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二百三十九章 當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九章 當...

              李小芳心急如焚,請了假打算休息休息,卻不料被電話驚醒,被告知:“許晴喝藥了。”聞言,暖烘烘的被窩好像被人潑了一盆冰水似得,倦意全無,小心肝兒撲騰撲騰的跳,臉都來不及洗,快速出了門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!都怪自己,怎么那么小心眼啊?不就是一個臭男人嗎,搶去了就搶去了,有啥大不了的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晴,你可千萬別出事兒啊,別出事兒啊,你要有個三長兩短,我非得內疚一輩子不可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一尸兩命吶,李小芳突然無比內疚。退一步海闊天空,何苦要如此認真呢?自己真該死!“小晴,別出事吶!別出事兒啊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水岸雅居某一間房子里,龍根正忙活著,把瓶子里的藥都倒了出來,撒了滿滿一地,瓶子也扔在一旁,不過把“安眠藥”幾個字撕,扔在垃圾桶里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小晴的表情不好,微笑算啥事兒,應該帶點兒淡淡的哀愁,可睡著了咋整呢?”瞧著睡得無比香甜的許晴,龍根摸摸下巴,打算改變一下小晴的造型,哪怕臉上抹點兒淚水也成啊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咚咚咚”“咚咚咚”

              房間門急促響了起來,小芳來了,龍根連忙去開門,順帶換了一副老爹死了的樣兒,使勁兒揉了揉眼眶,這才去開門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晴,小晴,”一把推開小混蛋,李小芳噎著嗓子哭了起來,鉆進臥室里,撲在許晴身上,哭喊道:“小晴,小晴,你醒醒啊,你怎么那么傻啊?你喝什么藥啊,有啥想不過的啊....嗚嗚嗚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這是何苦呢,我是有些生氣,可我沒生你的氣啊,你不是喜歡小混蛋嗎,不就是一個破男人嗎?我送給你還不行,我不跟你爭啊。”李小芳哭得傷心,淚花都侵濕衣裳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劇情跟小混蛋提前設計的差不多,抓住了李小芳性格上的缺點,刀子嘴豆腐心,進門瞧見地上散落的藥片兒,整個人都崩潰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晴啊,你這是怎么了?為什么想不開啊,為什么啊。嗚嗚嗚,不就是一個臭男人嗎?給你不就完了,你咋還,咋還喝藥了呢.....嗚嗚嗚...小晴,啊......啊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站在一旁揉著眼眶,不聽還好,一口一個臭男人,破男人的,不由得撇撇嘴,暗暗道:“臭男人怎么了,親起來沒完沒了的還....女人啊,口是心非的動物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晴,你醒醒啊.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琢磨著戲演的差不多了,自己該上前安慰安慰了。突然,一聲咳嗽響起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咳咳咳,咳咳”躺在床上的許晴睜開了眼睛,萬般錯愕,盯著小芳,“小芳,你,你怎么來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一邊說著,一邊從床上坐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叫苦不迭,暗恨不已,心道:“臭婆娘啊,你再裝會兒死不行啊,老子下一步行動還沒開始呢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!哎媽呀,詐尸了,詐尸了啊!”李小芳微微一愣,突然尖叫起來。手舞足蹈撲在龍根懷里,一個勁兒蹦跶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暗爽,摟著小芳,輕輕拍打著后背,安慰道:“哦,小芳乖,不怕不怕啊。嗯,來老公懷里睡,哦乖啊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芳,你,我....怎么了?”許晴一頭霧水。

              昨晚整理千絲萬縷的麻煩事兒,一宿沒睡著,要擱以往,一個通宵算啥,三五個也不是問題啊。現在不同,肚子里還有倆孩子呢,翻來覆去腦子里全是小混蛋和小芳的影子,一閉眼,眼前一邊浮現小混蛋褲襠那根兒巨型人鞭,整的自己渾身酥酥麻麻,寂寞難耐的;一邊是是小芳陰寒的臉,仿佛在說:

              “賤女人,搶老娘男人,不要臉的臭婆娘,不要臉不要臉.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最后實在沒辦法,在天微微亮的時候,吞了一顆安眠藥,懷了孩子也不敢多吃,還不容易睡著了,耳邊咋咋呼呼的,又是抓又是扯的,一睜眼,小芳杵在跟前,一個勁兒狂吼“詐尸了,詐尸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,你不要過來啊。”小芳嚇了一跳,拽過龍根,沖著許晴道:“你不喜歡這個臭男人嗎,你把他帶走吧,別來找我啊.....別過來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滿頭黑線,忍不住在小芳屁股蛋子上掐了一把,這妮子咋說話呢?咒我呢,巴不得我早死是不?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,我帶誰走啊我,小芳,你....我很可怕嗎?”許晴摸摸臉,沒啥不對,“小芳,我對不起你了,你也不用怕我吧?”許晴慢慢下床,想好好給人小芳道個歉,認個錯。

              成年人,做了錯事兒就得自己承當,勇于面對不是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!你別過來,別過來啊!”小芳嚇了一跳,忙道:“你都知道對不起我了,你怎么還找我啊,別找我,別找我,求求你把小混蛋帶走吧,省得留著他在世上禍害人。”嘴上說著,卻抓著小混蛋衣服,擋在前面。

              許晴皺著眉頭,聽小芳說話感覺怪怪的,好像自己死了似得,怎么回事兒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咳咳咳,媳婦兒,咋說話的呢?”龍根扛不住了,小妮子再嘮叨兩句,非得把自己給咒死不可,自己有那么可恨嗎?

              不過,這事兒也給自己提了個醒兒,丈母娘是萬萬日不得了,小芳要知道了,丫頭片子非得剁了自己不可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呸,誰是你媳婦兒?你媳婦兒在那兒呢,還給你懷上娃了!”小芳突然瞪了龍根一眼,“小混蛋,你媳婦兒兒子都上天堂去了,你咋不去陪陪呢,你個禍害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張張嘴,啥也沒說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死了?”許晴不傻,這話再明顯不過了,自己不活的好好的嗎?

              小芳謹慎后退一步,沖許晴道:“小晴,咱們可說好了,你喜歡小混蛋,你把他帶走就成了。別帶走我,我不想破壞你們的好事兒,帶走小混蛋,你們一家三口在下面好好過日子吧。逢年過節我都會給你們燒點兒紙錢去的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芳,你怎么了?我活得好好的呢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小芳搖頭不信,推著龍根當擋箭牌,轉身正要逃走,“騙誰呢,吃了那么多藥,還能救得過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許晴一愣,低頭一瞧,可不嗎?地上散落了一地的藥片兒,還有兩個白色小瓶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可我吃的是安眠藥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啥?”李小芳突然回過神來,麻起膽子往跟前湊了湊,嘀咕道:“是啊,有影子有下巴啊,不像死人啊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吃的真是安眠藥?”壯起膽兒,李小芳摸了摸許晴的手,熱乎著呢,胸脯一股一股的,還能呼吸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許晴點點頭,李小芳松了一口氣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芳,對不起哦,我....”許晴一句話沒說完,小芳眼珠子一橫,沖著龍根瞪眼道: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混蛋,膽子不小,騙我呢?知道老娘一宿沒睡嗎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嘿嘿一笑,跟著倆婆娘坐在了一塊兒,“我也一宿沒睡呢,正好這有床,咱們一起睡唄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呸!拿開你的色狼爪子,小混蛋,滾開!”剛回過神來,小蠻腰已經被小混蛋死死扣住了,賊手一陣亂摸亂揉,整個人都麻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摟著嬌軀,捏捏腰際軟肉,摸摸平坦小腹,時不時向大腿根子彈去,年輕真好啊,這妮子皮嫩光滑的,彈性十足摸著捏著都舒服。

              手頭占盡了便宜,卻無比嚴肅道:

              “李小芳同志,我要批評你,非常嚴肅的批評你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小芳紅著臉蛋兒一愣,“我,我怎么了?我又沒偷人給你戴綠帽子,憑什么批評我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要想日子過的去,腦門兒就得有點兒綠!你老公我不就犯了點兒小錯誤嗎?”龍根一臉正氣,兩手卻悄無聲息,握住了兩團飽滿的胸脯,“老公我已經交代了問題,分析了問題,這不,很大一部分原因,還不因為你嗎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摸著奶.子問問自己,你一個人伺候得了大棒子嗎?不能吧,我敢打賭,不出三天指定把下面捅爛,你信不?”

              許晴、李小芳倆女臉蛋兒一紅,都嘗過那玩意兒,確實大,很大!別說一個人了,就算倆人一起上都撂不翻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再者,我都承認錯誤了,你怎么還不依不饒了呢,還小混蛋,臭男人的。小樣兒,膽子不小啊你!”龍根哼了哼鼻子,“居然把你老公送給別人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小芳愣了愣,真生氣吶?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告訴你,李小芳,你是我龍根的婆娘,誰也攔不住;今后我婆娘再多,你也是正室,是大姐大,對不對?不過,話說回來了,在我心中,只要是我的婆娘,那都一視同仁,大棒子均勻分配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呸!啊,色狼,你摸我胸?”李小芳被小混蛋口口聲聲“我的婆娘”,小小感動了一下,一低頭,那雙色狼爪子正搓著自己的胸呢?俏臉兒掠過一片紅霞,身子一軟,悶哼了兩聲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搓了搓奶.子,手掌一滑,摸向了小芳大腿縫兒,指頭對著小洞一陣一陣的摳、捅。大腿一夾,牛仔褲磨得“吱溜吱溜”響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不一宿沒睡嗎?來,陪老公睡一覺,睡前再打一炮,就當我給你道歉了,好好伺候伺候你,成不?嘿嘿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嗚嗚,不要,小混蛋,你敢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許晴臉一紅,訕訕道,“你們忙,我出去走走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忙道:“別介啊,看看唄,學習學習。看看我咋日小芳,以后她就不能生你氣了知道不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芳,讓小晴觀摩觀摩唄,看著不能來,急死她,就算對她的懲罰了,行不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混蛋,滾開啊,大白天的....嗚嗚嗚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哈,還想逃?”撲倒小芳,雄壯的身軀壓了上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霎那間,罩子內褲飛滿天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混蛋,我給你沒完....啊啊.......”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