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二百三十二章 想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二章 想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...嗯嗯...哼...小龍,小龍,大棒子好厲害哦....啊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仿佛得到了肯定一般,草叢中,黑色巨蛇一次次飛射而出,鉆入溫潤巢穴,一殺到底,“蓬”的一聲脆響,毛茸茸的大腿根子,猛地撞在白花花的屁股蛋子上,霎那間,白色肉浪一掀而過,肉浪翻飛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”莫艷仰著脖子一聲嚎叫,細長的脖頸一揚,胸前兩根兒大香瓜不住搖晃,站不住了似得,彎著顫顫巍巍的大腿,腿縫兒濺出一捧鮮美豆漿,滴答落在地上,床沿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抓著莫艷小手,展現出強大的腰腹力量,眼看著大鐵棒子殺入破開屁股縫兒,殺出一條血路,“吱溜吱溜”的扎了進去,白嫩如豆腐般的屁股蹲兒,陣陣抽搐搖晃。兩顆垂吊在胸前的大香瓜好似大白鴿,張著翅膀“撲騰撲騰”的飛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啊.....啊....小龍,我到了我,....我到了.....啊......快點兒啊,怎么還不射啊....啊...哎喲,我的小祖宗,肉.縫縫兒都讓你給捅爛了...啊.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一次次撞擊,好似一記悶雷襲來,靈魂顫抖,腦子里轟隆隆的響,陷入一片混沌,整個人跟吃了藥似得,哇哇大叫,明知道那種舒爽會給自己帶來傷害,偏偏不計后果迎了上去,寧愿遍體傷痕累累,也要爽,也要大棒子.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病房內,被蓋凌亂,要不是外面走廊唄清場,只怕不少人能聽見,房間內銷.魂蝕骨般的吟唱,如聞仙樂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.”猛然一聲高亢嘹亮過后,病房終于安靜下來,仔細一聽,里面傳來粗重如牛的喘息聲。

              隱隱約約聽見一男一女的對話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咋樣,日得還舒服不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呸,小混蛋,把人家下面都磨腫了,走路都疼。瞅瞅,地上流了好多水兒,小混蛋啊,你那玩意兒咋那么厲害呢?當了這么多年醫生,就沒見過這么大的鳥炮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大就好,你不就喜歡大家伙嗎?這次幫了我大忙,下次你想用打個電話就行,仗義吧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還差不多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要不咱再來一炮,天才剛剛黑呢....”男子笑得有些yin蕩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?不要,日一炮都遭不住了,再來一輪兒,想日.死你姐姐呢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姐弟姐弟,床上粘入蜜!姐,要不咱再膩歪膩歪唄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呀,小龍,別整了,病人麻藥過了,恐怕該醒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哦,對,那咱們晚上抽個時間,再日一輪兒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接著響起一陣窸窸窣窣穿衣裳的聲音,“噶幾”一聲,門來開了,不是龍根莫艷,又是何人?相比之前,莫艷面色更加紅潤了,整個人容光煥發年輕了好幾歲,跟小姑娘似得,挺著大胸脯,搖著屁股蛋子與龍根并肩而行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你跟何鄉長啥關系啊?那么大面子,揍了曹樹都沒事兒?好厲害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你猜呢?”龍根賣了個關子,有些話能不說就不說,說多了,麻煩事兒多,何靜文畢竟一鄉之長,誰能保證莫艷不說出去?

              日了別人,得給人留點兒隱私為妙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看來以后跟靜文得地下發展了,公眾場合這么搞,有些招搖了。”心里有了主意,推開特護病房,倆人一前一后走了進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急性闌尾炎不是大病,每個人都有可能患這病,說到底,就是肚子里多了一截岔腸子,這截腸子,長年累月堆積了一些垃圾,久而久之發炎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破口肚皮,一刀割掉完事兒!因此這類病很好解決,就跟數學公式似得,沒什么彎彎繞,系統般的流程,直接做就行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可今兒這闌尾炎患者不一樣,連鄉長都驚動了,連全鄉最好的外科醫生都挨了一頓胖揍,關了四個保安,這病人得啥身份?

              安排了特護病房,兩三個護士伺候著,生怕出啥紕漏,再把院長拖出去胖揍一頓,那這醫院沒法開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推門而入,一個護士剛剛倒尿盆兒回來,一個護士正在給袁香喂水,小心翼翼跟伺候老佛爺似得。龍根暗暗點頭,心里一陣感概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——到底是做官的,鄉長一句話的事兒,待遇有著云泥之別,要是普通人恐怕隨便找個醫生就做手術了吧,住的恐怕也是普通病房,三五個人一間屋子的那種。哪里可能配備兩個護士照料啊?做夢呢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媽的,啥事兒有空,老子也弄個官兒當當,要當就要當大官兒,鄉長算個毛,老子要當縣長,市長,省長,中央領導!次奧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憋了一股勁兒,心理漸漸有了絲變化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好男兒就得,醒掌天下權,醉臥美人懷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這一瞬間,龍根心里有了新得目標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很不錯,一切都正常。”莫艷全面檢查了一下,沖龍根道:“你們好好聊聊吧,我們先出去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莫艷是過來人,心如明鏡,龍根一撅屁股,就知道他要拉啥屎。更明白,擁有大棒子的男人,不是自己這樣的婆娘能滿足的,偶爾換換口味兒日日自己就行了,能栓得住嗎?床上這女人,要跟他沒一點兒關系,打死莫艷都不信。那奶.子比自己的都大,做手術的時候,莫艷可全都看見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感覺咋樣了?還疼不?”拉過椅子,龍根坐在床邊。

              袁香點點頭,面露微笑,小聲道:“小龍,謝謝你,謝謝你救了我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聞言,龍根一瞪眼,“說啥呢?咱倆什么關系,用得著你謝啊?”說著,賊手忍不住去抓了抓碩大雙.峰。

              平躺著兩坨都大的離譜,晃晃悠悠的,俏挺的很,好像兩只倒扣在胸前的大白瓷碗,頂端兒還撐著一顆小點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,別,小龍,癢呢....”袁香連忙阻止,龍根趕緊住了手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地方龍根清楚的很,一摸一捏渾身癢得難受,一動扯著傷口就不好了。這可開不得玩笑,弄個大出血就完蛋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管雜說,都得謝謝你,小龍,只要你不嫌棄,以后,”袁香突然紅了臉,聲音越來越小,“以后,以后嬸兒就是你的人了....今后你想那個了,來找我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啥?我沒聽見呢,你再說一遍呢?”龍根暗喜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呀,你討厭吶......”袁香臉一紅不吭聲了,小手摸向龍根腰部,猛地一捏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哈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.......

              伺候完袁香吃了晚飯,喂了湯,天已經黑定了,八點半了都。交代醫院護士照顧好袁香,龍根出門準備去何靜文家里,這婆娘下午幫了大忙,又是拿錢,又是護犢子的。于情于理都得好好伺候伺候這婆娘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爺爺,那孫子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電話一響,不正是何靜文的電話嗎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喂,何,何鄉長,你吃飯了沒啊?”龍根腆著臉笑道,跟小白臉兒沖富婆搖尾巴似得,頓時矮了一截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點頭哈腰的,“成成成,我正在以每秒八百米的速度,向你飛奔而來,你等著啊,我馬上就到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掛掉電話,后來還跟了一句,屁股蛋子洗干凈啊,等著龍爺爺來插吧.....

              開著派出所那輛警車,呼呼的沖向政府辦公室,嘟囔道:“大半夜的不回家睡覺,干啥呢?難道辦公室日起來有感覺?哎,天兒太冷了,大棒子凍僵了可咋整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嗡嗡嗡”幾聲轟鳴,捷達警車停在了政府大樓里。柳河鄉就巴掌大一塊兒地兒,一腳油都能到頭了,每秒八百米的速度還真不夸張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在三樓辦公,大樓里也沒啥人了,就剩門口守門老大爺了,龍根一個箭步沖上樓去,眼前浮現一幕:一個俏麗的婆娘,波大屁.股翹的,眨著媚眼沖自己走來,頓時活力四射,渾身使不完的勁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哈,我來了。”推門而入,龍根先嚎了一嗓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正審批材料呢?不由的眉頭一皺。嗔怪道: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混蛋,你干啥呢?一驚一乍的,嚇死人啦你!”扶著胸脯扶了扶,端著熱水抿了一口,這才舒服了些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訕訕笑了笑,沒吭聲。婆娘面前千萬別解釋,越解釋越麻煩,撒謊更沒轍,一個謊言去說服另一個謊言的事兒,累死人了。干脆面帶微笑,啥也不說,來個沉默是金,她拿你沒辦法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坐下,我給你說點兒事兒。”何靜文冷哼一聲,給龍根倒了一杯水,“那女的醒過來了吧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有些驚訝,這婆娘能掐會算啊,“你咋知道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樣兒,都寫你臉上呢?”何靜文抱著膀子,饒有興致的看著龍根,“小混蛋,說說,你跟那婆娘啥關系啊,把你急成那樣了都,差點兒沒操刀子捅人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咳咳咳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有些不好意思,更明白何靜文這話有陷阱,打了個馬虎眼兒,“這個,我只會拿大棒子捅人,操刀子捅人這會兒我還真不會!要不我給你捅捅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呸!臭不要臉!”何靜文美眸一瞪,精致而絕美的臉蛋兒拂過一絲紅潤,更加漂亮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嘿嘿一笑,“找我啥事兒啊?大半夜的不回家。這干起來不方便啊,冷得很,不想脫衣裳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氣急,一個爆栗子敲在龍根腦門兒上,氣哼哼道:“骯臟思想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就想問問你,你想當官不?我缺一個秘書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男秘?”

              ps:連爆兩天,委實是有點疲累,今天就少點吧,更四章,求大家的月票支持一下。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