娘這話也太打擊人了吧?

              撇開神兵利器大棒子不談,就自己這模樣,身板兒,哪樣不比方正強?這妮子還哭著喊著要方正,啥眼神兒啊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哭哭哭!哭個球啊哭?”龍根也火了,扯開嗓子一陣暴喝,“人都不要你了,還哭啥啊,有意思嗎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再說了,方正那王八犢子,長不像絲瓜,矮不像冬瓜的,肥得跟二百五似得,有啥值得你念想的?褲襠那小.雞.雞跟發育不良似得,焉了吧唧的,也伺候不了你啊,你哭個啥啊哭?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一通亂罵,方曉英居然安靜了下來,水汪汪的眼珠子盯著龍根,神色復雜。估計還沒鬧明白,好端端為啥罵自己吧,連所長表哥一并給罵了!

              見有效,龍根繼續罵道:“大傻妞兒,哭得跟花貓兒似得,人能知道,能為你心疼嗎?聽我說,那小.雞.雞小白臉大肥豬不值得你留戀滴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呸!說的你褲襠那東西好像很大似得!”這下方曉英明白過來了,這小警察瞅著年紀不大,乍一看儀表堂堂,說話也挺客氣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會兒才知道,小警察這嘴毒得很,把表哥那東西說的連蚯蚓都不如。表哥長得是不咋的好,可人有本事,鄉上派出所所長呢,而且,技術好的很,往往還沒開始,手一摳,骨頭都軟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狂喜,沖方曉英擠擠眼,“大不大,你摸摸看唄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誰要摸你啊?哼!”方曉英俏臉一紅,搓著小手沒敢去摸。

              雖跟表哥間不清不楚,偷偷摸摸整了好些年,可方曉英并不是那種浪.蕩婆娘,要不然男人不在,表哥不來的日子,還不得從了老公公?再說,村里也有好幾個年輕俊朗的小伙子,模樣不比小警察差多少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咋的不敢摸啊?”龍根一瞧,有些失望。不過并未放棄,轉而淡淡道:“一猜就知道你不敢摸!告訴你吧,我褲襠這東西啊,方所長都不好意思跟我一起上廁所,只要我一脫褲頭,十個男人九個都得自卑,還有一個就是我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說著,龍根挺直了胸膛,故意挺了挺褲襠,大棒子撐起一頂小帳篷,冬天穿的多,一時倒也看不出來啥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呸,自吹自擂,能有多大啊?還能比搟面杖,香蕉黃瓜也大不成?”方曉英翻了翻白眼,有些不信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笑笑,不吭聲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表情落到方曉英眼里,心里不免一陣猜忌,低頭一瞧,褲襠的確拱起一小包,再看這笑容,篤定,仿佛把自己吃得死死的!“難道褲襠里真有好家伙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....你把褲子脫了,我瞧瞧。”方曉英也鬧不明白,哪來的膽子,紅著臉沖龍根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搖頭微笑,“不,要脫你自己來脫。省的你說我耍流氓,非禮你!不過咱們實現說好啊,那個看看而已,不能亂用啊。我這大棒子可金貴著呢,不日婆娘.....”臨末了,龍根使了一招欲擒故縱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呸,我,我還不看了呢?哼,有什么了不起!”方曉英掛著淚痕的臉,頓時一片燥.熱緋紅。

              心里暗暗罵道:“口出狂言的混蛋!大家伙又能怎樣?老娘就樂意回家讓黃瓜日自己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哈,別生氣嘛,大妹子,跟你開個玩笑,逗你開心開心。”龍根見狀哈哈大笑,“你看看,現在是不是不傷心了?沒事兒,開個玩笑,開個玩笑啊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方曉英為之一愣,傻傻瞧著龍根,想一想,還真是。自己不傷心了,眼淚都干得差不多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.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必說謝謝,太見外了。”打斷方曉英的話,龍根正色道:“妹子,咱們實話實說,方正褲襠那東西真見不得人,太小了,要不你摸摸我褲襠這玩意兒?尺寸包你滿意哦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方曉英一瞪眼,氣道:“你!你咋這樣呢?討厭啊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來嘛,摸一摸,不吃虧的哦,連方所長都說了,我能讓你性福哦.....”龍根眨眨眼,把方正也給賣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說著,抓著軟弱無骨的小手往褲襠里塞去,毛茸茸的草地,溫熱無比....

              方曉英緊閉著眼,深深埋著腦袋兒有些不好意思,才見面就摸人家褲襠,不,不太好吧。不過,小警官的毛真多真長,整個褲襠都軟綿綿的.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咦,這,這是什么?”方曉英突然有些猛了,手指在草叢里碰到一根兒堅硬的棒子,粗粗的圓圓的,有點兒像大鐵棒子似得,還有些熱!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嘿嘿一笑,“這是你龍爺爺的把妹兒利器,既是性福之根,亦是萬惡之源.......”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