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三章 一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三章 一...

              233

              第二百三十三章一炮命中

              “男秘?那種沒事兒跟著富婆屁股后面拎包,逢人直樂樂,裝大頭蒜,小白臉是不?”龍根一聽立馬就來事兒了,瞌睡來了送枕頭,下午還琢磨著當個官兒,耀武揚威裝逼虐人來著,得,不晚上就當上男秘了么?

              電影里可都說了,男秘好啊,拎包陪著小富婆逛街,富婆要打麻將就坐在一邊兒幫忙數錢,打.炮就幫著脫罩子,遞避.孕.套的活兒。一個月下來好幾萬呢,那錢賺的容易,就跟樹林里刨葉子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哦,對了,聽說男秘還得賠償,主人玩膩了,富婆之間還能相互交換著日;沒事兒了,忙的時候幫著按摩按摩咪.咪,通通下水道啥的。可不對啊,沒啥權力啊,好歹給我一點兒日或者不日的權力吧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蓬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桌上文件長眼睛似得,砸到龍根額頭上,何靜文氣哼哼罵道:“小混蛋,腦子里一天想啥好事兒呢,你上輩子流氓投胎的吧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開個玩笑開個玩笑。”龍根訕訕笑了笑,今兒承了sao婆娘好大的人情,不能添堵氣人家,sao婆娘衣裳一掀,褲子一脫,讓吃奶還得吃奶,讓掏棒子幫忙倒騰倒騰,還得鼓搗兩下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年頭,有錢都是大爺啊,何況這婆娘還是鄉長,活生生的老佛爺,敢怠慢嗎?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個,何鄉長,能具體說說,秘書干啥的不?做點兒啥,有哪些權力,一個月假期如何,薪水咋樣?”回過神,龍根噼里啪啦問了一連串。

              牽涉到待遇問題,還得當面談清楚,自家還有一堆婆娘等著伺候呢,一天二十四小時不放空的日,也得捅個兩三天才能完事兒,假期必須足夠充裕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德行!”何靜文白眼亂翻,橫了龍根兩眼兒,鄙視道:“啥事兒不干,先問待遇?要臉不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糾正道:“這叫心直口快!我給你打工,要點兒報酬理所應當,雖說咱們都實在關系,先說斷后不亂,規矩還得要!別人美國夫妻,買個避.孕.套都得aa制呢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呸,臭不要臉!”何靜文氣得牙根兒癢,端著杯子就要砸。心里一想不免的有些好笑,搖搖頭,直道:冤家!

              “行了,我跟你說說吧,秘書,自然就是當我的秘書了,在柳河鄉雖然還有個鄉委書記,可大多事兒還是我說了算!因此,我的秘書自然飛上枝頭變鳳凰,在秘書當中也是最厲害的!甚至遠超地方村長,村支書,即便是鄉政府某些主任都不得不給你面子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頓了頓,開口解釋“秘書”含義,先給龍根灌了點兒迷魂湯,再慢慢磨唄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其次,咱們說說秘書的工作,衣食住行,比如說每天早上八點上班,你至少七點到辦公室,打掃辦公室,泡茶,整理文件,今天有什么會議,某某視察活動,領導接見,如何如何,這些都得一一羅列清楚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整理文件,送文件,下達我的指令,等等一系列的事情,都得你干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噼里啪啦說了一通,完了看了看一臉茫然的龍根,問道:“怎么樣?有問題嗎?不難吧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大姐,你找保姆呢?要不要上廁所我給你買衛生巾啊?”龍根撇撇嘴,有些郁悶。

              媽的,老子想當縣長,市長,這小破秘書老子不稀罕啊!啥秘書秘書的,聽著跟保姆有啥區別啊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大姐,陪床我還行,其他的就算了吧。”顧不得快要發飆的何靜文,龍根連連擺手,“得,大姐,你要真有心,這樣吧,給我找個陪床還能當官兒的職位,我立馬就去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恨得咬牙切齒,突然詭異的笑了,笑瞇瞇道:“哦,這個職位啊,還真有呢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?還真有啊?”龍根嚇了一跳,這,這世上還真有陪床日人就能升官發財的路子?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眉毛都笑彎了,淡淡道:“種豬站站長你當不當啊,天天都能日呢,你那鳥桿子正好發揮長處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..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........

              秘書的事兒,龍根沒一口答應,當官是好,何靜文更不可能虧待自己,或許混點兒資歷就把自己送去當主任什么的了,可畢竟村里一切還未成型,天下第一莊還只是一個幻想而已,目前至少缺兩百萬構建房屋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僅如此,總的找個噱頭炒作炒作吧,不然誰能知道上河村那鳥不拉屎狗不打.炮的破地方?

              這些都得要錢!

              錢錢錢,命相連吶!

              古人都說過“一文錢難倒英雄漢”,沒錢,啥都干不了!

              所以,龍根決定,先把村里的事兒落妥了,有穩定收入了,再慢慢談當官的事兒,何靜文不有個當縣長的爹嗎,幫襯兩年應該沒啥難度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晃一周過去了,袁香也出院了,龍根給送回去的,好不容易回趟家,自然免不了夜夜吹簫放炮炸下水溝的事兒,一個個貌美如花似你媽的婆娘,趴在炕沿山,撅著白花花的屁股蛋子,就等著大棒子進洞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陣仗好不震撼人心!

              啊!

              “遠看成林側成峰,大小肥胖各不同;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識乳山真面目,腦袋埋在奶.子中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那一坨一坨的嫩肉飛來,險些把龍根給砸暈了,足足日了兩天,這才虛晃著腳步,殺到城里,“燒公雞”禍害了下沈宏,吃了不少牛鞭補補之后,打算去駕校看看,看能不能讓袁紅幫忙走后門兒把本給拿了,這時候,李小芳來了電話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媳婦兒,干啥呢?沒上課呢。”龍根調戲道,“偷偷交代一下,是不是想我了,下面也濕了?你放心,我一會兒就來伺候你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你個混蛋!”電話那頭傳來一聲怒吼,小芳怒叱道:“趕緊道‘鴻運旅社’來,318房,快點兒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嘟嘟嘟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還想說點兒啥,電話卻已經掛斷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,難道小芳知道啥了?”龍根有些懵,沒來由的一陣劈頭蓋臉的咆哮。

              坦白說,有點兒心虛,一來,日了小芳老媽,這臉上掛不住啊?自古以來,哪有女婿把丈母娘哈嗤哈嗤日了的?二來嘛,自己作風不太好,褲襠那玩意兒太熱心了,見不得哪個婆娘堵了下水道,樂于助人精神來了,就喜歡啪嗒啪嗒給人通下水道;三來嘛,就是把許晴給日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因為啥發火呢?”摳著腦瓜子半天沒鬧明白,一咬牙一跺腳,“奶.奶.的!該死球向天,不死萬萬年!愛咋咋滴吧,老子就日別的婆娘了,怎么滴吧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心一橫,狠狠嘬了口煙,關上車門,進了鴻運旅社。蹬蹬蹬的上了三樓,尋找318房間,都快到走廊盡頭了,才看見門臉上毛筆歪歪扭扭寫著“318”,正準備敲門,門內傳來一陣咒罵聲!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耳尖,聽出來了,那是小芳的聲音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這個混蛋!哼,太過分了,怎么,怎么能這樣啊?咋見一個睡一個呢?比見一個愛一個更過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許晴坐在床邊,聲色復雜,雙手放在小腹上,輕輕撫摸了兩下,嘆息道:“小芳,是我對不起你,背著你跟他.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!這都是我應得的懲罰啊。反正這個孩子我一定要留下來的,你別勸我,欠的情,我慢慢還給你吧!啪嗒....”兩滴晶瑩的淚水珠子掉了下來,落在床上,迅速滲入闖蕩里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小芳緊緊咬著嘴唇,心里又氣又恨!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要生就生吧,不過這事兒必須讓小混蛋知道,美得他,得了便宜,當了便宜老爹,啥便宜都讓他占了?堅決不行!他必須負責任!”小芳咬咬牙,一副毋庸置疑的表情!“這混蛋,怎么還不來?你等著,我給他打個電話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許晴連忙阻止,“別,別,我有能力撫養孩子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是他必須承當的責任!”小芳一字一頓道,找到龍根的號碼撥了出去,門外響起一陣急促的鈴聲——爺爺,那孫子又來電話吶......

              小芳俏臉一綠,一把打開門,小混蛋站在門外偷聽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混蛋,你來多久了?”小芳怒不可遏,冷聲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嚇了一跳,過道上人多,連忙進屋把門給關上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咳咳,小芳,那個,許老師.......事兒我已經知道了,那個,我想問件事兒?”

              許晴紅著臉,低頭沒吭聲,小芳氣哼哼道:“什么事兒,你說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真的懷孕了?”龍根還是無法接受,媽的,不會那么巧吧,就一炮而已,一炮而已啊,命中率咋那么高呢?

              許晴這時候開口了,聲音冷如骨髓,“我不需要你負責,孩子也不會跟你姓!你走吧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混蛋!”小芳罵了一句,眼里充滿了鄙夷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搖搖頭,的確難以接受,可事兒擺在眼前不接受能咋整?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個,你們誤會了。我是想說,檢查的更清楚一點兒,多久了,有多大了,需要什么保胎措施嗎?”龍根換了個語氣,突兀變得認真起來,“小芳,這事兒是我對不起你,你也知道,那方面需求比較大,那個....咳咳咳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小芳眼珠子一瞪,龍根立馬不吭聲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還能多久?你我就發生了一次關系而已。”許晴淡淡道,沒剛才那么憤怒了。心里涌起一股五味雜陳的滋味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哎,該說自己倒霉呢,還是幸運?一炮就懷上了,這命中率也太高了一點兒吧?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