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三章 和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三章 和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,你,你想干什么?出去!”掌門師太悲憤交加,厲吼一聲,顯然沒什么底氣。蜷縮在床上,羞紅了臉!

              這要傳出去可咋整?堂堂靜云庵掌門師太,表里不一,行為浪.蕩,侮辱了菩薩。過去那些香客還不得一口口唾沫把自己給淹死?

              “都是這個混蛋!這個該死的臭男人,臭男人!”心里恨不得把這個猥瑣男人千刀萬剮,最后卻慢慢安靜下來,憤怒顯然解決不了問題,旋即冷聲道:“你是誰?你究竟想干什么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微微一笑,理所當然坐到了床邊。微笑道: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僧法號:不舉,還未請教師太名諱呢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掌門師太眉頭一擰,往旁邊挪了挪,有些厭惡的瞪了龍根一眼,一聽“小僧”,更加疑惑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難道這個猥瑣的臭男人是個和尚?法號也怪怪的,‘不舉’,哼哼,怕是個天生軟貨,娶不了婆娘才當了和尚吧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紅綢,不知道不舉師兄有何指教?”紅綢一臉冷若冰霜,不管這個所謂的“不舉”和尚,是否有意,都被自己恨上了。喜歡偷.窺的和尚,只怕也不是什么好東西吧!

              “紅綢,好名字啊。”龍根微微笑道,盯著紅綢胸脯一個勁兒猛瞧,暗暗吞了吞口水兒,“咳咳,其實小僧是來與紅綢前輩討教道法的,不知紅綢師太為何如此殘忍,好端端的一根兒黃瓜,你竟然忍心如此折磨于它?”

              說著,龍根拿起那根兒捅過下水道的黃瓜,還濕漉漉的呢,沾了好多白沫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紅綢師太你看,黃瓜本是清脆之物,你瞧瞧你,把它折磨的慘白慘白的,無精打采,生機全無!”話到此處,龍根重重嘆息,眉頭緊鎖,不住搖頭,“請恕小僧直言,紅綢師太,此舉有悖天道,違反人倫綱常吶!你怎會如此糊涂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額?我....你....”紅綢愣了愣,羞紅了臉,你你我我整了半天也沒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來。本來干這事兒就夠丟人了,好歹還是掌門師太呢。再聽笑和尚這么一說,好像,好像自己是有點兒那什么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見紅綢被自己給懵了,龍根不由得暗自欣喜,尼姑就是尼姑,文憑高能咋的?還不沒見識,三言兩語就給糊弄過去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紅綢師太,小僧冒昧了,咱們繼續研討道法吧。”龍根打破了沉默,沖紅綢努努嘴,“把衣服解開吧,小僧想看看,是什么東西把黃瓜折磨成這樣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紅綢聞言一愣,轉眼間就明白過來了。饒了這么大圈子,小和尚想占自己便宜呢?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舉師兄,這不好吧,少林寺的戒律都忘記了?”紅綢冷哼一聲,譏諷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臭和尚,笑話老娘拿黃瓜捅,你還不一樣?道貌岸然,不就是想看女人的身子,占點兒便宜嗎?

              仿佛早已知道紅綢會有此一問,龍根微笑道:“紅綢師太,此言差矣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佛說:‘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’,同理可得,日了就是沒日,沒日就是日了;想日就是不想日,不想日就是想日!再者,師太莫要多心,難道忘記小僧法號了嗎?不舉,呵呵。”龍根自嘲笑了笑,眼里浮現一絲滄桑悲愴之意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的表情,一點兒沒落下,全被紅綢瞧了去。心里頓時沒了底兒,難道這臭小子真是個得道高僧,無欲無求?

              給他看不看呢?紅綢有些糾結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紅綢師太,莫非你信不過小僧?如此,那便算了。”龍根淡淡道,雙手合十,“阿彌陀佛,希望紅綢師太好自為之,今后切不可再折磨黃瓜兄弟了,如有需要,另辟法門吧,實在不行,可以找我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聽了前面幾句,紅綢真以為這小子是哪兒來的得道高僧,最后一句,“可以找我”,再次暴露了男人的劣根性!就算當了和尚也改變不了色字當頭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哼,臭和尚,還說你不是想占老娘的便宜?鬧了半天,不還是為了你褲襠那玩意兒。看來,和尚也管不住褲襠那求玩意兒啊!哼!”紅綢重重哼了哼鼻子,頗為不屑。

              臭和尚以為抓住老娘的把柄,就得讓你為所欲為嗎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,師太為何這般想呢?小僧也是為了你的修行著想啊,一根兒這么大黃瓜,你知道勞苦大眾澆灌的有多辛苦嗎?你這是作孽吶!”龍根繼續神侃。

              紅綢聞言,美眸一瞪,“呸!滾出去,臭和尚,少給老娘摳屎盆子,你以為你是什么東西呢?滾,滾出去!滾回你的和尚廟去!再不滾老娘喊強.奸了啊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.........”龍根頓時為之啞然,這,一開始是真沒看出來,這師太居然如此彪悍!都當掌門了,還一口一個“老娘”,這讓那些山下婆娘咋想啊?

              紅綢到底出家前也有點兒社會資歷,一瞧臭和尚傻樣兒,就知道他心虛了,露出勝利笑容,譏諷道:“臭和尚,都不舉了,還好意思出門找婆娘,還‘可以找我’,找你能解決問題嗎?你那球玩意兒能用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次奧!懷疑老子大.雞.吧實力?是可忍,孰不可忍!龍根暴怒而起,道:

              “師太,為何懷疑小僧?不信你可以自己摸摸看!”說完,龍根站起來,腰桿往前一聳,遞到紅綢面前。心里冷笑不止,“臭婆娘,sao尼姑!只要你敢摸,老子就能保證讓你一輩子也離不開它!他.奶.奶的,居然懷疑老子的能力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切,啥玩意兒沒有軟蛋,有什么值得摸的?”紅綢不以為然別過頭,臉蛋兒有點兒紅,方才那話說的有些過了,自己雜說也是女的,咋能那么粗魯呢?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搖頭,雙手合十,“既然師太不敢,小僧這就告辭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本來走就走吧,可偏偏尼姑也好勝心強,明知是激將法,偏偏要往前趕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臭和尚,回來,摸就摸,有什么大不了!”抓著被子身上蓋了蓋,伸出纖細小手往龍根褲襠一抓。

              觸手,一根兒大棒子,粗如小手臂,長度不可考證,反正隔著厚厚的褲子,能感受到其滾燙的溫度,一捏,艾瑪,硬梆梆的,跟鐵似得!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,你.....”紅綢咋不認識那玩意兒,不就是男人那求玩意兒嗎?頓時嚇傻了眼。長度根本摸不出來,粗壯的棒子硬梆梆的,滾燙無比!“你,你,你不是‘不舉’嗎?怎么這么硬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指著龍根褲襠,紅綢語無倫次,一臉驚愕!那東西實在太大了,這輩子也沒見過這么大的東西啊,比自己剛剛用過的黃瓜還粗,太嚇人了!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微微搖頭,嘆息道:“師太豈能以名字看人?再者佛說“空即是色,色即是空”,不舉即是舉,舉即是不舉!我這一舉,怕是很難低下頭哦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師太,你說,我這玩意兒咋樣?夠不夠資格讓你來找呢?”龍根微微一笑,臉上掠過一絲狡黠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夠夠夠,夠了!”紅綢變得更快,眼睛直勾勾盯著龍根褲襠,心里癢酥酥的,比黃瓜還粗的大棒子啊,得長成什么樣呢?紅綢突然變得期待起來,“不舉師兄,那個,那個,你能把褲子脫了,讓我看看嗎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點點頭,“急人民之所急,方是我少林子弟應盡本分,聽憑紅綢師太便是!只是....”龍根賣了個關子,打算給紅綢一點兒厲害瞧瞧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只是什么?”紅綢忙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解釋道:“紅綢師太莫生氣,很不湊巧,小僧手有些疼,要脫褲子,還得你親自動手,實在是抱歉了啊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哦,這事兒啊,沒問題,我自己脫就是了。”紅綢半點兒沒猶豫,從床上爬了起來,被子滑了下來,大大的兩坨奶.子如山岳倒塌一般,兩團巨.乳傾瀉而下,震顫不已,令人嘆為觀止!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贊了一句,“師太奶.子夠大啊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謝謝不舉師兄夸贊。”紅綢笑笑,紅了臉蛋兒,心里卻是無比滿足。女人嘛,誰不喜歡聽兩句贊美詞兒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著急忙慌解開紐扣,抓著褲頭雙手猛地往下一扯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”!

              一團黑影兒閃過,還沒反應過來呢,臉蛋兒一疼,不知道啥東西,給了自己一巴掌。定睛一看,嚇得一聲尖叫,退到床角,驚愕的半天說不出來話了!

              那啥玩意兒?咋那么長呢?太嚇人了!酮體黝黑,黑得發涼!圓圓滾滾的,直挺挺聳立在毛茸茸的大腿中間。晃悠著大蛇腦袋兒,示威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天啊,這么大?”紅綢緊咬著嘴唇,有些疼,真的,這不是夢!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微微一笑,“紅綢師太,小僧的棒子如何?你可還滿意呢?”心里壞笑道:“小樣兒,龍爺爺的大棒子厲不厲害老子還不知道?哼,先抽一人鞭再說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方才,龍根故意把大棒子壓在皮帶下面,一扯褲襠,大棒子必定猛地彈回去,抽了紅綢一個正著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呀,滿意滿意,太滿意了!”回過神來,紅綢迫不及待抓著大棒子,“嘶,好燙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滿意就好,滿意就好。紅綢師太,那我就先走了,如有需要,可以來找我。”龍根作勢要提褲子走人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今兒非得吊吊這sao尼姑的胃口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舉師兄,懇請您為我開個光成不,我,我這下面癢的難受死你了,你,你看,都出水了....嗯哼....”拽著龍根,張開腿,指頭插進小.穴,帶出一佗白色液體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瞧得眼珠子一亮,sao尼姑的小.穴好美妙啊,三角.地帶無比豐滿,小縫兒狹長,餃子皮卻異常奇怪,宛若蝴蝶狀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難道是傳說中的蝴蝶逼?”龍根心里一驚,那就必須日日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師太請躺好,小僧這就為你開光了!”扶住雙腿,抓著大棒子,擠壓著兩片蝴蝶般的餃子皮,腰桿往前一聳,大蛇鉆了進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紅綢頓時瞪大了眼珠子,“啊....”嬌哼一聲,緩緩進入劇情.....
          我去操